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走出乱石滩
    一夜安稳,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第二日一大早他们便起床赶路,而且还加快了速度。他们食物不多,在这里消耗不起啊。

    可是走了没多久,他们就又碰到卫国楼的家伙了。楚怜惜看着他们问怎么回事儿?人怎么又少了七个?不会都被干掉了吧?

    郑丰收回答:“上公主,我们的人没有被干掉。只是不知道去哪了。昨夜我等刚刚睡下,土匪便又出现了。一阵箭支乱射之后打马离去,少了的人就是去追他们了。剩下这些,除了二王子,都是没有马匹,所以才没追去。”

    “你下令追击的?”

    “不是,乱石滩广阔,而敌人明显是在引诱,我怎么会下令追击,是他们自己追去了。谋相家的公子宋玉带头。”

    郑丰收说完,二王子跑上前来:“姑姑,这次我坚决听从三楼主的命令,没有胡作非为。”

    “嗯,知道执行命令就好。”楚怜惜问郑丰收,他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郑丰收一脸为难:“我们只能等待,我们不知道哪里去寻。其实我更想离开,我怕等不回他们,乱石滩太容易走错了。”

    楚怜惜气愤:“真是一帮混蛋,他们在卫国楼习武功学谋略,这谋略都学进狗肚子里了?”

    楚怜惜告诉郑丰收:“既然不想等,那就往前走。在这里跟土匪纠缠,等你们食物跟水都没了,你们怎么办。土匪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呢。”

    “可这就剩下十三个人了,这还没正式jin ru寒度呢。”

    “你如果不想一个也剩不下,那就走。所有人给我听着,路上除非土匪近战,否则不要出击。我天龙国的威名不能让你们给丢了。”

    楚怜惜气呼呼的说完,告诉项北开路。

    项北驾起马车,楚怜惜问他:“你说他们为什么这么傻,我以为人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

    项北回答:“他们不是傻,只是成长的环境逸,太过自以为是。磨炼一下就好了,不过照这情况看,估计磨完了也剩不下几个。”

    “王兄干嘛派这么一群家伙来啊。”楚怜惜极为头疼。

    项北告诉他应该不是国王愿意派来的,自己昨夜于郝胖问过了,这里面除了二王子,剩下的几乎都是文官家庭的,那些人不懂什么叫战场。

    是那些官员为了自己的孩子能立功,集体要求国王把他们派来的。在他们想来,一大帮武者干这种活,简直轻松的不能再轻松。

    “那国王为何派他家老二也来啊,明知道这些笨蛋只会送死,就不怕把老二搭进去?”

    “因为老二他姑姑在啊,国王大哥有什么好怕的。”

    “王兄也不知道我们要来寒度啊。”

    “就算我们不来,老二在白虎城也能见到他姑姑。他姑明知道这些人去寒度危险,肯定会有办法让他老实听领队的话。我问你,如果我们不来的话,你会在白虎城怎么交代二王子?”

    “我不会交代他什么,我若不跟着,说了也不会管用。我会给三楼主下死命令,让他可以对老二动用一切手段,哪怕打断腿也不准他任意妄为。”

    “那不就是了,有你在,国王大哥不担心。而剩下那些家伙的命,大哥不在乎,本来就是在卫国楼滥竽充数的,对他来说都死了才干净呢。”

    “你说的倒也有理”楚怜惜懂了,告诉他:“其实这老二还行,就是在卫国楼被带坏了。小时候老实,也听我的话。这孩子也不坏,我还是看好他的,要是老四来,我管都不会管,死了拉倒。那孩子简直废了,八岁就因为跟侍女同床被鞭刑过。可是刑罚以后,竟然一点没改正。上次跟着那年荆棘与你立下战契的,其中有一个就是老四。”

    “上公主你别说了,你说的我难受。”项北突然一脸郁闷。

    楚怜惜好奇:“我说老四你难受个什么鬼?”

    “八岁跟侍女同床,你让我这个连姑娘手都没摸过的单身狗情何以堪。”

    “哈哈,不好意思,但那是你自己找的啊,明明身边姑娘不少,干嘛非得装老实人。不过你摸过姑娘手,这我知道。”

    “有吗?”

    “有。”

    “造谣。”

    “你把手伸出来。”

    “干什么?”项北问着伸出手。

    楚怜惜一把抓住,用他手在自己手上蹭了蹭说:“就算你不承认前面的,现在呢?”

    项北翻个大白眼,咋还有这种操作呢。这世界摸手不是挺严重的事情嘛,这楚怜惜咋这么不纯洁呢。

    一路往前赶,又在乱石滩住了两晚上,第三天中午才终于看到了一片小树林,他们知道这下真出来了。

    楚怜惜一脸感慨:“老项啊,到了那树林一定给我做顿好吃的。昨晚上就没吃饱呢。”

    “你可行了吧你,你没吃饱,我们连吃都没吃呢。不过那树林子里估计不太平。我们这路上碰到的人不多,那是因为乱石滩宽广。但到了这里,进出乱石滩就这一条大路,肯定有山大爷在发财。”

    “有正好,我们练练手。”楚怜惜一副自己很能打的样子。

    马车钻进树林当中,郝胖取出地图:“往前还有五十里路,我们就能jin ru一个小镇子。不如我们进镇子里吃喝吧,也好打听打听如今寒度国内的情况。”

    楚怜惜不同意:“死胖子你滚蛋,进镇子吃喝,那我买的吃食岂不是一样都没用上。必须在这树林子里吃。”

    楚怜惜挺倔,为了不让自己白劳动一回,坚决不进镇子。

    郝胖无奈,项北却好笑:“那就这林子里吃,上公主是最高领导嘛。我们前面宽阔的地方停下来。”

    项北找到一个可以生火做饭的地方,把马车停下。郝胖也是饿坏了,赶紧到处收集干树枝。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背着柴的大汉出现在林间的道路上。

    大汉走到他们身边停下,坐下来喘口气问道:“几位这是从天龙来的吗?”

    项北上下打量他一下,告诉他是。问他是这附近村子里的吗?怎么没看到什么村子?

    大汉回答:“我家就在树林子里,林中就我家一户,并没有什么村子,几位我看是要做饭啊,不如到我家去吃吧,我刚蒸的大花馍可好了,还有一只大肥兔子,我出门前也炖上了,现在该是好了,你们跟我去尝尝。”

    楚怜惜刚想拒绝,她还指望吃自己买的那些呢。可是项北却把她拉住:“有人给咱做好了,咱就别自己做了,多饿啊。你买那些留着以后做,保证给你吃了。”

    说完他告诉那大汉:“实话实说,从天龙一路过来,我们带的吃食有点失误,现在还真是饿的紧呢。大哥愿意给我们吃口热乎饭,我们自然感激。不过大哥放心,我们有钱,就是钱多。等吃完了我们给你钱。”

    项北一副土豪的样子,楚怜惜听他吹嘘钱多就明白了,这是真碰上土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