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契约鸟
    郝胖接过黑大递过来的五棵草,小心的收进布包里。剩下的让黑大收着。

    说完问今晚吃什么?

    黑大说吃大鹅,村民家里买来的。

    “好,给我取一半用母血草炖,应该炖了也有作用吧,这个咱俩吃。剩下的你随意发挥,做来给妮子跟红桃二,她们俩太缺营养了,得多吃点肉。”

    黑大为难:“这先生要的东西,我们俩用来炖鹅好吗?明天估计就挖不了这么多了。”

    “都是花我的钱,有什么不好。而且这东西先生弄回去估计也是做成丹药卖而已,放心吧。项府不差这点钱。让你炖你就炖,只要那带蛋蛋的别动,剩下的我估计都扔了也没关系。”

    郝胖对项北也了解,的确如他所说,剩下的都扔了也没关系。他来这里的任务,只是取回带蛇根的草。剩下的是顺便。

    他让黑大以后少说废话,自己说什么就听什么,自己的安排跟项北都是一样管用的。让他赶紧去干活儿,自己吃饱了还有事情干呢。

    黑大问他,吃饱了不会是要去人家李萱那里吧?

    “是又怎么滴?轮得着你问嘛,你赶紧的,少废话。”郝胖不乐意,黑大也不再多问了,赶紧去杀鹅,红桃二也跟着帮忙。

    郝胖一脸笑眯眯的望向妮子,妮子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郝胖感觉无趣,起身一起去看杀鹅的。

    而此时在落雪城中,楚怜惜手里抓着一只蓝色的鸟,拿着一封传讯来到了项北房间:“老项,大事情。”

    项北正吃饭呢,问他怎么了,吕昌那边打起来了吗?

    “不是,加急快讯,你那蓝海的姘头发来的,没有你的讯珠,就发给我了。”

    “还能加急传讯,什么鬼,就你手里那鸟吗?”

    “当然,这叫蓝光鸟,也叫契约鸟。从蓝海飞过来,大半天就够了。不过契约只有一次,也就是说它只送这一个来回,契约失效便获得自由。而且永远无法被别人再订下契约,这种鸟很少,所以非常珍贵,不是要命的事情不会用的。”

    “你就说一次性的不就完了嘛。让我猜猜,是蓝海国王跟八王子,对左蓝下手了。左蓝还没来得及转移财产,就被禁足了,这是要你想办法救她。”

    “我去,猜的还真准,她被限期三十天,上交千万金币,不交出不了王城。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求助对象不是我,是你。信里写的很清楚,这信是让我转交给你的。”

    “拉倒吧,你是上公主,你能力大,找我有什么用,你看着办,去救你那朋友吧。”

    “我有什么办法,我这个天龙上公主在蓝海有个屁用。人家就是找你想办法,你赶紧的,她已经在卖凤鸣阁,在把一切兑成钱,存进了宣天的钱庄。而且不要钱票,摆明了跑不掉也要鱼死网破。让蓝海也拿不到钱。这王室成员的关系可真是好啊,蓝海国王重男轻女看来不是谣传,左蓝对王室恨透了。这妞一定得救出来,她钱太多了,弄到项府给你当个夫人,那我们就是暴发户了。”

    项北闭上眼睛想想,说这难度不小。

    “废话,难度小还能找你嘛。但我相信你,我的谋士是世界上最好的谋士,你一定有办法。快点想,这鸟需要半个时辰之内放回去才行。”

    “你告诉她,在蓝海快些出货。二十天之后,宣天帝国会派人去接她出来。让她不用担心,该吃吃该睡睡,一切不会有任何问题。”

    项北说完,楚怜惜立刻明白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主意,我们手里有个宣天的王子呢。而且这王子的老妈还是宣天的王后,下一纸命令不难。宣天要去接人,谁敢拦着。老项你脑子快,我一会儿就传讯左蓝,让她放心做春梦。”

    “为什么是春梦。”

    “他现在估计满脑子想你呢,想男人不是春梦是什么。不过她说的不光是这些,还有大王子的事情,大王子也豁出去了,要弑君。请你与风家联系,派人手给他,怎么答复?”

    “我去,这胖王子有意思。”项北觉得有些好笑,竟然电视里的情节让自己也赶上了。

    楚怜惜告诉他:“按照那左胖子的意思,只要我们与其合作。等他当了国王,会跟我们天龙交好,我们就不用打仗了。”

    项北说:“那也不成,他没戏。国王身边有什么高人,估计这些王子公主也不可能知道,风家人可不能去送死。告诉左蓝别理那胖子,让那胖子自己玩去吧,我们不管,她也别管。”

    “老项我看你就是想要战争才对。”

    “少乱说,我最看不得生灵涂炭。只是战争无法避免,就算胖子当了国王,也无法避免。云霄吕昌都已被拉上战车,他说停就能停下吗?那样恐怕吕昌跟云霄会拉拢我们,一起攻击蓝海。他的话不可信,不要管他。”

    “有道理,我这就写讯条。”

    楚怜惜说完,取过纸笔就写起来。项北问他怎么在这里写?

    “怎么了,本上公主在哪写要你管,好好吃你的饭,吃饱了给我按摩。”

    “按摩不宜过多。”

    “那也陪我聊天,我家夫君最喜欢陪我聊天对不对?”

    “我还是先吃饭吧。”项北继续进食,知道等楚怜惜写完,就想吃也吃不了了。

    项北根本不把左蓝的困扰当成多大的事儿,左蓝此时却忧心忡忡,她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她要等着讯息发回来。

    闫欣前来拜访,手中带了食盒:“蓝姐姐,就知道你没吃饭呢。我母亲给你做了些好吃的,赶紧吃一些吧,你不是说那项北一定有办法嘛,干嘛还要这样。”

    左蓝叹口气:“我是相信他,可事情毕竟难啊。谢谢你欣妹妹,这么晚了还来看我。”

    “不晚,我今晚陪你一起睡。等你去了蓝海,我就占不到你便宜了。那迷人的身体我会挂念的。”

    “去,没正形。你也该找个人嫁了。”

    “不嫁,我要向你学习,慢慢找,找一个如意郎君。要不就给你当赠品,陪嫁到天龙算了。”

    “不跟你瞎扯,我尝尝阿姨的手艺,好久没吃到了。”

    “吃,使劲儿吃,越多越好。吃饱了睡一觉,明日醒来,如意郎君的消息就回来了。我也想看看他怎么带你脱离苦海。”

    闫欣还在调笑,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把氛围弄得更压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