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吃饭难
    出发,上路,楚怜惜跟冷月共同蹲在车里,项北没骑马,负责驾车。他这车腿部带挡风板的,这样腿能舒服些。

    楚怜惜把前面的小开窗打开,用手捅了捅项北:“老项,你确定自己会驾车?”

    “这不都走出好几米了嘛,放心啊,我小时候我二大爷家有个骡子车。我经常跟着赶车拉煤球,亲自驾驶,马车不要驾驶证。”

    “驾驶证?就是驾车需要的证明呗?好主意,回去我们也颁布一条新规定,以后没有驾驶证不准驾车。办一个证收一个银币,国家那么多马车,发了。”

    “你要开车管所呗,那的确发了。”对这事儿项北还是不得不承认。

    项北说着,回头往车里瞅一眼:“咱家冷高手干啥呢?”

    楚怜惜说:“冷高手睡觉呢,她好像特别爱睡觉。在家里睡不够,上车还是睡,这大早上的。她要不睡觉我能找你聊天吗?给你看个东西。”

    楚怜惜取出一封信来交给项北,项北没接,让她念。自己虽然会驾车,但那是小时候的事儿,都快忘干净了。作为新手,不能分心,容易出车祸。

    “你是主子还是我是啊,竟然还得给你念。这是夏花发来的消息,主要就是说小粒粒想咱了,俩师傅都不在家,她在宫中很不习惯。前两天就一直闷闷不乐,我师傅干脆就让她上午去跟豆豆一起识字,这才好了许多。这小徒弟跟咱俩很亲呢。”

    “嗯,小粒粒是很好,就是有些太乖了。给你个任务,你把她带的跟你一样逗逼,那就有意思多了。”

    “神哦,有这么说上公主的嘛,本上公主怎么就逗逼了?斩首,回去就把你斩首。”楚怜惜说完关上小窗户,不跟他聊了。

    项北问风一雷:“四弟,带地图了没有?”

    风一雷说带了,说着取出地图来给他。

    项北看一眼:“乱石滩好大啊,光绕过这破地方,以我们现在的速度,估计得四天。”

    “我们可以加速啊。”

    “不加速,至少现在不加,加速不就把卫国楼那帮人超过去了嘛,他们还没倒霉,我们超过去也没热闹看啊。跟着后面走就行,也省的颠到我们敬爱的上公主。你在寒度有没有认识的人啊?”

    风一雷说没有,一个都没有。

    “你不靠谱儿。”

    项北转身问郝胖有没有认识的人?

    郝胖说有,但没有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住哪。

    “我去,这样的我也有啊。宁辉军,蓝海碰到那家伙。不过说起来,那哥们儿如今应该挺痛苦吧,当初自信满满的还要为寒度开疆扩土,现在连寒度国都没了。”

    郝胖说如果这次去寒度有机会遇到,一定好好嘲笑一番。

    “什么品格啊,品格要高尚才行,怎么能随便嘲笑人家呢。”项北一本正经,其实他比郝胖还期待。

    马车从白虎城一路往西北而去,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绕进了乱石滩。项北问楚怜惜,要不要去金色大河边上,顺着河边走走?

    楚怜惜让他别闹,那得多少路啊。那么稀罕金色大河,等天龙跟云霄蓝海打起来就看到了。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讨论一下中午吃什么,到了吃饭时间了呢。

    项北说这她不能问别人,吃的东西是她去采购的,别人都不知道有啥。

    楚怜惜想了想:“我买了鱼,老项你停车给我们烤鱼吃吧?”

    项北不干,说自己这当车夫还得做饭太累了,让他们自己烤。烤鱼又没多大技术含量。

    楚怜惜说有技术含量,非常的有,因为她刚发现一个问题。这乱石滩除了石头,连根树枝都找不到,这咋生火啊?貌似要挨饿了。

    项北问他不会光买了生的食物吧?

    楚怜惜说正是,自己还指望着现做现吃呢,所以连个能直接吃的馒头都没有,连面都是生的。

    “我去”项北受不了:“那没办法了,我们现在只有一处火源,那就是上公主您这伟大五行法师。”

    “老项你又开玩笑了,我的火用来做饭,元法之技施展出来,攻击完毕就会消失,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我可以点火,但我当不了火炉。”

    “点火用得着你吗。”项北可让她愁死了,怎么买点吃的都不靠谱儿。提议干脆往回走算了,趁着进这乱石滩没多久,回去找路上有没有什么村子换点吃的。这丫要是再往里,那就想换都没得换了。

    他问:“同意往回走的举手?”

    没人举手,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再往回跑显得多傻啊。楚怜惜让项北赶紧想别的办法,他不是谋士嘛,谋士就这时候用的。

    “那只能拆马车了。”项北没有办法。

    楚怜惜说不行,自己的马车坚决不能拆。拆了又得冒着风赶路了,不干,让他再想别的办法。

    项北表示想不出来,而就在这时候,郝胖告诉二人:“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二人好奇胖子怎么突然比他们俩都聪明了。

    郝胖指着前面:“你们仔细瞅,前面有些黑不溜秋的东西,那是死人。这里有土匪,我们打劫土匪去啊。”

    所有人一起望去,但怎么也看不出前方有死人。

    郝胖让他们甭看了,自己的眼睛跟他们不一样,自己目力比他们强了不是一点,总之再往前走个几里路就能看到了。

    “我去,几里路你现在说。加快速度,我们去瞅瞅。土匪先不能打劫,留着给卫国楼。但他们身上总得有点吃的。”

    项北说完,队伍加速往前。跑了没多久,就看到了胖子说的死人。一共有六个人,看起来都死了不久,地上的血还是鲜的。

    捡起地上的一把刀,项北叹口气:“估计就是被卫国楼的人杀的。这还没到寒度的地界呢,这是我们天龙的本地土匪,看来是常驻此地,专业打劫天龙与寒度来往的人员。”

    说着,项北从土匪怀中摸出两个饼子,问楚怜惜不是饿了嘛,吃不吃?

    楚怜惜一脸嫌弃:“不吃,黑乎乎的脏死了。本上公主买生的食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给我做好吃的嘛,你竟然给我这个吃。”

    “那木有办法了,上公主麻烦你转过身去。”

    “干什么?”

    “脱这些土匪的衣服啊,都是棉麻的,而且是原色没染过,脱下来生火做饭正好。幸亏这个世界的衣服不是化工品,要不做出来没法吃。”

    楚怜惜把一包东西扔在地上:“这是我买的材料,做好了喊我。”

    说完回到车中,项北几个人忙活着开始给尸体脱衣服。一边脱项北一边感叹:“这人身上有十二处刀伤,没有一刀致命,失血过多而死。而且看伤口都是一个人砍的,这么砍十二刀才慢慢把人砍死,这是心理有问题啊,极度病态。”

    郝胖说是,自己眼前这具尸体也是一样。是被剑捅死的,也是十几剑才结束了性命,如此虐杀,实在违了人性。

    项北冷笑一声:“卫国楼这帮家伙是自找麻烦,离他们远点,可别被误会是一伙的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