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左蓝心安
    一帮人吃饱了饭,便往城主府而去。楚怜惜叮嘱他们,到了地方不准说出自己在这里,告诉郑丰收,谁要是敢乱说,当场斩了。

    一帮人纷纷应命,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往城主府而去。楚怜惜问项北:“你说他们能做到什么地步?”

    项北要了早饭,告诉她:“我昨天去打听了,城主叫金阳,是买官来到这里的,已经在这里干了十年,恶事没少干,却安然无恙。说明这家伙最擅长那些收买的事情,我估计这帮家伙会被买通。”

    “不至于吧,二王子还在呢,他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帮人被买通?”

    “二王子也是过惯了好日子,来这里没有好吃的,没有女人。要不是害怕你,说不定自己都变土匪了。只要那金阳给他个合理的说法,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那金阳不傻,钱财早就藏起来了,他们抄家也抄不出什么,还不如拿钱走人,去专心对付土匪。”

    “那就太让人失望了。”楚怜惜有些难过,眼看都是官二代,将来再怎么没出息,在家族势力之下,也能混个小官当当。可都这德行,让他们当官这不是祸害老百姓嘛。

    说完,楚怜惜就往楼上走去。项北问她干啥?楚怜惜回答:“没事儿,回房间写个锄奸文书,等卫国楼的家伙们搞不定,就该我们出手了,提前把道具准备好。”

    项北挑挑大拇指。

    而此时另一边蓝海国内,左蓝也接到了项北传来的讯息,一看之下当场松了一口气:“我怎么没想到。”

    闫欣正陪她吃饭呢,问她没想到什么,她的情郎怎么回复的,是有办法了对不对?

    左蓝没有回答,而是问她:“你记不记他身边得那个胖子?”

    “胖子?记得啊,怎么了?”闫欣不知道左蓝干嘛突然提起一个护卫。

    左蓝告诉她:“那胖子可不得了,他是宣天的王子。”

    “不是吧?”闫欣被吓一跳:“这项北厉害,弄个王子跟着当手下。我大概明白你什么意思了,这项北手眼通天啊。”

    左蓝挂起了难得的微笑:“项北是挺厉害,连王子都对他毕恭毕敬。他跟我说了,给我二十天的时间去把所有的东西换成钱,二十天以后,宣天国王会召见我。到时候谁还能拦我。你快些吃,吃饱了去继续售卖我的产业。”

    闫欣点头:“我知道,我也会会买一些,难得你便宜处理,不要白不要,我也要当生意人。”

    “看中哪个铺子,你自己留下就是,说什么买。”

    “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好姐妹嘛,总得给你留下点啥,别把我忘了。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别再便宜售卖,全部正常价格,甚至可以加一些。”

    闫欣问为什么?难道她不怕二十天卖不出去吗?

    左蓝告诉她:“不怕,因为我这些铺子都是挣钱的。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大买家,他肯定要来抢着买。那我就不能便宜卖了。”

    闫欣问是谁?

    左蓝摇摇头:“不能告诉你,之前我是有些着急了,差点上当。你就按我说的做就行。”

    “好”闫欣也不再多问。

    左蓝告诉闫欣:“你自己吃吧,吃饱了去干活。我回房间,给大王子发个消息,他这次可能要失望了。”

    信中项北明确表明,不会给大王子提供任何帮助。还让左蓝别再跟大王子来往,他得传讯解释一下才行。

    而此时在王宫之内,国王结束议事回到书房,八王子已经在等着。

    国王在书桌前坐下:“怎么样?你三姐在做什么呢?”

    左迄回答:“禀父王,三姐很配合,不离开别苑一步。她的所有产业都已经挂牌出售,我已经派人装作买家,前去收购。”

    “好,蓝儿这些年也是辛苦了,经营起这么大的产业,可不能落入外人之手。姑娘家家的,就该净身嫁人。把这些铺子全买下来,将来可以增添一笔很大的收入。这次有些对不起她了,你将来接替了我的位置,要好好安顿她,不得报复以前之事。”

    “父王放心,三姐这次助我甚多,我定知恩图报。”

    “嗯,吕昌那边如何了?寒度被破,他们退回去了吧?”

    “吕昌求我方出兵,因为天龙一直在增兵,大有开战的意思。”

    “天龙厉害,如此轻易破了寒度,让我们很被动,你怎么打算的。”

    “作为盟国,我们有理由在边境增兵,震慑天龙,声援吕昌。我估计天龙也不敢真打,我们只要跟着吓唬他一下,也就相安无事了。”

    “嗯,我现在担心的是,寒度那边会不会把我们四国联盟的事情告诉天龙。如果寒度国王将此事交待,那天龙就会清楚,连云霄都要犯境,会在夏天来临之前,在金色大河做出部署。那才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请父王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寒度不会说出去的,因为在之前我就请了几位寒度王子,在我们蓝海享受荣华富贵,我们的蓝海的生活,比他们寒度那点地方可好多了。而且寒度境内我另做了安排,天龙打下寒度,也许会成为一个烫手山芋。”

    “哦,这怎讲?”

    “我准备在寒度制造混乱,人民长期生活在混乱当中,生活无以为继,便会拿起武器。这样就能生出一些当地的反抗组织。如此便可牵制一部分天龙的兵力,去平乱镇压。”

    听到这些,国王露出满意的笑容,说他做的很好,不枉费自己对他的信赖。

    这俩家伙挺能盘算,原来左蓝所谓想起了一个大买家,就是王室本身。左蓝的确不笨,之前是因为没有得到项北的回复,所以满心思担心。现在项北已经想出了主意,她不担心了之后,一个精明生意人的状态也就回来了。

    她第一时间想到,自己手里的产业都是挣钱的。王室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流入他人之手,所以一定会派人买下。那所谓的一千万金币,其实就是想夺了她的产业。所以毫不犹豫的告诉闫欣加价销售,这女人的确是聪明的没谁了。

    在左蓝这边,二王子虽然不会吃亏,但也绝对赚不到任何便宜。而在天龙那边,他信誓旦旦的以为天龙还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人家也早已清清楚楚他的阴谋。

    这个倒霉的家伙,他的确很聪明,但可惜他遇上的对手更加聪明。注定将是诸事不顺。

    而另一个蓝海的重要人物,大王子左继,此时也是气愤异常。左蓝发来的讯息已经收到,左蓝明确告诉他,项北拒绝了请求。更加告诉他,以后不会参与他的事情,请他另做打算。

    左继将信烧掉,深深叹气一声:“另做打算,我该作何打算。难道真的要等,等到蓝海兵败才有我的机会?我还要继续替天龙通风报信不成?”

    大王子可是要纠结死了,他想不明白左蓝难道就甘心把自己的钱全部上交,眼睁睁的看着对手得势?

    他想不明白,更不知道人家左蓝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吃着点心喝着茶,一点都不愁,就像项北信中说的,放轻松,该吃吃该喝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