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蛇根草
    项北跟楚怜惜几个人,正赶制他们灵玉阁的标志。风一雷跟小九手持匕首,负责将银币削成平面。郝胖负责用锤头,把模具砸下去,印出莲花图案跟灵玉阁的字样。

    做好第一个,郝胖把银币交给楚怜惜:“夫人你看怎么样?”

    楚怜惜仔细瞅瞅:“还行吧,基本满意,死光头怎么不干活啊,跟在旁边看什么看?”

    黑大哼哼一声转过头去,若不是被叫过这边来,他都想逃跑了。

    郝胖把锤子放到他手里,告诉楚怜惜:“夫人放心,我就是给他打个样,这重体力活肯定得他来干。我这么胖,干这个哪吃得消啊。我去跟楚叔一起护卫大家安全。”

    郝胖说完往外跑,楚怜惜把他一把拉住:“回来干活,没看两把锤子吗?死光头负责冲压正面,你负责冲压背面。别想去找老叔逛花楼。”

    “逛什么花楼啊,住个客栈都一个金币,花楼一晚上估计国王都消费不起啊。再说了,花楼的姑娘估计早被城里有本事的抢走了。可惜我们来的晚了一步,哎!”郝胖哀声叹气,这城内商业基本都废了,实在没什么好玩的。

    楚怜惜眉毛一挑:“要来早了你也去抢一个呗?”

    “不,我怎么能去。用先生的话说,我们都是品格高尚之人。但我估计光头会去。”说完问黑大对不对?

    黑大闷声不答,专心干自己的活儿。

    郝胖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光头你挺可爱,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啊?”

    黑大还是不回答。

    郝胖告诉他:“你要是说了呢,等走的时候或者我们路过的时候,你可以回家看看,安排一下家里。你要是不说呢,我们就当你家里没人了,你也就甭回去了。”

    郝胖这么一说,突然黑大低下头开始哭起来。郝胖问他怎么了,至于吗?动不动就感情大戏?

    黑大突然一下子跪在地上:“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家里还有个重病的女儿,我要是不回去,她会饿死的。我只给她留了十天的干粮,而我已经出来四天了。”

    “你不是吧,家里女儿重病,你跑出来打劫,不在家里照顾着,让她自己吃冷馒头。你蒙谁呢,没想到死光头你挺会编啊。”

    “我没说谎,我说真的。我保证回去以后再也不干坏事儿了,我也是没办法,我得给女儿治病啊。”

    项北让他先起来,问她闺女得的什么病?

    黑大说不知道,是他们当地特有的一种疾病,都发生在女人身上。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自己的妻子也是死于这种疾病。但没有医馆能治疗,都找不出原因。发病就是头晕,耳朵里还嗡嗡响。干不了活,重的时候甚至起不来床。都是成年女子身上才有,小孩子没发生过。他们请过度邪师清理村子里的晦气,可是没用。

    楚怜惜说:“有用才有鬼了,度邪师都是招摇撞骗的家伙,能干啥啊。”他看向项北:“夫君,你不是医道圣手嘛,该你说话了。”

    项北赶紧摆手:“我更正一下,我不是什么医道圣手,治病救人这种事儿我还真不懂。不过我对药物还是知晓些的,如果我说的没错,死光头你们家居住的地方,是不是有一种红色的草,而且你们经常作为食物来吃?”

    黑大说是,那种草很好吃的,生吃就很好。问他难道跟这种草有关系。

    “你等一下,该是我的三十三章命运术出场的时候了。这种草我列出来过,我怎么设定的来着?反正我列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本来是留着给项南大师破解了来装逼用的,这下自己用上了。让我想想。”

    项北一边想一边嘀咕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突然他想起来了,问光头:“发病的人是不是都在冬天?”

