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吓唬住了
    宋玉没有办法,一把抓过另一个卫国楼的家伙:“谢明,这可都是你的主意,你说现在怎么办?”

    谢明一脸苦逼:“还是赶紧想想怎么补偿上公主才好。只要补偿足够,上公主没了火气,该是没事儿。”

    “对,小明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找人重做这车中木板。还要多买些上公主喜欢的东西。”宋玉告诉二王子:“二王子您在家中等着,我这就出去买些东西补偿公主。”

    “我跟你一起去,万一姑姑回来,岂不是我要一个人承受怒火。”二王子不敢留在府内,跟着宋玉一起上街。

    项北房间内,几人都是大笑。郝胖挑起大拇指:“先生厉害,就算准了他们会惹下此祸。”

    “就这种德性的我见多了,这叫开门红,还没出发,先劫一票。以怜惜妞的本事,不把他们俩榨干了不会算完的。接着玩。”

    项北说的没错,楚怜惜回来以后听说此事,简直是雷霆大怒。等二王子俩人大包小包的回来,都是一脸唯唯诺诺。

    楚怜惜呵斥:“你们两个好大胆子,敢进我的车里撒野。”

    “姑姑,是我们错了,我们不知道那是您的车。姑姑您这些日子极是辛劳,我们这里有些补品还望姑姑收下。”

    “补品?我就那么弱?”

    “不,不光补品,我跟宋玉我们俩凑了些钱。留给姑姑回王城路上花销所用。另外我们找了工匠,准备为姑姑车中镶了玉片,姑姑可是喜欢?”

    “滚蛋,镶上玉片白白增加负重,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吗?”楚怜惜大怒,心中也气愤自己这个侄儿怎么这么笨,一点都不随国王,都让人怀疑是不是亲生的。

    “姑姑教训的是”二王子不敢再多说,而旁边宋玉递上金票。

    楚怜惜看一眼却没有接过来:“就这些吗?还说让我路上花销,这些够干什么。本上公主边境大胜,沿途定有国民为我一路庆贺,这些钱都不够我一路分发同喜。”

    宋玉脸色难看:“这是两百金币。”

    “两百金币而已,本上公主出手都是以千而计,你给我两百金币,让我在路上开销,你干脆让我沿途乞讨回去算了。”

    “可我们就带了这么多钱啊,没有准备更多。”

    “没关系,本上公主从来大度。既然你们有这心意,我就收了。没钱可以欠着,沿途我替你们垫上就行。每人一千金币,给我写下字据,回去再给我。”

    宋玉看一眼二王子,二王子点点头,命人取过纸笔。楚怜惜则一把抓过金票收起来。

    再收好二人写下的欠条,楚怜惜告诉他们,去把车里擦干净,不用换了。车底铺上毛毯,也算跟他们留下的污秽隔离开来。

    说完,楚怜惜心满意足的离开。直接去了项北房间。

    项北听到她回来就不玩了,一本正经的当病号躺床上。楚怜惜在旁边坐下:“你够坏的啊,我就不信那车就在你房外,他们俩来了你没听到动静。”

    项北说自己睡觉了,什么都没听到。

    “行了你老兄,承认怎么滴,我只会说你干的漂亮。这帮王八蛋住进城主府,我本来就不爽。这下爽了。不对,我还得去让他们都老实点,晚上谁敢吵到我我弄死谁。”

    楚怜惜说完,走到院子里告诉一帮府内护卫:“你们都听着,卫国楼那帮家伙住哪个房间,你们就一个房间一个人去给我守着。除了吃饭跟上茅房,谁都不准出来,晚上也不准打呼噜,谁敢弄出一点动静,去把嘴给他捂着睡。”

    “是”一帮护卫应命,原本还在院子里逛游的几个卫国楼家伙,纷纷躲回房间里,现在他们后悔了,后悔来这里住了。这跟蹲监狱一样啊。

    第二日一早,楚怜惜跟项北吃着饭,看着外面一帮家伙静默状态下出发,都是觉得好笑。这帮家伙是真被吓住了,一个个的离开城主府都是掂着脚。尤其是领队,不敢下命令就只能打手势,跟做贼一样。

    风天旗走进来:“上公主还是你厉害,一帮桀骜不驯的家伙,一晚上如此安静真是难得。”

    楚怜惜起身,项北也是施礼,告诉风天旗自己腿上有伤不便起身。

    楚怜惜告诉风天旗:“我也是怕他们打扰到老将军休息,所以才严令他们安静,老将军准备几时出发?”

    风天旗回答明日一早便走,防止意外,也是走乱石滩。漫雪原普通马匹进不去,仅靠步兵攻击力太弱。再加上物资也带不多,万一寒度并非真心投降,还耍什么花样,那样的部队过去难免不好应付。走乱石滩人马同行,就算还要战斗也是简单,不能犯寒度的错误。

    他问楚怜惜,要不多住一天,与部队同行?

    楚怜惜当即否定:“还是算了,我们就是去玩,不拖累军队。”

    “那一会儿我送上公主。”

    “不劳烦将军,我们吃饱了自己滚就行。老将军军务在身,不用管我们。”

    “那好吧,上公主路上慢行,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们还带着个瘸子呢,快了他也受不了。”楚怜惜说完,把项北搭在椅子上的伤腿推下去,让他坐的正当点。

    项北痛呼一声,不乐意的把腿收起来。

    风天旗看项北一眼:“先生也注意保重,毕竟有伤在身。”

    “老将军客气了,还撑得住。”项北也是客套。

    风天旗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上公主吃饭,我去交待一下一雷。”

    “老将军请”

    风天旗离开,楚怜惜问项北:“你猜老将军去找风一雷是要说什么?”

    项北猜测:“应该是问问我们到底有没有私藏军获。昨日老将军来到以后,一直忙于接待军中之人,还没找风一雷聊过呢。”

    “我觉得也是,吃饭。吃饱了出发,你老兄能不能骑马?”

    “让我坐马车呗。”

    “少来,马车是女士专车。”

    “那就骑马吧,话说这玄远大陆比我家乡强的地方不多,就是这丹药神奇的很,小伤小病几乎立马见效。要搁我老家,这种伤估计得一个月不下床吧。等回去时候我得带点,这就是神丹妙药啊。”

    项北整天想着回去呢,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想回去要带啥东西。可不能跟来的时候一样,就带了一张女神贾玲的玉照,一坨卫生纸,一副扑克牌一个打火机,这装备太简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