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做好事要留名
    重新上路,锅里的热馒头也都被带上了,项北就是这么节约。

    楚怜惜问他是怎么确定那个铁柱就是土匪的?感觉长得挺像老实人啊。比这黑大面相好,这黑大一看就凶。

    项北说简单,那家伙本身就住在树林子里,跑这么远出来砍柴闹玩呢?家门口就全是树。

    楚怜惜说有道理,瓜子壳扔到黑大脑袋上:“大光头,你听到没有,你们这专业水平不行啊,这么大的漏洞呢。”

    黑大不理他,还生气着呢。

    楚怜惜让项北继续说,怎么确定馒头里就没有毒药的,直接就往嘴里塞不怕毒死吗?

    项北说这更简单,这年头土匪也穷啊,道具不可能太浪费。这馒头也是他们平时的干粮,哪能下毒啊。所以肯定是在那张铁柱说的大肥兔子里。

    “你你又是怎么确定,毒药不是下在锅里,而是在盛的时候下在盆里?也是你确定他们自己要吃吗?我觉得他们有馒头就够了啊,干活的时候应该没那么贪嘴吧。”

    “这就要说第二点了,这一点也能证明,馒头中绝对没问题。他们下的肯定是让人晕厥的药物,因为对于我家俩媳妇这样的美女,他们肯定是不舍得毒死的。所以土匪都是先弄晕,杀不杀两说。而这种药物,没有一样是可以放在高温中长时间炖煮的,药性会消失或者发生变化。更甚至说经过高温炖煮以后,没有几种药还能保持原来的药性,所以没人直接往锅里弄。”

    “嗯,夫君所言有理。还有一件事儿确定一下,这路上你就接着爽,做我们夫君。我跟冷月就是你家小媳妇儿。都注意着点,不要喊错了。”

    楚怜惜交代完,回车里看书去了。黑大也听明白了,问项北:“你们不是夫妻关系啊?”

    项北想了想:“至少现在我是人生巅峰了,死光头别管那么多。你去前面带路,躲这后面算什么鬼向导?”

    黑大闭上嘴,跑到前面去。

    因为黑大在前面带路,在这一带做生意的土匪强盗都认识他。所以他们是一路很顺利的进了落雪城,并没有人来找麻烦。

    走到落雪城下,风一雷让项北往城墙上看。

    项北看一眼,城墙之上几个人在溜达,问风一雷看什么?

    风一雷告诉他:“纳火,上次跟我们在风道谷对峙的家伙。现在看起来降级了,变成队长了。这落雪城也已经没有千人兵团,应该就只有他的兵队在此守候。”

    “我去,我在风道谷又没见过他,我哪认识,你让我看有什么用。不过这家伙降级正常,打了那么烂的一仗,怎么可能不降。”

    “可是他们国内宣传的是打了一场胜仗。”

    “宣传归宣传,治罪还得治罪,借口多得是。”

    几个人聊着走进城中,楚怜惜从车里下来,蹲到项北身边,陪他一起驾车:“夫君,这城里看起来不乱呐。”

    “你想怎么样?跟世界末日似得不成?目前刚开始,乱的不是人民,人民不逼急了不会乱,只有坏人才会趁机搞事情,而人民群众就是被坏人逼急的。看着吧,一定有热闹看,我们找家客栈先。”

    项北问前面黑大,这里哪家客栈最好?

    黑大说不知道,自己又没住过好的客栈,上哪知道去。

    听他说这话,郝胖一巴掌就烀过去:“少他妈扯淡,再敷衍先生信不信我弄死你?”

    黑大捂着脸:“这里是城里,你敢杀我吗?”

