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蓝海殿上
    项北来到大堂之中,老板迎上来:“客官下来吃饭了?”

    “嗯,他们都吃了吗?”

    “除了您跟您那位夫人,其他人都吃了。客官您吃点什么?”

    “随便来些就行,今天怎么听着有点乱,城府兵又上街收税了?”

    “什么城府兵啊,突然不知道哪跑出来的一支队伍,叫什么复**。到处打着救国的名义要钱呢,全是土匪凑起来的,真不知道土匪什么时候这么有组织了,像样的土匪队伍,全都加入了这复**。现在全国八个城,都有他们的影子。”

    “他们这大白天的来抢钱,城府兵不管?”

    “不管,各干各的。轮着来,今天你们抢,明天我们夺。光明正大的,都不用晚上出来干活。”

    “这落雪边境城,不是还有属于军队的城卫军嘛,他们也不管?”

    “他们最省事儿,这复**可以随便进,但不能随便出。得给他们留下出门的钱,还不如这帮土匪呢。这能怨谁呢,国家没了,军队城主都要换成天龙派来的人,捞一笔是一笔。客官您坐着,我去给你拿吃的。”

    老板说完进了厨房,项北叹口气,兵荒马乱,百姓最遭罪,作为品格高尚的人,这样的情况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包括人类在内,所有动物都挺喜欢争斗的。真正的兵荒马乱这才是刚开了个小头而已,后面还早着呢。

    想到这些,项北忍不住想起了蓝海国,蓝海国作为一切混乱的主谋,现在在干啥呢。

    此时蓝海王宫之内,正是早议之时。老国王在上方正襟危坐,下面一票官员分列两边。而在官员的最前方,左继、左迄、左蓝,三位王储都在。

    国王开口:“寒度的事情,诸位都听说了。天龙与我们不一样,我们蓝海热爱和平,而天龙却与周边邻国都有摩擦,如今更是入侵了寒度,致使寒度彻底亡国。对于天龙这样的恶国,我们不得不加以小心。从即日起,以兵为重,严密监视天龙的一举一动。也许哪一天,我们与天龙的战争也会爆发。所以我们得提前准备,今日唤三位王子前来,就是想从他们三人中,选出一个负责此事,毕竟我年龄大了。诸位有何意见,可以说一说。”

    许多谋走上起来:“国主,我觉得既然是备战之事,乃是国之大事,应交给最为可靠的王子。大王子成熟稳重,又是长子,我觉得最是合适不过。”

    国王点点头:“嗯,其他人有什么意见?”

    最前面的一位武将站了出来,他是蓝海国的神武将军,名字叫杨宏敬,他告诉国王:“国主,依我之见,该是八王子最为合适。八王子长期与军中密切,对军中最是熟悉。而八王子的才能,也是我所信服的。”

    国王再次点头,问了一句:“就没人推荐我们的三公主吗?”

    左蓝走上前来:“父王,我不善军中事务,不想参与此事,父王不该唤我回来。乙兵训练考核的人员还在海上,也快回来了,我没有随船前往,但我应该去海边等待他们。请求父王允我离去,我想快些赶回海边,早做准备。”

    “何必急这一时片刻,你对领军打仗无意,也可以留下来听听。我还有事情安排你呢。”

    “是”左蓝退回,心中暗骂要倒霉了,没想到战争坦白的这么快,自己的钱还没转移出去呢。这可如何是好,一会儿肯定要提钱的事情。

    左蓝快速的思索,寻找着应对之法。

    国王再次开口:“既然蓝儿不愿意参与,那就从大王子与八王子二人中间选一个出来。也许大家觉得他们两个还太过稚嫩,也并无战斗经历。但天龙上公主何尝不是如此,而对寒度这一战,就是天龙上公主所为。以三千军力,破敌一万六千余人,而且是全军俘获,如此精彩的战斗,恐怕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军,也不一定打的出来。”

    杨宏敬说是,就算换了自己指挥,也不能比天龙上公主做的更好。所以战斗需要的不仅仅是经验,更需要智慧。八王子恰恰就是智慧过人。

    左继不服:“杨将军,您的意思是说我就是草包吗?”

    “大王子息怒,我并未如此而言。”杨宏敬说完,退回自己的位置。国王呵斥左继,不得对将军无礼。

    “是”大王子不高兴的闭嘴,偷偷看一眼许多谋,许多谋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说。

    国王再次开口:“既然提起了天龙的上公主,而我们对天龙与寒度一战知晓的也不多。只知道天龙仅仅使用漫雪城三千人的军队,连白虎城的留守军队都没有动用,就把寒度大军击败。可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两位王子就以此为题,来比个高下吧。你们来说一说,这天龙上公主,该是如何破敌?”

    国王说完,大王子与八王子对视一眼。八王子很客气:“请大哥先说吧。”

    左继想了想:“我猜这楚怜惜应该是带人jin ru漫雪原中,对敌军进行袭扰战斗,利用天龙对漫雪原更加熟悉的优势,才能取得如此战绩。”

    国王问左迄觉得左继说的对吗?如果不对,他有什么想说的?

    左迄走上前来:“父王,大哥所言恐怕完全错了。首先他说是利用袭扰战斗来攻击敌军,这样绝对不可能以如此少的伤亡,将敌军打败,更不可能全部俘虏。而所谓天龙对漫雪原熟悉,那就更加无稽之谈了。漫雪原在几年之前,还是寒度国的领土。寒度对漫雪原的熟悉,并不相差于天龙。甚至若是论将领而言,恐怕天龙的上公主这才是第二次去。而敌方神武将军杜留城,怕是已经走过无数次了。”

    国王一副满意的样子点头:“所言有理,既然你不同意大王子说法,那你来说上公主是如何做的?”

    左迄回答:“恐怕真正关系到胜负的关键,并不在两军的正面交战之上。如果我猜的没错,天龙上公主是派人断了寒度的粮草。因为漫雪原无法走车走马,寒度的粮草必然是从乱石滩而来。袭击粮草很是轻松,而寒度又是快速进攻,军队恐怕没有带多少吃食,他们是打算进了城补充物资。而城内却被上公主早就清空,他们进城却扑了个空,粮草又无法送达,他们回都回不去,漫雪原里没有吃的,绝对是会饿死人的,没人敢冒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