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按一按
    楚怜惜早上起床,推开项北的房门。就看见项北蹲在床上一言不发。

    楚怜惜歪着脑袋,手扶着脖子,问他怎么起的这么早,本来还想给他掀被子玩呢。问他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项北说自己不是起的早,是一晚上没睡觉,因为遇到了一件非常纠结的事情,也许是来这世界骑马太多了的原因,裤衩子磨破了。正在想穿什么的问题。说着把手里的裤衩反过来,屁股上的确已经有俩洞。

    楚怜惜拿过他的裤衩,问这玩意儿干什么用的?

    项北在自己裆部比划一下:“捂住这个地方的,请问你们这里的人,是用啥捂着?”

    “裤子啊,穿上这个不是多此一举嘛,不过味可真大,多久没洗了?”楚怜惜给他扔回脑袋上去。

    项北拿下来,塞进被子里:“我这个在家里洗过,出来就不洗,出来没暖气,不好烤干。不过我还是将就穿吧,好歹前面没破,你脖子怎么了?落枕了?”

    楚怜惜点头:“嗯,难受,这不来找你嘛,有啥办法弄一下没有?”

    “等会儿我穿好棉裤给你按一按,不包治好,但至少缓解。”项北在被窝里完成穿衣的工作,从床上下来以后,让她趴在床上,开始给她推拿穴位。

    而也就在此时,风一雷推门而入。看到眼前的画面,风一雷呆了两秒,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挡上眼:“三哥我啥都没看见,我先出去。”

    风一雷赶紧往外跑,项北让他回来,想啥呢。难道这画面很刺激?

    风一雷小心的走回来问:“三哥,你跟上公主这?”

    项北好气哦:“别欲言又止的,你啥时候见过不可描述的时候还穿着棉裤。你小子有屁快放,我给我媳妇儿推拿呢,记住是我媳妇儿不是上公主,你别老说错,一点都不入戏呢。”

    “是,我是想说,街上好像有些吵。”

    “就这个吗?我听到了,你没出去看看啊?”

    “没有,我就是来请示一下,要不要出去看。”

    “这还要请示?”

    “要啊,我怕我走了,三哥跟夫人找不到我,万一有啥事儿吩咐怎么办。”

    “去吧,弄明白点。”

    “诶,三哥你忙。”

    风一雷退出房间,楚怜惜开口:“夫君啊,你是不是在我后面做什么别的小动作了,要不那一雷干嘛看都不敢看啊?”

    “你觉得我会做什么。”

    “我这么撅着屁股趴着,我感觉还是蛮性感的,你会做点啥真不好说。”

    “我在你身侧呢,没在你屁股后面。”

    “哈哈,开玩笑呢,话说真舒服,你多给我按一会儿,手感不错吧?”

    “还手感,很累的知不知道。”

    “我管你呢,你跟谁学的啊,以前也给别的姑娘这么按过?”

    “没有,是别人给我按过,我照葫芦画瓢。”

    楚怜惜侧过脑袋来看着他:“男的女的?”

    “女的啊,怎么啦,我那还是全身按摩呢。”

    “没事儿,你们那世界可能就这风俗吧。我们这里肯定不行,其实刚刚一雷不敢看,也是有道理的。你这么弄我,已经是挺过分的举动了。”

    “原来这就算尺度大了,那你整个趴床上去,我再给你来些大尺度。”

    “你想怎么着?”

    “全身按摩,放心啊,我很专业的。我这人就是学东西快,别人给我弄过两次我就有数了,保证爽死你。”

    “真的假的。”楚怜惜半信半疑,整个人趴床上去。

    项北两手掐住她的腰:“我先从中间开始,一会儿上面下面都要弄呢,你穿的有点厚,可能会影响体验。但是没关系,我是男人,总比那些小姑娘力气大些。”

    楚怜惜没有说话,项北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你把门去插上来。在我们这里,这的确是尺度太大了,让人看见我都容易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没事儿,我要你。刚发现你身材这么好。”

    “我脸蛋不好吗?”

    “好啊。”

    “那你怎么没说过爱慕我啊。”

    “可能是脾气有点不好。”

    “滚蛋。”

    “看吧,这脾气能嫁出去才怪呢。”

    “那就非得给你了呗?”

    楚怜惜问完,变项北没法回答了,他发现自己刚刚随便一句玩笑,好像说错话了。不过再想一想,要是真娶这么个逗逼老婆,生活该是会蛮有趣的。

    看他不回答,楚怜惜伸过手来,在他腿上掐一把:“赶紧说,是不是打我主意很久了?”

    “就当是吧”项北笑一笑,告诉她少说话,会影响按摩效果的。

    楚怜惜偷偷看他一眼,发现他竟然脸红了。笑着老实趴回去,也的确没有再说话。今天聊得尺度也够大了,对于一个古人一个处男来说。

    整整按了大半个时辰,从脑袋到脚丫子,挨着给弄了一遍。项北说行了,一套下来了,下床吧。

    楚怜惜满脸舒爽:“好舒服,夫君你以后天天给我按行不行?”

    “不怕尺度大了?”

    “没事儿,反正嫁不出去有你。”

    “那我会累死的,偶尔给你过过瘾就算了。回去再雇俩小姑娘干活,没事儿的时候帮你按,我也需要。”

    “不得花钱啊?”

    “花呗,那么大的院子,春夏秋冬他们四个加上苏苏粉娘现在都忙活公司的事情。冷高手更不可能去干下人的活。就一个白雪带着一个小九妈跟一个残疾人,累死他们也忙不过来。就我这府邸规模,最少还得二十个丫鬟才行呢。”

    “拉倒吧,你这府邸大多数地方还荒废着呢,就前院那一点地方住人了,后院是工厂,有工人收拾。两边最占地方的侧园都空着,收拾个屁,反正我不花钱了。”

    “没事儿,胖子有钱,让他花。给本先生当护卫就是这么倒霉。”

    “你真坏,我不下床了,被你弄得下不了床了,浑身感觉都在犯懒。你们吃饭去吧,别管我,我再睡会儿。”

    “被我弄得下不了床,这话听着别扭。你脱了衣服睡,穿这么多睡觉太累。”

    “知道了,去吧。”

    项北离开房间,楚怜惜脱了衣服,盖上被子,摸着身上的被子,突然笑出声来,也不知道想到了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