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更胜一筹
    楚怜惜问项北,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号。说必须得威猛一些,还让人容易记住的。

    项北问叫地瓜怎么样?

    “滚,你才地瓜呢,地瓜跟威猛有关系吗?起名这事儿你永远不靠谱儿,还是本上公主来想吧。”楚怜惜仰着脑袋,很快一拍大腿:“有了,叫灵玉阁,一个神秘的江湖组织。”

    项北问这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楚怜惜让她猜一下。

    项北摇头,表示猜不出来。

    楚怜惜告诉她:“这是我当年还当公主时候的封号,我就叫灵玉公主。我们还要弄一个信物,行侠仗义之后留在现场。这样才像是高级组织行事风格。”

    说着,楚怜惜取出一枚令牌:“看到没有,我的公主令,反面是雕刻了一朵荷花。我们就照这个样子,制作我们特有的标记。怎么样?”

    项北说行,就是成本有点大,这得做不少呢。这还没挣钱,先把钱都花了。早知道来之前弄啊,在白虎城弄还便宜。这里所有店铺都被高抽税,做这一个估计也得三枚银币,太贵了。

    楚怜惜说没办法,贵也得做啊,先做一百个再说。

    项北把她的公主令拿过来瞅瞅,突然出门喊过风一雷。

    楚怜惜问他干什么这是要?

    项北告诉他:“我是想这样,我们就不要以普通钢铁来做了。一个破铁片好几枚银币不划算,而且需要浇铸来做很费事。我们干脆就做在银币上。只做两个模具,把银币两面给磨平了,冲压上我们的图案。这样比较省钱,而且这银币本身谁捡到也是钱,还能高兴老半天呢。让一雷来当这冲压机,完全没有问题,银子硬度不高。放上去拿锤子敲都行。”

    “有道理,冲压这词儿我虽然没听过,但我理解你的意思,我怎么没想到。那就让一雷拿着我的令牌,去找地方铸造模具吧。顺便兑换些银币回来,要新的干净的。先换一百个。”

    楚怜惜拍板决定,同意项北的方案。风一雷也是拿过上公主令牌,立刻出去干活。

    楚怜惜一脸得意:“本上公主的大名,要传遍这寒度大地了,想想还有点兴奋呢。”

    项北说是,等那一天,他们留下的这些灵玉阁标记能升值。

    “那我们要不要多做一些留着卖钱?”楚怜惜财迷劲儿上来了。项北告诉他没必要,升值也升不了多少,这个很容易仿造,最多升个纪念价值,生不出稀缺价值,还是少折腾吧。

    他们在这边忙的一刻都闲不住,而在天龙王宫之内,国王正在哄孩子玩。小粒粒跟豆豆一起在前面跑,国王跟月蓉法师跟在后面。

    国王先开口:“法师今日怎么有空,陪小粒粒一起来找豆豆?”

    月蓉叹口气:“我就是想问问国主,到底是谁让您决定,派出风将军跟卫国楼去接替怜惜的工作?”

    “你是想问谁在我这里说了闲话,给怜惜造谣了吧?”

    “对,否则你没有理由在她将寒度打败之后,让别人去争功。”

    “争功吗?你太瞧不起我妹妹了,也太瞧不起他那个谋士了。就凭他们俩,没人争得了功。老将军去接收寒度合情合理,但战功还是怜惜的,不能因为有人说闲话就抹去功劳。至于卫国楼那些家伙,这次去的都是些纨绔公子,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还想争功。最后还是要怜惜与我那三弟来平定一切。事实也证明,他们并未往回走,而是的确去了寒度。免去他们的任务,只是给某个人面子罢了。”

    “是谁?”

    “告诉你无妨,林正,是他前来见我,说有几车从战场拉回来的物资进了项府,怀疑是战场军获。既然他这么说,我也就做做样子,反正战争已经赢了。要是还在战斗,打死也不能临阵换将。”

    “那项府真的有拉回军获吗?”

    “有,的确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是三弟有用的。他要的东西,扣多少我都无所谓。任何东西在他手里,都比在国库中更有用。而且我查过清单了,敌方被俘将领签字的清单,东西一样没少。所以等他们回来,就可以宣布没有这种事情。该给的奖励还得给,我亲妹妹我能亏了她吗?至于现在,满足一下那林正没什么不好。战事要起,安抚一个将军还是有必要的。我知道法师关心怜惜,但您完全没必要担心。怜惜从来不会吃亏,现在有了我那三弟在身边,更是不会。”

    “此次胜利的如此之快,应该跟那项北有关系吧。怜惜虽然聪明,但战场之上还没有如此魄力。敢以三千军士对抗敌人一万六千的军队。还能打的游刃有余,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国王说是,这项北虽非乙兵,却有乙兵之能。天龙大兴指日可待。

    月蓉说:“那就恭喜国主,得如此将才。今日我来还有一事。”

    国王让她说。

    月蓉回答:“我想退出万元阁,专心培养怜惜,不再关心万元阁内一切事物,还望国主允准。”

    国王同意:“怜惜乃是难得的五行法师,修炼之事不能懈怠,还是有劳法师了,此时我会通知万元阁主。”

    “感谢国主,那我就先回去了。小粒粒让她在这里玩会儿,等会儿我派人来接。”

    “不用,我给送回去就行。不过法师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

    “国主请说。”

    “小粒粒元法天赋如何,我看法师对她极是上心。该是天赋很好,若是天赋平平,我不觉得法师您能对她如此。”

    “这怜惜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还望法师相告。请法师放心,不管小粒粒天赋如何,我不做干涉。就算天赋很差,他还是豆豆的好朋友。就算天赋与怜惜一样,我也不会逼她整日修炼。一切还是她的两位师傅跟您说了算。因为我知道,你们能把她安排的足够好。”

    月蓉本来是的确不想说的,但国王都如此承诺了,说了好像也没有关系。她告诉国王:“小粒粒比怜惜天赋更胜一筹。”

    “更胜一筹,难道?”国王满脸不敢相信,本来她以为小粒粒能是三行法师,这已经是天赋极高。可是没想到,她比楚怜惜这五行法师还更胜一筹。

    月蓉点点头:“国主想的没错,小粒粒乃是全能法师,可以修炼任何一种元法之力。”

    “真是没想到,果然是我天龙大兴之兆啊。”国王满脸兴奋的望向小粒粒。这货也是没谁了,随便出个天才,就能跟天龙大兴联系上。

    月蓉说完告辞,国王则满脸笑容的走向俩孩子:“小粒粒,豆豆,本王陪你们跳房子怎么样?”

    小粒粒跟豆豆原本正在追逐,听到跳房子的提议停下来。二人互相看看,突然小粒粒解下背包,取出一副仿制的扑克牌:“我们斗地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