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卫国楼行动
    落雪城城主府,城主金阳端坐家中,手中是管家递上来的账目。他正仔细翻看。

    管家告诉金阳:“老爷,复**今日怕是不会来城里了,我们要不要再把城府兵全都派出去收税?”

    金阳看他一眼:“不收了,家中钱财可是已经换成钱票藏好?”

    “都已经兑换完成,都在三夫人手中,三夫人已经住进客栈,有您最得力的两名护卫跟随保护。”

    “嗯,好,藏起来了就好,我们准备走。国家亡了,城主也要换人了,我可没有义务在此处交接。”

    “老爷,走这么急吗?天龙的部队还没有到王城,等天龙对寒度完成了接收以后。才会开始分派城主,到那时候我们再走也不迟。现在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搜刮一番。”

    “你知道什么,我为什么让你把钱藏起来,因为我得到消息,天龙派出了安民的队伍已经来了寒度,估计第一个就会来我们落雪城。现在差不多该到了,我可不想钱没花掉先被他们杀掉。”

    “竟然有此事,那我们何不现在就走?”

    “来不及了,先把他们打法了,夜间再走。现在走城卫军也不会让我出城,我得打点他们一下。”

    金阳刚说完,门外传来一阵打斗之声。金阳赶紧把账目放到管家手中:“拿着,后门离去。”

    “是”管家拿着账本离开,而此时一个士兵跑进屋子里来:“大人,一帮不知道哪来的武者闯入府中。”

    “不要阻拦,请他们进来。”

    城主说完,一个士兵摔进了屋子里,郑丰收一行人出现。宋玉大咧咧的开口:“不用请了,我们已经进来。”

    金阳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几位好汉,不知道各位好汉为何突然闯我城主府内。”

    郑丰收开口:“寒度已经投降天龙,我们乃是天龙国主亲自指派来此处做安民之事。听闻你在城内私加重税,抢夺民众钱财,可是有此事?”

    城主一副冤枉的样子:“各位大人饶命,我也是无奈之举。”

    宋玉问他何来无奈一说?

    金阳回答:“各位大人初来此处,也许还不知道。寒度土匪组成了复**,时常进城扰民。作为城主,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可是如今寒度降于天龙,我这城主府眼看也要被替换,此时很难再行使我城主的权利。众多府兵,我却调派不动,只能在城内加税,以重金驱使,前去对抗复**,也好保民众安稳。”

    “这么说你还是好心?”

    “小人不敢居功,但我真的无心贪财。各位大人能来此处,我也就放心了。我愿把收来的钱财,交给各位大人,还有我的城府之兵,也交给各位大人。相信各位大人,一定比我更容易清除那复**的匪盗。”

    金阳说完,取出一张钱票:“这是五百金币,是我近日收来税款。请各位大人收下,早日将匪盗杀光,还落雪城安宁。”

    金阳把钱递上,宋玉看一眼二王子,二王子转过头去。宋玉直接将钱接下,问金阳怎么这么少?

    金阳回答:“大人明察,这已经是全部。寒度不比天龙,寒度贫穷异常,本就无多少钱财可收。另外大人们应该可看到了,这城内如今都是关门闭户。因为复**的进城骚扰,很多人都已经离城而去,躲到了乡下,根本无钱可收。”

    宋玉点头:“那我就信你一回,以后切不可再私自加税。”

    “是,各位大人放心。我把城府兵都交给各位大人,想收税也没人帮我去收。各位大人不如就住在此处吧,看我表现,也省的各位大人对我的话有所怀疑。”

    宋玉冷哼一声:“我们哪有时间,我们的任务是平定寒度境内所有动乱,不是只有你一个落雪城。告诉你的士兵跟我们走,我们要去寻找复**予以铲除。你知不知道复**老巢在哪?”

    “是,几位大人辛劳,是我多言了。复**藏身何处我不知晓,但定在城外不远的山野当中,也许城卫军能知晓些什么,各位大人不妨去问他们一下。我这就去召集城府兵,他们都在府营之中,很快便到。”城主赶紧跑去安排。

    事情很顺利,一帮卫国楼的家伙都感觉自己很帅呆,一出场就把城主吓趴了,乖乖交上钱财。离开城主府,宋玉将金票递给二王子:“我们这下有钱了。”

    二王子一本正经:“这钱与我们没有关系,除了保证生活之外,剩下的要全部用之于民。”

    “是,王子说的是。”宋玉拍着马匹。

    郑丰收则皱起眉头:“二王子,容我多说一句,我不觉得这点钱就是这城主搜刮的全部钱财。”

    二王子还没回答,宋玉呵斥一声:“你懂什么,我们何尝不知道这些钱财不是全部。可若是真的把那城主杀死,消息传出去,以后我们如何再降服其他城池的城主。说不定那些城主会跟复**合作,共同对抗我们。”

    二王子告诉宋玉,不得对楼主无礼,同时他也劝说郑丰收:“楼主,我觉得宋玉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我们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对付复**上,而不是各城的城主,那样我们很难行事。而且这城主也算是有收税的正当理由,如果杀了,说不过去,有滥杀嫌疑。他们还是留着新的城主到任,再加以审查为好。”

    郑丰收点点头,不再多说。他知道这帮家伙都怕穷,能有钱花他们就什么都好说。

    郑丰收告诉他们:“去城楼之上,询问城卫军敌人在哪?另外贴出安民告示,告城中民众安心经营劳作,不再会有重税,不再会有匪盗进城。”

    没人搭理郑丰收,最后还是二王子主动应命。

    而此时吃饱饭的项北跟楚怜惜正在逛街,看着卫国楼一大帮人,带着几十个城府兵往城门跑去,楚怜惜说不错,还知道收编城府兵壮大人马,就是不知道城主怎么样了。

    项北告诉她:“恐怕不是他们主动要收编,而是城主主动送他们的。连人马都送了,这城主要跑路。晚上出城劫他,第一笔生意来了。”

    “好,到时候看我的,就咱俩去。”

    “你拉倒吧,咱俩去,指望你那三块钱的元法之技,弄出来都被人家砍三截了。那城主是个武者,比小雷雷差一些。到时候让他们俩打,我们旁边加油。”

    “有点欺负小雷雷吧。”

    “小雷雷不就是留着欺负的嘛。”

    “也对,那本上公主就不亲自动手了。”楚怜惜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