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看他们作死
    城主府内,项北趴在床上跟郝胖玩着斗兽棋,突然外边传来一阵嘈杂。

    项北问怎么突然这么热闹?城主府变大集了?

    郝胖起身扒开门缝看一眼:“来了熟人,卫国楼的家伙们来了。”

    “这么快,估计是跟老将军一起来的,只有老将军才会这么认真,否则这帮家伙光收拾东西也得两天,还来不到。继续玩,不管他们。这帮王八蛋怎么住到城主府来了?”

    郝胖回去蹲下接着玩:“木有办法啊,按理来说他们连点官职都没有。但我看了一眼,来的都是关系户,其中还包括了二王子,还有那个宋智的孙子。都是来镀金的,真正的高手没出动。打几个土匪还能算进战功,谁不愿意。”

    “那领队应该很厉害吧?”

    “领队是化气一重的卫国楼三楼主,叫郑丰收。”

    “挺接地气的名啊。”

    “这郑丰收估计不想干这活,他出身普通,这些人他根本管不了。还不如我去管呢。”

    “哈哈,那才好呢,要是来个能管得了他们的,他们还怎么去捅娄子。现在都在外面干啥呢?”

    “城主让屋里去了,估计能聊会儿。”

    项北抓过个橘子,扔到正在看书的风一雷身上:“四弟啊,你不玩棋,去跟那帮家伙打个招呼,数数有多少人,听听他们准备怎么进寒度,是走漫雪原呢,还是跟我们一样走乱石滩。我估计这帮家伙不会走漫雪原,那就是同路啊。如今乱石滩估计也不太平,离开寒度好走的路,肯定都有土匪堵住做生意了。”

    风一雷答应一声,离开房间。项北笑着告诉郝胖:“这孩子好处就是听话。”

    “还是对先生服气,那么大个官被你指使着干活,不管干啥,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才是可交之人,死胖子你就不可交,净一堆秘密。”

    “快没了,跟先生在一起,有啥秘密藏不住。”

    俩人继续玩着,过了没多久,风一雷回来了:“三哥,共二十四人,是卫国楼各个组混编而来。他们的确准备走乱石滩,跟我们一样,明日一早出发。”

    “这么积极啊,我以为他们还得住两天呢。那我们跟他们屁股后面。让他们先走。”

    “三哥不怕有好东西都被他们缴了?”

    “能的他们,乱石滩是寒度往来天龙的仅有的几条路之一,那里的土匪可不弱。他们不一定搞得过人家,让他们先去,被土匪缠住了我们看笑话。跑前面怎么看笑话。”

    “三哥好兴致。”

    “其实我挺讨厌三哥这名,妈的,做梦都怕有人灌我恒河水。对了,他们散了没有?”

    “散了,城主并不愿意与他们多聊。客套几句就命人给他们安排休息之处了。”

    风一雷刚说完,门外又传来说话的声音:“这马车不错啊,镶金戴银很有档次,这里面铺设的也是舒适,这城主挺会享受啊。”

    听到这话,郝胖起身就要去让他们离马车远点。项北把他拉住:“一听就是没见识的家伙,光看到了配饰,看不到真正优越之处。胖子别跟他们计较,让他们接着整。”

    “听这声音像宋玉。”

    “那正好,既然误会是城主的马车,他估计会想明抢,等着吧,怜惜妞回来就热闹了,看他们怎么作死。”

    项北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而外面另一个声音响起,话语中明显献媚:“玉哥,我觉得这马车应该是城主专门为玉哥打造的。”

    宋玉听这话高兴,但还是不敢承认,告诉那家伙:“别胡说,这应该是为二王子打造的。你快去将二王子请来,请二王子上车试试。”

    “是”那家伙应命而去,过了没多久,二王子就来了,问宋玉有什么事情。

    宋玉将二王子拉到马车边:“二王子看这马车如何?”

    二王子在车边转一圈:“不错,好车,比我的车还要精致。这是城主的吗?”

    “能在此处,想来就是城主的。上公主可是骑马来的这边境,并未乘车。而且这车与众不同,应该也是远离王城才有的风格。您看这车,从后面上车,这可是王城马车没有的。”

    “有道理,既然是城主的车,你我上去试试。若是还舒适,就让城主送给你我,路上也就不用遭罪。”

    “好的。”宋玉说完就要脱鞋,二王子告诉他不用脱鞋,这里面铺的木板不好看,得找工匠拆掉,换成玉片。

    这话让项北不爽了:“这货有点审美没有,敢说我的木地板不好看。换成玉片多凉多重啊,真是个白痴?”

    他问风一雷:“国王大哥生这老二的时候是喝酒了吗?怎么生出个白痴来?”

    风一雷不敢回答,他可不敢跟项北一样,随便背后乱说王室坏话。项北把楚怜惜称为怜惜妞,他都觉得心惊胆战。

    二人上车以后,皆是一番赞叹,俩人在里面都是宽敞的很。二王子告诉宋玉:“不错啊,路上咱俩就在这里面喝个茶,下个棋,岂不是很美。”

    “王子说的是,让小明去把城主找来,这车我们要了。”

    宋玉从车上跳下,还未吩咐,远处传来城主的声音:“宋公子,这车你怎么上去了?”

    白虎城城主一脸着急,跑到车前看了看:“二王子也在啊,快快从车中下来。你们怎么还穿鞋进去了。”

    二王子从车中下来一脸不悦:“怎么,城主你的马车我们上来坐一坐都不行吗?”

    城主擦着车中的鞋印:“这哪是我的马车啊,若我的马车你们拆了都行,可这是上公主的马车。”

    “那你不早说,我这姑姑平时就对我没有好脸色,这下闯祸了。宋玉快来擦车,把你的鞋印擦掉。”

    “哦”宋玉其实用不着吩咐,也是赶紧跑上来了。

    项北告诉郝胖:“出去抓他们现行,别让他们掩盖了罪证。”

    郝胖一脸坏笑:“放心先生,这俩小子都怕我。”

    郝胖推门而出:“住手,你们好大胆子,敢弄脏上公主马车。”

    三人都停下来,宋玉一脸赔笑:“胖哥你怎么也在啊。”

    “我随上公主身边护卫左右,我在有什么奇怪的吗?你们俩挺嚣张啊,我不在卫国楼管教你们,你们又开始到处惹事儿。”

    “胖哥教训的是,这次我们错了。我们马上把车擦干净,姑姑现在正在街上呢,胖哥不要禀报,这事儿也就没事儿了。”

    “别开玩笑,本护卫尽忠尽责,怎么可能不禀报。你们完了,等着上公主回来吧,不准再擦,否则我就说你们在车中拉屎了。”

    郝胖说完,转身回房间。城主一脸菜色:“二王子您看这怎么办?这位公主的护卫怎么如此厉害,好像连二王子您都敬畏。”

    “我不敬畏行吗?这家伙抓着我一堆把柄呢。真倒霉,他怎么在这里,这下完蛋了。宋玉你说怎么办?都是你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