    “城你妈个头,国都没了,还说什么城。现在这城里根本没有法,弄死你能怎么滴。”郝胖直接抽出刀来。

    黑大害怕了,赶紧告诉他们再往前走,前面有家落雪楼,是这落雪城里最大的客栈。

    郝胖将刀回鞘:“早这样不就行了。”

    一行人找到落雪楼,进去之后发现没啥人,只有一个伙计在柜台上睡觉。

    项北走上前去,敲一敲桌子:“嘿,来客人了。”

    伙计擦着口水爬起来:“几位客官好,几位是吃饭吧?”

    “也住店。”项北问什么价格?

    伙计看看他们几人:“你们是什么地方来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几位客官不要误会。主要是现在国家这样了,很少人还到处乱走。可看几位面生,像外地来的,你们就不怕路上遇到土匪啊?”

    “不怕,我们都是高手,有什么好怕的。你看那光头,他就是土匪,被我们打服了。你赶紧说多少钱,不该问的别问。”

    伙计一阵犹豫:“是这样的,我说的价格可能有些贵,你们别生气啊。上等房间,每个房间每天要一个金币。”

    “我去,是够贵的,我就没住过这么贵的客栈。看你这里连个人都没有,应该便宜些求着我们住才对啊。”

    伙计一脸为难:“客官您体谅一下,城主府下来的规定。国乱之际一律重税,我每天要交四个金币呢。我们这里还算是好的,因为我们落雪楼作为城内第一的酒楼,即使没有客人,但有些积累的资产还能撑住。其它普通店铺,多数都已经关门了。”

    “太黑了吧,明抢啊。那要是不交呢?”

    “城府兵会来给砸了,现在这情况,想告他都没地方告,谁也不会管。现在城里谁有人谁就可以胡作非为。其实跟客官老实说吧,你们一定以为我是伙计,这么大的店,伙计肯定不少。其实伙计早都被辞退了,我就是老板,我也是实在难啊。”

    项北表示同情,拍拍他的肩膀:“知道了,一个金币就一个金币,没关系。我们这些人每个人一个房间。”

    “诶,谢谢各位客官,大家跟我上楼吧,最好的房间随便挑。”

    老板带他们到房间住下,问他们需要吃点什么,自己这就去安排做。厨子还在的,那是自己亲外甥,没走。

    项北让他好吃的随便弄些就行,贵点没关系。

    老板答应着离开,楚怜惜则长长叹了一口气。

    项北问她怎么了?

    楚怜惜说:“有些心疼这里的老百姓,希望卫国楼那些家伙快些来吧,也好把那城主先弄死。”

    项北问她如果卫国楼不行呢?

    楚怜惜说:“不行就我们出手啊,我们就是来干这个的。”

    “以什么名义?”

    “什么什么名义?当然是侠义。老项你什么意思?”

    “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得有个响亮的名号。而且在干完侠义之事以后,要高调的喊出我们的名号。让我们的名号传遍大江南北。”

    “除了装逼,其它有意义吗?”

    “有,在我们积累了足够的威望之后。就揭晓您天龙上公主的身份。如此一来,寒度国人民听到是天龙上公主亲自行侠仗义,一定会想到您是代表天龙在做这些事情。那他们是不是对变成天龙人的接受度就会提高很多很多?而且如此还能更装逼,何乐而不为。”

    楚怜惜满脸怀疑:“老项你说实话,是不是从来之前你就打这主意了?不光是为了敛财对不对?”

    项北说是,自己从来不是做好事儿不留名的人。

    “那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我怕你不同意啊,毕竟是国家派了卫国楼来做这些事情。你会觉得是跟他们抢功,是跟国家的安排对着干,是不给国王哥面子,会拒绝前来。所以来了以后我才说。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表明身份也没什么,我们就只管抢钱。”

    “谁说我不愿意,我跟你一样,也从来不是做好事儿不留名的人,其实我早就想到你会这么干了。哈哈,你想多了。本上公主才不会觉得那是抢功呢,功劳本来就该是我的,他们凭什么来跟我抢。”

    项北双手挑起大拇指,自己白处心积虑半天,人家也是这么打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