    光头说是。

    “那就没错了,这种草叫母血草。冬日也不会枯萎,但冬季服用,会败坏成年女子的血气,所以叫母血草。少量食用没事儿,你家姑娘应该是这东西吃多了。”

    黑大说是,他们家几乎天天吃。问项北怎么才能救治?现在项北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俘虏自己的人了,是上天派来帮助他的。

    项北翻个白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都不给我好好干活。让你带个路都不好好带。”

    黑大重新跪在地上,可劲儿的给他磕头,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干活,绝对不再偷懒,求他快点告诉自己。

    “行了行了,别磕头了,起来我告诉你。”

    “谢谢,谢谢公子”黑大爬起来一脸期待。

    项北告诉他:“治病很简单,停止食用,只要还没死,慢慢就会恢复。所以我给你放假了,骑小雷雷的马,现在给我回家,告诉你家姑娘别再吃了。”

    “可是现在城门关了,我出不去。”

    “城门关个屁,谁还管那破城门啊。不过骑小雷雷的马很招摇,毕竟是银斑马,所以你可别被打劫了。”

    “我骑自己的马。”

    “你的马太慢,我记得你家不近。你家姑娘多吃一棵就多一分生命危险。让胖子跟你走一趟吧,救人要紧。今晚上赶回去,至少能保证明天早上她就不会再吃。你的马能在凌晨之前赶回去吗?”

    黑大说不能,他的家很远,要赶回去得明天中午了。

    “那不就是了,正好胖子也懒得干活儿,你们俩这就上路吧。”

    “谢谢公子”黑大眼泪哗哗的,再次作势要跪,项北把他扶住:“行了,赶紧走吧。走了还能退俩金币的房钱。”

    郝胖起身,拍拍光头的肩膀:“没想到啊,这次竟然给你当护卫,看我这混的啊。”

    项北告诉他少些抱怨,这次让他去不光是当护卫。还有任务的。

    郝胖这下满意了:“原来还有任务啊,我就知道我天生就是干大事的,先生快说。”

    “第一看着这死光头,别是在蒙我,利用我泛滥的同情心逃跑,让他跑了我多丢人。第二去给我挖草,母血草。”

    “第二才是先生目的吧?这草有何用?”

    “晒干后跟红茶泡一起喝了可以壮阳。记住连草根一起带着,尤其是草根上带了圆形的蛋一样的东西的,都给我带回来,有多少挖多少,给我花钱雇人挖。带种子的,把种子收集起来。”

    “我去,还有壮阳功能,果然事关重大,先生我这就去了。”郝胖听到这事儿上瘾了,赶紧拉着光头就开路。

    楚怜惜问项北那玩意儿喝了真的

    项北说是,自己没说假话。可以弄一些回去给国王大哥用一下,很是有好处的。

    “可我怎么觉得,你看中的是草根上带着的那所谓的蛋呢?”楚怜惜很清楚,如果为了泡茶,不应该专门强调一下那蛋。

    项北笑起来:“瞒不过我家夫人,那蛋其实真的是蛋,是一种土蛇的蛋。那种土蛇就喜欢把蛋弄在这母血草下,能孵化出来的都跑了,但有些则被母血草的草根给穿透了,母血草的草根穿透蛇蛋以后,会在里面跟幼蛇长在一起,变成蛇根。这种蛇根配上化清丹,可解几十种毒药,包括母血草的毒。你说是不是好东西?”

    “还有这种神奇的操作?”

    “我就这么设定的啊。”

    “少说这些奇怪话,整天你设定,你设定个鬼啊。他们俩跑了,你是不是该劳动一下了?”

    “我觉得小雷雷跟小九能搞定,我毕竟不是武者。夫人我们这就去就寝可好?”

    “怎么滴?还要跟我一起睡啊。”

    “哈哈,开个玩笑。不敢冒犯,我先撤了。”项北说完赶紧离开,楚怜惜好笑,告诉风一雷跟小九不着急弄,也都先睡觉吧。这玩意儿啥时候有空啥时候弄,本来也不是一下子全扔出去的东西。都是钱呢,得省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