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黑大
    卧室门被一下子拉开,一帮土匪冲了出来,可是刚跑出来,还没喊口号呢,一只大脚迎面踢来,直接落到老大脸上。

    大脚之上涌出强劲的玄气之力,不但是被踢中的老大,整个一帮强盗都是倒飞回屋子里。

    楚惊天坐下,撕下一块馒头:“铁柱兄弟,你家里人挺多啊。”

    张铁柱已经吓傻了,这老头怎么这么厉害。一脚就把一群人全踢飞了,当即一下子跪在地上:“高手饶命,各位大爷饶命。”

    楚怜惜不服,一个馒头扔到他脸上:“谁是你大爷。”

    “那是大娘?”张铁柱愁住了,女的该喊啥呢。

    项北跑去把馒头拾起来,拍拍上面的土,放到张铁柱手里:“一会儿你吃了啊,别浪费,不脏。”

    说完满脸不高兴的看一眼楚怜惜:“不准浪费粮食。”

    “是,夫君。”楚怜惜柔声答应,她也想起来了,项北在家里的时候,就是一粒米都不准浪费,所以现在的不爽不是装的。

    一群土匪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的再走到他们身边。老大开口:“你们到底什么人?”

    项北瞅他一眼:“我们是饿了的人,你要打便接着打,不想打旁边坐会儿,等着我吃两口再问话,现在别来打扰。”

    听到这话,那老大闭上了嘴巴。他们一帮人还没近身,人家一脚过来就被踢飞了。这样的敌人怎么打,还不如识相些。老大一脸不甘心的坐到马扎上,看着几人吃喝。

    旁边一个小弟拉了他一下,示意他起来,咋还真坐下了呢,不怕人家生气啊。

    老大把他手打开:“你滚蛋,我坐会儿怎么了,这房子都是我花钱盖的,这是我的地方,他们厉害我就不能坐了吗?”

    项北笑出声来,吃着花卷自己去从碗厨里找出一盆咸菜,挑一根出来之后,剩下的放到桌子上。把花卷掰开,咸菜夹进去,他蹲到那老大旁边:“你说的对,我让你坐你就坐,甭怕。这位老大是怎么称呼的?”

    老大仰起骄傲的头颅:“大猫山上黑猫老大是也。”

    “黑猫?这名好,我想起一首歌——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机灵,耳朵竖的像天线,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项北唱起黑猫警长来了,所有人懵逼。黑猫老大问他什么鬼?

    “哦,没什么,我们继续,我就简称你黑大吧,昵称死光头,跟死胖子算是异曲同工之妙。要再叫你黑猫老大我还得忍不住唱。”项北发现自己被这名陷进去了。

    他想了想说:“大猫山貌似离这里不近啊,怎么跑这边来发展业务了?”

    黑大告诉他,如今这边走的人多,有油水,就过来了。

    “那就是寒度的王室,已经公布了寒度投降的消息了?”项北再问道。

    黑大说是,寒度与天龙国战斗中一败涂地,现在不认输也不行了。

    项北点头,问他这乱石滩出口,应该不光他们一波强盗在守着吧?

    黑大摇头,说自己绝对不会出卖同行。

    “你倒是还够意思,看你这样子也是个武者吧?”

    “玄力两重。”

    “那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刚刚踢你那大叔,人家化气六重呢。你觉得我们会在乎几个强盗吗?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老实,那你们都死定了。”

    “说了能不死?”

    “能,你们太弱了,杀你们没有成就感。”

    “那我就说,这出口的确不光我们在这里。还有两帮人,都在里面一些。人员跟我们差不多,你们也不会在乎。真正厉害的团伙,如今都在趁着国家乱成一锅粥,抢地盘干大票呢,不会来这里。想问什么赶紧问,问完了赶紧走,我们也还没吃饭呢。”

    “哎呦,你脾气还上来了。不杀你也不能放过你们这群恶人啊。”

    “想干什么?”

    “没什么,你们就地解散吧。你这死光头随我走,给我在寒度当向导。如果做得好了,我带你回天龙干事业。你这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我正好需要。”说完,他转头问楚怜惜:“媳妇儿,你看这光头还行吧?”

    楚怜惜说行,这模样带回去吓唬小姑娘正好。

    黑大却是拒绝:“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我不可能抛下我兄弟们。”

    “你拉倒吧。”项北在他锃光瓦亮的脑门上拍一巴掌:“你以为是跟你商量呢,这是通知,没打算征求你的意见。你不愿意,我就把你们统统杀光。能当向导的多的是,我前面再找去。真以为我说了不杀你就一定遵守承诺啊,我这人说话算数的时候不多,不信问我大媳妇儿,我经常说这辈子只爱她一个,这不还是娶了俩嘛。”

    听到这话,楚怜惜翻个大白眼。而所有强盗都开始害怕了。一个强盗蹲下来劝光头:“大哥,你就跟这位公子走吧。我们跟你没那么铁,你不用对我们依依不舍。”

    其他强盗附和着说是,劝他赶紧走。大家好聚好散,用不着弄得好像一块干过事业,就得一辈子不能分开一样。

    听到这些话,黑大心都凉了。朝夕相处的兄弟们,竟然这么不在乎自己。

    他站起来大吼一声:“滚,都给我滚,亏我还把你们当兄弟。你们不配做我兄弟。”

    所有强盗一起看向项北,项北挥挥手:“都滚吧,记住以后别再干这种事儿,要是让我再碰上,那就谁都甭活了。”

    “是,我们一定改邪归正。”几个强盗承诺着,退出屋外转身便跑。

    黑大却抹起了眼泪,嘴里嘟嘟囔囔:“一帮混蛋,说好的要一辈子在一起喝酒吃肉,他们竟然这么不在乎我。”

    一个大老爷们儿哭起来,让几人都有些傻眼,楚怜惜告诉项北:“夫君啊,你弄的个什么玩意儿,咋这么爱哭呢。小粒粒我都没见她哭过,赶紧弄块糖哄哄。”

    “哄个鸟”项北一脚踹到黑大屁股上:“死光头,赶紧拿馒头吃饭,吃饱了跟我们上路。妈的,比我感情还丰富呢。”

    黑大撅着嘴还在抽噎,项北说完他转身拿起馒头,也不就咸菜,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一副小女生负气的样子。

    项北回去蹲到椅子上,取出地图看一眼:“这寒度城池不多,一共才八座城池。我们就一座城一座城的过去。不管什么纷乱,都是围绕着城池这些有人的地方开始的。我们先往南去落雪城,在那里等一下卫国楼的家伙们,让他们先搞,毕竟那是他们的任务。他们能做好最好,做不好我们再说。要是走在前面,那就替他们干活了。大媳妇儿你说行不行?”

    楚怜惜说行,一切听夫君安排,他一个小女子不做多言。这俩家伙,角色扮演还玩上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