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求助郝胖
    郑丰收带人去城墙上的城楼内找到纳火,表明身份以后,询问他知不知道复**的匪盗们藏身何处?

    纳火表示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据我所知,你夜间都不关城门,难道不是为了给他们提供方便,你跟他们该是有利益联系的吧”郑丰收质问。

    纳火回答:“他们从来没在夜间来过,跟我开城门有什么关系。我开着城门,只是为了对新主天龙表达我甘心臣服的意思,我要开门迎主,等待天龙人员的随时到来,就比如各位。”

    这马屁拍的,让一帮家伙又开始骄傲了。宋玉说他态度很好,但问他为什么不在复**前来之时与之交战,反倒是放任他们作乱。

    纳火回答:“几位大人应该也能看到,如今这城墙之上就只有我等百人之队,武器更是连弓箭都没有。我等可不敢随意下了城墙与之交战,万一城上被占,那整个城池就等于被占领了。作为一名指挥官,这种时候,我应该做的是死守城上,而不是下去与其短兵相交,那是城府军的事情。城主大人也明确表明,会带领城府军与他们对战,并不需要我。”

    一帮人觉得有道理,这城墙可不能被强盗占了。就这几个人,不能随便下去也是对的。

    二王子问郑丰收该怎么办,现在对于敌人的藏身之处没有一点线索,该怎么找?

    郑丰收回答:“不管怎么找,总得出去找。此处由这纳火负责给我们盯着,复**来了联系我们。”

    郑丰收将自己讯珠交给纳火,命令他:“若发现匪盗到来,立刻给我们传讯。看你也是个不错的武者,若是做的好了,也许还能接着军中任职。”

    “是”纳火应命。

    郑丰收告诉所有人:“随我出城,沿官道先探查一番。”

    一帮人出城而去,纳火露出冷笑之色:“做的好了,还能接着军中任职。那是你们不知道,漫雪原一战是我在风道谷指挥。若知道了,恐怕现在就会杀了我吧。我该是去问候一下金城主了。”

    自言自语的说完,纳火下了城楼,往城主府走去。

    时间一点点晚了,下午吃饭之时,郝胖带着黑大也赶了回来,同行的还有红桃二跟妮子。因为妮子有病在身,还专门给俩女人雇了辆马车。

    看到这阵容,项北问黑大搞什么呢,难道两个闺女?

    黑大说不是,生病的是自己闺女,另一个是郝胖丫鬟。

    项北好笑:“胖子你行啊,一个护卫配上丫鬟了,让人听着以为咱项府福利多好呢。”

    郝胖说“先生你抠门用不着讲的这么光明正大吧,我这么胖,这么富态,配个丫鬟没人说啥。”

    “嗯,反正你自己花钱,我才不管呢。”项北目光望向妮子:“你就是黑大的闺女啊?”

    妮子施礼:“见过家主。”

    “甭客气,我就是好奇胖子怎么没打你的主意,多漂亮的田野小清新啊,我看了都喜欢。”

    项北这话让郝胖郁闷:“先生,不是我没打主意,是人家看不上我。人家说了,先生人好,要来给先生做丫鬟,伺候先生舒坦,就等你同意呢。”

    “同意,前日我还跟夫人商量,要多雇佣几个丫鬟来着。黑大带你闺女上楼休息吧,可惜多开一个房间就多花一个金币啊。”

    郝胖说是够黑,自己买个丫鬟才五个金币呢。告诉项北,既然来了寒度,趁便宜多买些回去。过了这地界,可就没这个价了。

    几人正说着,老板走过来:“各位,从今天开始房价降至每人一个银币一晚。咱落雪城来了天龙的人,已经将城主废了,城主的府兵都已经被他们带走,城主再也没有办法收税了。墙上已经贴出告示,我们恢复正常经营,可惜那城主作恶多端,却被放过了,他要是死了,那才大块人心呢。”

    老板一脸遗憾,楚怜惜告诉他放心,城主活不了多久。总会有大侠去收拾他,会还百姓一个公道一个痛快的。

    “希望如此吧。”老板没什么信心,说完便退了下去。

    项北告诉郝胖坐下,问他这次去收获如何?

    郝胖取过身后的袋子:“母血草都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被我炖着吃了不少。至于那带蛇根的,一共只有七株。”

    项北听得好奇:“你怎么知道那叫蛇根,你走的时候我没跟你说啊,谁告诉你的。”

    “这就要跟先生说第二件事了,这次去我还碰到了一个老相识。在黑风峡之时,下药坑过我。我就想报复她,结果差点被人家干掉。”

    “什么人这么厉害?”

    “一个女人,在村里化名李萱。事实上是大陆上最年轻的高阶药师名字叫明寻依。我是从她那里知道了这种草,她对先生很有兴趣,因为她说知道这母血草作用的人不多,知道这蛇根的人更不多。她该是把先生也当成高阶的药师了,说有空会去拜访你。”

    “如此人才,你怎么不带回来啊。”

    “我又弄不过人家,我怎么带。我邀请她去宣天高就都不乐意呢,高人都有脾气。”

    “也是,高人都有脾气,难得会有跟我一样随和的。那就等着吧,等着她去找我们再说。这事儿不说了,胖子我有个忙要请你帮。”

    “先生有事你说就是,何谈要请。”郝胖说完,让红桃二先退去,问项北什么事情?看项北的样子,他就明白,这事情估计还挺大,不宜让他人听去。

    项北告诉他:“左蓝的事情,那倒霉妞有麻烦了,需要我们这些侠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

    项北详细给郝胖讲述了左蓝遇到的事情,问他能不能想办法,从宣天国王手中,弄出一纸诏令,派人去把左蓝从蓝海城中带出来。

    郝胖听完笑起来:“我以为啥事儿呢,就这点事儿啊,简单。用不着我那国王爹,要是用了他,那你不就欠他人情了嘛。找我妹妹就行。”

    郝胖拍着胸脯保证,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让他们放心。

    项北则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妹妹?”

    郝胖点头:“对,我妹妹,让我妹妹偷了王印,假传王谕,一切不就搞定了嘛,王谕她爱怎么写怎么写。”

    “没见过你这么坑妹妹的。”项北受不了,假传王谕,在任何国家都是大罪。这要是被发现了,那可就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