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看乞丐去
    明寻依把解药给他,郝胖服下之后问明寻依愿不愿意赏脸去宣天,到时候她想要何种药物都可以为她提供。

    胖子是个聪明人,见到人才就拉拢,这也是他这次没有隐瞒,直接说出身份的原因,此时已经完全不想着怎么上人家了。

    明寻依客气的拒绝:“小女子只想走遍天涯,遍寻药物。药师不会一直在一个地方,在一个地方成不了出色的药师。谢王子厚爱,日后若有机会,再做讨教。”

    “那能不能把你的讯珠给我?”

    “我并无讯珠。”

    “那你收下我的,你去天龙找我家先生的时候,直接联系我,我去接你,也省的找寻。”郝胖把讯珠给她。

    明寻依点点头:“会的,今日不能陪王子,还望王子见谅,王子请吧。”

    “是我失礼才对,我这就离去。不过你能不能帮忙把地上这笨蛋弄醒?”

    “他早醒了,我进屋之时便已帮他解毒。他装睡而已,若是听到了什么王子不便让他知道的,还望王子自行处置。”

    听到这话,郝胖好气哦,一脚把黑大踢起来:“你行啊,还会装睡。”

    黑大尴尬:“我就是怕起来再被弄晕,我不知道是这位姑娘替我解的毒,我还以为自己功力深厚毒没管用呢。”

    “行了,赶紧走吧,今天丢人丢大了,哎。”

    郝胖没想到,本来是想爬人家床,最后却差点丢了命。这事儿闹得。

    郝胖跟黑大灰溜溜的离开,明寻依轻轻坐到床上,口中开始自言自语:“项北,药师当中没听过如此一号人物,可他是怎么知道母血草的作用呢。”

    明寻依想不通,而此时黑大跟郝胖一边往回走,黑大一边献媚不断:“王子殿下,没想到你是宣天王子。这太难以想象了,先生竟然用王子当护卫。此事我保证不会去乱说,王子可千万别杀我。”

    “不杀你简答啊,把你闺女献给本王子。”

    “这”黑大愁住了。

    “逗你玩呢,不给就不给,本王子稀罕啊。大光头放心,不会杀你的,你这大光头这么好玩,杀你干啥。就是可惜了,今晚折腾来折腾去,还得回去折腾红桃二。”

    “王子你轻一些,动静太大了,木房子隔音不好。”

    “滚蛋,她要叫那么大声你怨我?再说了,就是声音大些才好玩嘛。你别叫我王子,就当不知道,否则我真杀人灭口了。”

    “好,那就郝公子。我就是提醒公子保重身体。”

    “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你提醒。你赶紧给我想想,这村子里还有没有长得好看的女人。”

    “年轻的丫头还有两个,但怕入不了公子法眼。”

    “那就别提。”

    郝胖跟黑大聊着回到家中,郝胖回到房间,直接把红桃二抄起来放到床上,花布棉袄直接撕开,双手隔着红色的肚兜,抓到不算很大的胸峰之上。在红桃二羞涩的喘息中,伏下身子用舌头打开她的双唇探入其中。这家伙吃野食儿没成功,就把全部力气都用在这丫头身上了。

    隔壁屋子里,妮子捂上耳朵,一脸不满:“爹爹,能不能让他去别家住,这什么声音啊。”

    “妮子忍一忍,得罪不起啊。这个家伙的身份,比我们家主还吓人呢,以后千万别叫什么胖子,不愿意理他,也对他客气点。”

    “我知道了,他占了爹爹的房间,爹爹你睡哪啊。”

    “我在你屋子里打个地铺吧。你先睡,我院子里待会儿。”

    黑大离开屋子,把房门关上之后,就贴着墙边上坐下,仔细听着郝胖屋里的动静。这个男人也不容易,老婆死了多年也没碰过女人。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落雪城之中,项北早上醒来,发现楚怜惜又来了。

    项北受不了:“别老忘我的屋子里跑行不行啊?”

    楚怜惜掀了他的被子:“赶紧起吧,我都等你半个时辰了。”

    “不可能,你肯定刚过来,否则早把我祸祸起来了。”项北才不信她的鬼话呢。

    楚怜惜被揭穿谎言,只好承认自己的确也是刚起。说完问项北,就这么天天晚上光着屁股睡觉啊?

    “谁说的,我这不穿着裤衩呢嘛。”

    “有伤风化,好歹穿个底衣啊。”

    “我有伤风化?你一个大姑娘家就这么赤果果的占我便宜,你竟然说我有伤风化,我看你真是不打算嫁出去了。”

    “哼哼,那你还不高兴,嫁不出去便宜你。少些废话吧,卫国楼的家伙们到了,我带你去看乞丐?”

    “看乞丐?”

    “哈哈,那帮家伙跟乞丐差不多了,之前不是一帮人晚上跑去追土匪了嘛。结果跑出去就迷路了。土匪们找到郑丰收,郑丰收带人把钱交了,土匪们才把那帮人带出来。毕竟是土匪啊,主要目标还是钱,他们并没有再次死人。现在那帮家伙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了。正商量着从那什么复**手里抢钱呢。我来找你看热闹,我对你多好。”

    “感谢,以后有热闹我一定也叫上你。这事儿的确有意思,去瞅瞅。”项北穿好衣服,跟楚怜惜来到楼下。一帮家伙赶紧起身施礼。

    楚怜惜告诉他们:“你们准备找复**抢钱,但据我所知,复**跟城内的城主是轮流来干这事儿的。今天复**不一定会来,你们先去找城主抢点算了。”

    郑丰收开口:“一切作乱之人我们都要铲除。”

    “嗯,那你们吃点饭就去吧,这顿我请你们吃,回去记得跟你们老爹老妈说我个好啊。”说完,楚怜惜叫过老板:“给他们上馒头咸菜,别的我请不起。”

    “是”老板答应着去准备,楚怜惜告诉他们:“别觉得馒头咸菜不好,现在城里酒楼吃棵草都死贵,都是那城主重税逼的。住一晚上就要一个金币呢。”

    一帮人赶紧感谢楚怜惜,表示不会嫌饭不好。现在他们都快饿死了,本来带的干粮就只够走过乱石滩,结果乱石滩里耽误那么久,早就没得吃了,哪还会嫌弃。

    宋玉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城主太可恶了,让物价这么高,今天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二王子你说是不是?”

    二王子看一眼楚怜惜:“我听楼主的。”

    宋玉冷哼一声:“楼主一介平民而已,王子你真是的,哎。”

    这家伙明显吃亏还太少,到现在还没接受教训呢。

    楚怜惜跟项北对视一眼,都是露出笑容。他们很肯定,这帮人还是没有可能把事情搞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