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土匪的报复
    俩人追着往前,很快就听到前方传来二王子的声音:“大家小心一些,跟着土匪跑过的地方走,别再次落入陷坑。”

    郑丰收说:“我看大家还是慢一些好。”

    “慢一些怎么追?三楼主你不要乱说”二王子就是呵斥,完全就是一副不把村长当干部的样子。

    而此时在他们后方,楚怜惜也来到了刚刚战斗的现场。从车里下来,看着地上两具尸体,楚怜惜一脸不可思议:“不会吧,这没多长时间啊,也不像是爆发了大规模的争斗,怎么这俩货就死了?”

    郝胖蹲下身子,在两具尸体上一番摸索:“钱被先生收了,别的没动。这俩我记得是黑狼组的,但忘了叫什么名了。”

    楚怜惜说可惜,没能亲眼看到土匪怎么做的?想来应该是用了计谋吧,否则不可能只有卫国楼的尸体,没有土匪的。若是发生了近战,土匪应该死的更多才对。

    郝胖问要不要替这二人收尸?

    “你拉倒吧,我是上公主,我替他们收尸,开什么玩笑。等他们自己回来收吧,也不知道这俩是谁家的娃。这下不用镀金了,回都回不去了。我们接着走,我不觉得土匪还能再干成一次。卫国楼的家伙就算再傻,也不能连续上当吧。”

    楚怜惜从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卫国楼的家伙们争气点。毕竟那都是国家选出来的栋梁啊,要是让土匪就给一个个干掉。那就不叫栋梁了,朽木都算夸他们。

    郝胖说应该是他们不听指挥的原因,那郑丰收自己还是了解的,曾经在军中当过八千指挥长。要是都听他的,不至于在这帮强盗手里产生折损。

    “活该吧,多吃点亏就知道什么叫令行禁止了。接着走。”楚怜惜跳到马车上,冷月还在睡。

    摸摸冷月额头:“高手,你是不是风寒了?”

    冷月睁开眼睛:“回上公主,并没有,例行睡觉而已。”

    “例行睡觉?挺好的习惯,睡眠充足可以美容,你接着睡”楚怜惜觉得这妞有意思。

    而此时前方卫国楼一帮家伙紧追慢赶,因为普遍马匹比较好,很快已经将距离拉得很近。

    楚惊天说貌似要追上了。

    项北说不是,是卫国楼那些家伙要倒霉了。前方马匹在经过一处之时,调整了节奏,虽然看似还是在逃窜,但其实马蹄有一处地方都未踏下。说完拉马而停,告诉楚惊天就在此处观看,不用跑了。

    果然,眼看要追上敌人的卫国楼一帮人,此时都是满脸兴奋。尤其是那二王子,更是嚣张的大叫起来:“兄弟们杀啊,杀光这些土匪。”

    “嘭”话音刚落,他的马先一头栽倒了地上。下方地面之上,一根绊马索抬了起来。不光二王子的马,跑在前面的都是纷纷倒底,只有后方马匹绕了过去。而也在这时候,前方土匪突然转身,在他们身后,又有一大群土匪从地下钻了出来。所有的土匪分成两排,拉起弓箭从卫国楼队伍的两边往回跑。一边跑一边拉弓射箭,全部射在马匹之上。五六十个土匪,二十匹马几乎无一幸免,全部射中。

    马匹中箭,纷纷惊立而起,眼看再无法控制。所有人员只好纷纷从马上一跃而起。二王子跟宋玉对视一眼,同时施展轻身之法,几个起落之间追上一个从旁边划过的土匪。

    二王子未曾抽刀,一拳便是将土匪脑袋打掉。宋玉劈斩,杀掉另一个土匪。可所有的战果也就这些了,土匪们打马不停,绝不恋战,一轮射击之后就往相反的方向又跑回去了。

    看到这架势,项北吓了一跳:“楚叔护我啊,别把我们射死了。”

    “我们可以跑啊。”

    “跑不就成了跟卫国楼一伙的了嘛,更危险。”

    项北说完,土匪也已经近了。楚惊天胸前玄气涌动而起,化作一个虎头露出尖锐的牙齿,然后消失。

    土匪头子明显一惊,大声吩咐手下们:“随我远离化气前辈,不可惊扰。”

    这土匪头子很有眼力劲,看楚惊天控制力量如此变化多端,就知道是化气高手。特地带人绕了一下,从二人远处过去。

    卫国楼那帮人还在忙着控制他们受伤的马匹呢,此时多半的马已经跑掉了,剩下的都是最好的金斑马跟银斑马。要不这些马卖的贵呢,受到攻击也只是慌了一阵,很快便被安抚下来。

    宋玉大气:“再他妈跟我追。”

    郑丰收一声怒喝:“站住,还想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吗?”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本公子如此说话。”宋玉相当不爽。

    郑丰收这次也硬气了:“此番寒度之行,我是领队。”

    他很清楚,如果让这帮家伙继续胡闹。最后全挂了自己也甭回去了,自杀谢罪吧。对他们严厉一点,回去就算他们要报复,也不至于死。

    宋玉气呼呼的,但没再说话。郑丰收告诉他们:“土匪有意去了我等马匹,就是为了降低我们的行动能力。他们还会回来的。否则他们做的没有意义。回去替死去的同伴收尸,不能让他们抛尸荒野。”

    这郑丰收的确看的明白,说完望了一眼远处的项北跟楚惊天。带人往二人这边走来。

    走到项北身边,郑丰收施礼:“项先生为何在此?”

    项北回答:“我随上公主寒度游玩,途中看到死人,上公主命我加速前来,查看情况。没想到是你们遇到了土匪。可惜这些土匪太过胆小,不敢跟各位高手一战。”

    项北的话,让卫国楼的一帮家伙都仰起了骄傲的头,好像真的都是高手一样。只有郑丰收一声叹息:“我等无能,匪中并无多少武者,然而我们还是被杀了两人。”

    项北说:“你们不是杀的更多嘛,前面死了六个,这里死了俩,赚了。”

    这话让二王子不乐意了:“土匪的性命岂能与我等相比,他们全部死光,也不足以抵得上我们其中一人。”

    “是这么个理儿,土匪的命不值钱。所以你们就连杀死他们,都是一刀刀虐玩致死,真的很好。你们还是快回去收尸吧,跑了大老远呢。”

    项北说完,吹起口哨晃悠着驾马离开。

    郑丰收问一帮人:“你们知道项先生为何特地说起你们的虐杀之为吗?”

    没人回答。

    郑丰收告诉他们:“若不是如此,也许那些强盗就认了,不会对我们穷追不舍,毕竟我们都是武者。是你们太不讲规矩,惹怒了他们与我们拼命。”

    郑丰收说完不再理他们,径自返回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