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蹭饭
    项北跟楚惊天慢慢走,没多大会儿楚怜惜他们就追上来了。

    项北跟风一雷换回来,回到马车之上,把裤子撸起来,掀开腿上的包扎,此时伤口又流血了。

    撒下止血药,楚怜惜说他真行,为了看热闹,伤口都顾不上,让他去骑马,活该。

    “我跟老楚叔侦查敌情。”项北把裤子放下来,驾车继续赶路。

    楚怜惜问他:“那帮土匪又跑回来,没跟你们俩动手吗?”

    项北说没有,他们俩一看就都是高手,土匪绕路过去的。

    “那卫国楼的战斗怎么样?我碰到他们了,这次好像没死人。而且我看那现场之处,还死了俩土匪,这次卫国楼表现不错嘛。”

    “你觉得他们不错?”

    “嘿嘿,随便说说。一大半人的马匹都没了,这一路估计都得被土匪跟着闹腾,这帮笨蛋。这才哪到哪啊,就搞得如此窘迫,到了寒度地界,这智商怎么混啊。”

    “那我们要不要等等他们,毕竟都是有来头的,帮他们一把,换个人缘。”

    “拉倒吧,本上公主不需要他们的人缘。不过等等他们还是必要的,让他们在前面开路是既定战略。”

    “你直接说万一没饭吃了,就找他们借点不就完了嘛。你也是厉害,买点吃的都买成这样。”

    “我哪知道这里连棵树都不长啊,我又没来过。”楚怜惜相当不服。

    他们晃晃悠悠走的不急,比走着还慢,但即使如此,后方卫国楼的家伙们赶上来也已经是到了傍晚了。因为他们现在也快不了,十多个人都只能步行。这破地方也无法两人同骑,毕竟马也累啊。这里可没地方换马。

    “姑姑,你们怎么走的这么慢?”二王子追上来问道。

    楚怜惜说自己就是来游山玩水的,走快了干啥。自己又没有任务在身。说完,瞅了一眼卫国楼的众人,替他们过一过数:“怎么又少了俩,就剩二十个了。”

    二王子低下头去,没有回答。郑丰收走上前来:“上公主恕罪,是我无能。敌人在我方尸体上下了毒药,我们回去替他们收尸,有两个人就中毒了,我们无法为他们解毒。”

    楚怜惜拍一拍自己的额头:“要命了,他们什么都不懂,你也连这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吗?敌人会放着那么好的诱饵不用?”

    “我”郑丰收挺冤枉,其实当时他想阻止了,只是晚了一步而已。尸体一被翻动,就冒出一股烟雾,落到身上就渗入皮肤之中,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毒。

    楚怜惜挥挥手:“行了,你们走你们的吧。你们有事在身,没法跟我们一样慢悠悠晃荡。前面小心些,你们把人家同伴杀的那么惨,人家不会罢休的。对了,是谁用刀去把土匪慢慢砍了十几刀才砍死的?”

    楚怜惜问出来,郑丰收没敢回答,其他人也是低下头去。楚怜惜明白了,从车中下来,一脚踹到二王子屁股上:“你个没用的东西,我替你爹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能做点正事儿不?”

    二王子跟孩子一样咧着嘴哭诉:“不光我,宋玉也做了,是他的主意。”

    “他我不管,他再白痴有他的家人去管,我就管你,因为我是你姑。”

    “我知道了姑姑,从小我就听你话,我保证这次也听你的。以后再也不听那宋玉胡说八道了。”

    “你给我过来”楚怜惜揪着宋玉的耳朵离开人群,告诉他:“我是你亲姑,别人死了没关系,你死了我回去没法交代。毕竟我也来这里了。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不管别人怎么样,你一切行动听从你们领队的,他说什么,不得有任何异议,听明白没有。”

    “可我是王室”二王子觉得不妥,这样有损王室的威严。

    楚怜惜又一脚踹到他腿上:“王室你妈个头,不对,你妈是我嫂子,这不能说。反正要是王室之人都跟你一样,那楚家王室早就败了。我们只听从真理,不以身份而论,明白吗?”

    二王子赶紧点头:“明白,姑姑我保证不再乱来。”

    “那就好,听话的孩子才讨人喜欢。我还是很看好你的,你留点吃的给我。”楚怜惜终于说出了自己目的,教育熊孩子是一,弄点吃的才是最迫切的。

    二王子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姑姑你没带吃的吗?”

    “带了,不喜欢吃。你那里应该有些能入口的吧,赶紧请我吃饭。”

    “哦,我知道了姑姑,稍等。”

    二王子回到马上取下马包:“姑姑我这里有些吃食味道不错,姑姑你尝一尝吧。”

    “嗯,好。放我车上吧,你们走你们的,不要耽误了任务。”楚怜惜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是”二王子回到马上,一帮人打马离去。

    看他们走远,楚怜惜从马车里拿起马包:“终于他妈不用为吃的发愁了,这些省着点用,该是能走出乱石滩,二王子买的可真多啊,赶紧的你们。”

    楚怜惜取出烤肉跟烤馍分给大家,告诉大家就地休息,今晚不往前走了。夜里太黑,这破地方辨不清方向,弄不好容易迷路。而这里的土匪地盘熟,却是会趁黑出没。

    项北说是,前面那帮人今晚肯定睡不好觉。

    一帮人吃吃喝喝,吃饱喝足之后,冷月告诉大家:“你们睡吧,我白日睡了,晚上我来值夜。”

    楚怜惜问她睡一天就是为了值夜有精神吗?

    冷月说不是,主要还是白天不睡觉没事儿干。现在恰好有事儿干了,那自己就不睡了。

    楚怜惜翘起大拇指:“冷高手果然与众不同。”

    冷月并不多说,把马车上马匹解下,放平车来,蹲在车前面一动不动。

    楚怜惜捅捅项北:“你说冷高手能这么一直坐着不动吗?”

    项北说能,这是职业狙击手的基本素质。

    楚怜惜赞叹:“让我的话,最多能坐半柱香的时间。老项你蓝海没白去,如此高人,给我千万金币都不换。”

    “我同意你的说法。”项北说着,往舌头上放了点东西。

    楚怜惜问他偷吃什么呢,也没看见啥啊。

    项北说:“没什么,一只大蚂蚁爬我手上了,这乱石滩仅有的小生命之一。”

    “蚂蚁你也吃?”楚怜惜觉得恶心。

    项北让她有空也尝一尝,蚂蚁肚子酸酸的,挺好吃,跟小野果一样。尤其这种吃不到果子的地方,特别解馋。

    楚怜惜受不了,拍拍他肩膀:“你老兄继续解馋,我回车里暖和去了。”

    “上公主晚安”项北蛮有礼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