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药师明寻依
    郝胖吃完饭,就拉着黑大出去溜达。黑大问他干嘛带着自己,郝胖反问他不来自己怎么在村里找到哪个是李萱家?

    “我给你指个路不就完了嘛,你别带我。”

    “不,你还有重要任务。实话跟你讲,我见过那个女人,对她有点阴影,所以你先进去探探路。”

    黑大一脸哀怨:“郝兄弟,咱能不坑人吗?”

    “带你来就是为了坑你的,不坑怎么行,你少废话。干好了给你喝口汤,咱哥俩一块儿上。”

    “别,我不干。”黑大说完就往回跑。郝胖把他一把拉回来:“你不干我就对妮子下手了。”

    黑大欲哭无泪:“那你给我个东西遮挡一下脸,我先开门进去,没问题你就立刻进,我走人。”

    “成,不让你多为难。好歹也是个土匪,咋干这点事儿还害怕呢。寡妇门不就是用来踢的嘛。”

    郝胖传播着不健康的思想,很快在黑大的带领下,走到了一个小院子前面。黑大告诉她:“屋里灯灭了,应该是睡下了。”

    “那废话个鸟,跟我进来。”郝胖一下子跳过篱笆,落进院子里。黑大也是立刻跟上。

    来到房门之前,郝胖趴在门上听了听之后,取出一把匕首,把门栓拨开,示意黑大进去。

    黑大轻轻把门推开,慢慢的走了进去。走进去是客堂,郝胖在外面指了指,示意他进卧室。

    黑大深吸一口气,虽然当土匪,这种事儿还真没干过。将门口挂着的草帘撩起,黑大走进卧室当中。然后屋子里就传来嘭的一声。郝胖问怎么了?

    没有任何回答,也没见黑大出来,郝胖知道不妙,赶紧转身就跑。可是刚转过身来,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接趴到了脸上,然后一阵很轻的疼痛传来,郝胖从脸上撕下一个张牙舞爪的大蜘蛛。

    一把将蜘蛛捏碎,郝胖再看去,此时的院子中一片绿色的星点,是一双双蜘蛛眼睛,满院子都是蜘蛛。

    郝胖头皮发麻,抽出刀来:“妈妈呀,几个蜘蛛想挡住我吗。”

    说完,郝胖举起刀来,可是这一动,突然全身一麻,无力之下,整个人一个不稳摔倒在墙上。他捂住自己的脸:“妈的,毒蜘蛛,这下毁了,现在逼毒也不是时候啊。”

    一只只蜘蛛爬了过来,在眼看就要爬到身上的时候。李萱从屋子里走出来,手中撒出一些药粉,毒蜘蛛便纷纷退去。李萱取出一枚药丸,塞进郝胖嘴里。郝胖这才缓了过来。

    站起身来,郝胖一脸尴尬,打哈哈说:“黑大喝醉了,跑这里来了,我来追他。”

    李萱不信这鬼话,告诉他“进屋子说吧,你的毒解了,但新的毒中了。现在感觉不出来,但一个时辰必死无疑。进屋我有话问你。”

    郝胖跟着李萱老老实实的进屋,进到屋里就看到黑大趴在地上已经晕过去。李萱将灯点上,郝胖开口:“你是药师对不对?”

    “对,一个小小的药师而已。你要是再多加些防范,不至于被鼠蜘蛛咬到。”

    “鼠蜘蛛,竟然是这种毒物。你还能养这么多,这可不是小小的药师能干出来的。而且你的鼠蜘蛛也不一样,竟然能让我如此大的高手瞬间全身麻痹,鼠蜘蛛我有听闻,毒素扩展不了这么快,只要封住被咬到之处的血脉,正常战斗俩时辰没问题。”

    “是,这些鼠蜘蛛生活的地方,铺满了麻痹粉。久而久之,鼠蜘蛛就能带上麻痹粉的药力了。因为跟鼠蜘蛛原本的毒性是相仿的,鼠蜘蛛不怕麻痹粉。”

    “那你后来给我吃的什么?”

    “我自己做的一些药物,没有名字。”

    “你就不怕我把你制住,然后把毒素逼出来,再对你做恶事?”

    “你可以试试嘛,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毒逼出来,我没用过。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制住了我,你也做不了什么。药师的身体能随便碰吗?我的每一根头发都有毒。”

    “那我就杀了你。”

    “这又是为何,我们两个并无仇恨。”

    “有,你忘了而已。四年前黑风峡,我一个偏偏美少男你竟然下的了手。让我裤裆里整整痒了一个多月,害我差点自杀。”

    李萱笑出声来:“我记起来了,那是你咎由自取。谁让你欺负好人家的姑娘。”

    “说的你很善良一样,你嫁到这村里第一天,家里人就死光了,你敢说不是你干的。”

    “等地上这家伙醒了你问问他,这家的人什么样。我只是借住在村子里,是他们硬把我拖去拜堂成亲的。而恰好我想在村子里久住,就干脆跟他成亲了,只是让他们都死了而已。”

    “好,我当你说真的。你赶紧给我解药,我们俩讲和了行吧?”

    “你得先告诉我一件事情。”

    “什么?”

    “为什么来挖母血草?我守在此处,也是为了母血草,所以我很关心这个问题。”

    “我家家主吩咐的。”

    “你家家主是谁?”

    “这我不跟你说,你一个药师,太危险。”

    “放心,我只是想有时间拜访他一下。母血草的功用,这世界上知道的不超过五个。我很想知道你家家主何方高人。竟然知道蛇根的作用。”

    “蛇根,你不会是说母血草下面的蛋吧?家主专门叮嘱我要收起带蛋蛋的。”

    “看来他真的完全了解母血草。能告诉我他是谁吗?不说你就自己回去逼毒吧,我觉得你应该能成功。”

    “不,我说,你是我见过最生猛的药师,竟然将毒物还要用毒养,一般药师能把鼠蜘蛛养到听命令就不容易,根本不可能再让他老实待在铺满麻痹粉的地方生活,所以我够呛能把毒逼出来。告诉你吧,我家先生,是天龙项府项北。如今就在寒度,你要是想见,我可以带你去。”

    “不必了,我现在不想见他,以后我会寻去。”

    “你应该不叫李萱对不对?”

    “为何这么问?”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明寻依,玄元大陆所有高阶药师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子。”

    “你是什么人,这你如何知晓?”

    “幸会,宣天帝国十六王子玉中勋。姑娘若有兴趣到宣天混,可跟我走。”

    “那倒是我眼拙了,在这里碰上了宣天的王子。王子请取了解药吧,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其他国家我都不怕,唯有宣天能轻易查出我是谁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