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仇人见面
    项北对郝胖很了解,那家伙此时的确是正烤肉吃呢,第一批收上来的草送过来,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试试。

    烤炉架上,大块的肉烤上,把母血草在架子上也挂一排。旁边黑大看的不解:“郝兄弟,你烤肉就烤肉,这母血草生吃就很好吃,配了烤肉,正好解腻。”

    “你以为我要吃呢,告诉你,我是要喝。先生说了,要做成茶饮才行,我烤干了泡茶。否则我大早上烤肉干啥。给你也烤上了,等会儿来一起尝尝。”

    黑大摇头拒绝,说自己老婆走了好多年了,提升那方面没用。

    “你就不去红楼玩?”

    郝胖这话问完,黑大就只剩苦笑:“有钱去那地方,我还当什么土匪。不过郝兄弟,你也少喝些,可别喝多了想女人,这地方哪找去?”

    郝胖回头看看他的木屋。

    黑大吓了一跳:“兄弟,妮子身子弱着的,不行,真不行。身子不弱也不行啊,你可别仗着武力就欺负我们爷俩。”

    郝胖让他放心,自己不干那种事情,自己从来都是凭魅力征服女人。

    黑大撇嘴,看不出这胖子有什么魅力。

    郝胖让他别不信,取出一张金票放到他手里:“看看,多少的?”

    黑大两眼发直:“一千金票,你当护卫能挣这么多吗?”

    郝胖一把拿回来:“狗屎,早说了护卫只是兼职。先生就没给我发过钱,还花我的钱呢。我告诉你,就这一千的金票,我身上有个百八十张,现在觉得我有魅力了吗?”

    “有,太有了。等妮子身体好了,我帮你劝劝她,当个丫鬟也是行的。”

    “哈哈,就知道你好说话。”郝胖得意,不过立马又想起一个事儿:“这村子里除了咱家妮子,还有没有像样的女人?”

    黑大说有道是有,但是个小寡妇,外村嫁过来的,正在跟着去抢收母血草呢。你看最远处那个穿黑衣服的就是,名字叫李萱。因为寡妇的原因,平时不太爱跟人扎堆儿,所以自己跑那么远去。

    郝胖仔细端详端详:“看起来不错。”

    黑大问他这么远能看清?

    “能,我是高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替我烤着,我去跟她聊会儿。对了,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在不在这里?”

    黑大说没人了,公婆早都死了,就是娘家还有人,她经常回去,不在村里住。

    “那就行,看好我的草啊,别烤着了。半干就给我泡上。”

    郝胖交待完,往那个女人走去。看她走向李萱,四下拔草的人们开始议论。

    一个妇女推推身边另一个:“这外地来的公子憋不住了,打上寡妇的主意了,年轻人就是火力大。”

    另一个说:“公子有钱啊,可惜咱没那姿色。不过打那寡妇的注意够呛,她男人都死了五年了,她都没再找,平时都不跟男人说话,估计不是给钱就行的。”

    “那不好说,得看给多少钱啊。”

    这些议论,不少也传进郝胖的耳朵里,但郝胖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脸皮厚,这里又没人知道他的身份,爱怎么说怎么说。

    他来到那李萱面前,蹲下身子一把抓住她挖草的手:“姑娘怎么称呼?”

    李萱把手抽回去:“公子自重,我不是姑娘。”

    “那夫人如何称呼?”郝胖挺会装傻的。

    李萱一边干活一边告诉他:“贱名不足挂齿。”

    “那让我算一算吧,我是命道师,天涯海角的项南,那是我师傅。你不是江湖中人肯定没听说过,但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很厉害就行了。”郝胖学起了项北,开始装项南的弟子。

    而李萱听到他自称项南的弟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明显并不是没听过。

    郝胖装模作样的一番念叨,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我知道了,夫人姓李,名萱,我说的对不对?”

    李萱只是露出一抹冷笑:“公子真会搭讪与人,你也应该是听人提起的吧?”

    李萱说完,回头看了一眼正烤肉的黑大。

    郝胖有些尴尬,看来自己装项南的弟子,不如项北装的像啊。他告诉李萱:“夫人聪慧,的确是他人相告。我来到此处未带家眷,孤身颇有些寂寞。我听闻夫人您也是长期独处,该是寂寞无趣,所以相于夫人相识,一起诉一诉那孤单之苦,也好互相排遣下寂寞。”

    李萱说自己生活的很好,不需要。

    郝胖取出两枚金币在手里垫一垫:“我不让夫人白做。”

    李萱摇头,对金币看都不看一眼:“希望公子能够早些把草收齐,早日回家陪伴妻妾。”

    说完,李萱站起身来,另寻地方挖草,明显是不想理他了。

    郝胖取出镜子:“不对啊,凭我这长相,该是免费都愿意,咋突然这么不受待见呢?”

    说完,他取出楚惊天给他那醉红花:“看来只能晚上再去家里拜访了。”说完,他又看了一眼那李萱。可就是多看这一眼,让他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望着李萱的背影,他自言自语:“这背影好像在哪见过,好熟悉的感觉。这怎么回事儿?”

    郝胖一步三回头,一边看一边寻思着走回去。黑大告诉他草烤好了,已经给他泡上。

    郝胖把黑大抓过来:“那李萱嫁过来几年了?”

    “三年,怎么了?”

    “嫁过来多久,她男人死掉的?”

    “刚过门第一天,家里男人跟公婆就都突然疯了,跑到了悬崖边上跳下去了。”

    “第一天?***,果然有问题。”

    郝胖说着,把钱塞到黑大手里:“那边有个穿小花布的女人,虽然长得不算美艳,但也不算丑,而且还是个小姑娘,你去跟她家里人商量商量,这俩金币给他们,我在这里的时间陪我。”

    黑大说用不了这么多钱,就算未经人事的姑娘,有个银币就很多了。花这些还不如多出三个金币,直接把人整个买下。那户自己熟悉,他父母早就想把闺女卖进大府中了。

    “这么大姑娘了,这么便宜吗?”郝胖有些没想到。

    黑大说是,寒度不比天龙。天龙的人养到这么大,那十枚金币都买不着。但寒度穷,五枚金币完全够了,还能买更好看些的,可惜村里没有。

    郝胖再给他三个:“去吧,买来留着伺候爷。有必要跟先生商量商量,多买些回去干活,太便宜了,哈哈。”

    黑大去干拐卖人口的工作,郝胖把泡好的茶端起来灌进嘴里:“嗯,不错,味道还挺好,多喝点先补一补。”

    这家伙满脑子就不想点好事儿,难得项北不在这里跟他絮叨什么品格高尚。

    就这么一口又一口,快速的把母血草的茶喝光。郝胖感受一下:“肚子里挺暖和,应该药效不错。”

    “对了,药效,我想起来了。”郝胖一拍脑袋,重新望向那个李萱:“这不就是四年前在黑风峡想要我命的蒙面女嘛,她跑这里来干啥,我勒个去,这是给我报仇的机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