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乱石滩热闹
    郝胖可能本身是胖子的原因,他眼前的尸体也是所有尸体小伙伴中最胖的一个。

    郝胖从那人腰上解下一个黑色的玩意儿,扔给项北:“先生你看,马首标,你说的没错,这几个家伙是职业的。”

    项北问马首标什么鬼?做的还挺精致。不像这些土匪的文化水平能佩戴的啊。问旁边小九见过吗?小九摇头。

    郝胖解释,马首标是宣天帝国最有名的土匪,苍原马王的标志。这苍原马王长期混迹于宣天北边的草原之上,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匪。能获得他赐予的马首标,那就说明是个不小的强盗团伙,这是土匪强盗界的荣誉,没有什么特别用途。百人以上的土匪团伙,都有机会得到。一个土匪群只能得到五枚。

    项北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这土匪不止这么几个?”

    郝胖点头:“对,只有百人以上的团伙才有,所以现在卫国楼那帮人,肯定被盯着呢。”

    郝胖说完抬头看看:“专业土匪有黑舌隼,既可以盯梢,又可以报信,他们外出活动都会带上。土匪打劫都有匪哨藏在远处,而黑舌隼就在匪哨之人手里。一旦自己人被杀,放出黑舌隼盯住,匪哨回去报信。这乱石滩很大,我们找个人不容易,但黑舌隼在天上却很容易。”

    “那我们快吃饭,吃完饭赶着去瞅瞅。”项北极有兴趣,加快速度扒下尸体上的衣服,也不说让别人做饭的事情了,亲自动手把鱼给烤了。

    吃完饭,他们马上上路。加快速度跑了大概一炷香时间,郝胖说看到热闹了,前方五里之处,貌似还没啥动静,赶得不晚。

    项北从马车上下来:“来,小雷雷,你来替上公主驾车,慢些走,我跟楚叔前面看热闹去。你要觉得驾车无聊,就欺负小九玩。”

    项北说完,刚想上马,楚怜惜把他喊住:“喂,你搞什么,看热闹不带我?”

    “不能带你啊,带了你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了。难道你堂堂上公主还能眼睁睁看土匪作乱不行。不带你我们也不认识他们,没有救人的义务,谁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而且我们俩一个是老人家,一个不会武功,想插手也有心无力,卫国楼的朋友们可以理解。”

    “卫国楼的都是高手,不可能被这些土匪怎么滴,本上公主在也不用管,带着我,一起去。”

    “那不一定,我对这帮家伙一点都不看好。阴沟里翻船很正常。”

    项北说完跳到马上:“老人家我们走。”

    “你才老人家呢,楚叔我芳华正当时。”楚惊天挺不要脸,说完二人一起开路。

    楚怜惜一脸郁闷:“这当上公主还不能看热闹吗?那我们着急赶上来干啥。”

    郝胖回答:“此处无遮无挡,上公主您去了的确没地方躲啊。要是这卫国楼的被弄死一个,您不下令帮忙的确说不过去。上公主您忍忍,jin ru寒度境内就该好多了。”

    “靠,睡觉,一雷赶车慢点,别把我颠醒了。就服冷高手,这一路赶过来还睡得这么香。”此时的冷月在旁边一点不受影响,呼呼大睡。他们关心的事情,都不是冷月关心的。

    项北跟楚惊天追上前面马队,就那么一直吊在后面几百米开外。楚惊天喝口酒:“先生你确定他们会遭到攻击吗?”

    项北仰着个脖子,正在四下乱找,听到他的话,让他往天上看,问他头顶上盘旋那鸟,是不是就是黑舌隼?

    楚惊天说看不清,那货飞的太高了。能飞这么高,说明肌肉很发达,应该很好吃。

    “我觉得也是。”项北一本正经的赞同楚惊天的理论。

    就在俩人瞎扯的时候,天上那鸟突然俯冲,落到半空之时,口中发出两声尖锐的鸟鸣之声。

    这鸟叫响起,前方原本安然行进的马队突然一乱,几匹马掉进陷坑之内。坑中几根竖着的铁刺,直接把马肚子刺穿,而马上武者却是一跃而起,跳出陷坑。

    可他们刚跳起来,突然周围尘土飞扬,一圈弓箭手从土里钻出来,直接拉弓射击。

    武者不愧是武者,第一时间纷纷撑起气甲。箭支射到身上便弹飞开去。然后一帮袭击者毫不犹豫,再次钻入地下,丝毫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而直到人家一波打完,这帮家伙的刀才纷纷抽了出来。

    项北问楚惊天:“土匪还会土遁吗?”

    “土遁个屁,地下有通道”

    “我去,地道战,很先进的作战理念啊。我估计那帮家伙要上当了。”

    “怎么讲。”

    “土匪这一波射击,可能根本就不是为了杀伤他们。”

    项北说着话,卫国楼那帮人也做出了反应,两个家伙追到土匪刚刚出现的地方:“此处有通道口,进去杀光他们。”

    带队的郑丰收阻止:“不要下去。”

    可是没用,这家伙也是关系户,这些关系户从出来就没想过听郑丰收的命令。直接就是一跃而下。

    二人进去之后,地下传出一阵嘭嘭作响。接着便没了动静。

    项北好笑:“这么快就被人家干掉了俩,活该。这些土匪也有武者,追进去不死才怪呢,人家就是为了让他们进去。这些土匪也不容易,为了打个劫,估计把地下已经挖的四通八达。”

    项北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只见远处突然尘土爆起,十几匹马从地下鱼贯而出。马匹之上,土匪扔下两句尸体,一边逃离一边大喊:“杀我兄弟,必以血偿,风里雨里,前方等你们。有种跟上来。”

    土匪驾马而去,项北说厉害,连马都能跑开的地下通道,这得挖多久啊。果然是有毅力的土匪。

    卫国楼的一帮家伙受到土匪的挑衅,当场就是纷纷追击而去。任凭郑丰收呼喊,也是完全不管。无奈之下,郑丰收只好跟了上去。

    项北好笑:“果然都是菜鸟啊,人家就十几个人,他们二十多还被弄死俩。而且多么明显的诱敌之计,竟然就真上当了”

    楚惊天同意,这些王公贵族的公子,真的是弱爆了。二人骑马来到那两具尸体身边。一番查找之后,将二人的金票跟金币全部收走。正好一百二十金币。

    项北说不错,不用记挂着怎么打土匪了。光跟着捡钱就行。

    楚惊天问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跟?

    “跟啊,不跟怎么捡钱,快走。让我估计啊,这帮土匪是要杀马。卫国楼的马太好,骑马战斗土匪吃亏。先去了他们的马匹,让他们骑兵变步兵,这乱石滩中,就可以随便调戏他们。老楚叔看好点咱俩的马,别被误伤了。”

    “放心吧,我乃化气之境,跑的比马快。谁敢动我的马,分分钟追上干掉。”

    “分分钟?跟谁学的?我这么说过吗?”

    “说过,先生小子你常说这个词。不过到底什么意思啊。”

    “分钟是我家乡一个很小的时间单位。”

    “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