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一雷上
    纳火取出的账本,正是白日里城主府内的管家所持的那本。

    金阳拉马停下,已经笑不出来了:“看来我的管家出卖我了,你想干什么?”

    纳火一脸恶笑:“不瞒城主,我在军中已有五年,却未能攒下任何钱财。如今眼看要流离他国,想弄些盘缠路上用。”

    “就知道你小子突然来找我一起走是没按好心,简直是找死。”城主说完,从马背上抽出剑来便是一跃而起。

    纳火也是在马上一拍,整个人腾入空中,抽出刀来。

    与此同时,两名护卫也是纷纷上前帮忙。身上各亮出一层气甲,都是气甲一重之境,比城主稍微差一点点。

    楚怜惜搞不懂:“纳火跟城主都是气甲二重,人家城主还有两个帮手,他怎么就敢一个人搞人家三个。”

    “那金阳也是这么想的,但纳火敢这么做,自然有理由。一雷准备上,他们战斗会很快。”

    项北的话让人搞不懂,而战斗那边,只见金阳与纳火对攻一招之后双双飞退,而就在此时,两个护卫冲上前来,没有攻击纳火,反倒是将手中武器从背后一起插入了金阳体内。

    金阳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了二人一眼,然后便是一声大吼,将二人刀兵震断,反手一刀砍出,两名侍卫身上气甲被破,摔落到地面而去。而也就在此时,纳火手中大刀砍出,强劲的刀芒从背后落到金阳身上,将金阳一分为二。

    杀掉金阳,纳火来到马车之前,掀开其中一辆马车:“三夫人,把钱都交出来吧。李管家在前方等你,我帮你杀掉金阳,你们两个可以放心的远走高飞了。”

    三夫人将钱票取出,全部放到纳火手中:“谢谢纳大人出手,有缘再见。”

    这三夫人说完,纳火一刀将车夫杀死,三夫人自己驾车离去。

    纳火告诉两名侍卫:“将其他人杀光,随我投奔复**,复**背后势力绝对值得我们投靠。”

    “是”两名护卫捡起地上的断刀。金阳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女儿跪下地来:“大人饶命。”

    话音刚落,脑袋便被斩去。然后就是马车中传来惨叫,妇女孩子都被杀死。

    楚怜惜感叹:“老项啊,这就是你说的烧脑大戏吧。管家跟三夫人有一腿,所以跟两个护卫一起串通纳火出卖并干掉了城主。这金阳真倒霉,娶了个什么老婆,找了个什么管家啊。我个人觉得,那管家跟那三夫人更该死。”

    “郝胖不是追上去了嘛,我们要做的是杀掉这几个,雷雷上吧。一个打三个,你应该行。”

    风一雷说行,他们最厉害的纳火不过气甲二重,自己对付足以。虽然只是气甲三重,但能跟跟气甲四重一战,没问题。

    项北让他行了,别吹牛了,赶紧的吧,再吹人家跑掉了。

    风一雷点点头,从树林中走出来。前方三人刚准备走,看到风一雷立刻警觉:“前方什么人,在干什么?”

    “纳火,好久不见,我在这里撒泡尿。”说着话,风一雷抽出刀来往他们走去。

    离得近了,纳火也看清了。当场一惊:“风一雷,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了,撒泡尿,正好赶上了路见不平。”风一雷说的轻松。

    楚怜惜好笑:“雷仔什么时候也这么幽默了?”

    项北说:“男人嘛,平时跟同事无聊,就满嘴荤话。再老实的孩子,时间长了也被带坏了,正常。”

    “那我们还在这里躲着干什么?”

    “我们躲着,敌人才有信心一战啊。可以让雷仔打的痛快,我们要是出去,他们看到楚叔,肯定直接投降了。”

    “雷雷那是什么刀啊,怎么在夜里感觉还有隐隐的红色呢。”

    “不是跟你说过嘛,去蓝海的收获之一,雷仔起名火刀,这是第一次用。”

    此时风一雷已经走近三人,三人互相看看,互相点点头。纳火冷哼一声:“风一雷,凭你一人,就想杀死我们吗?”

    风一雷站定:“当初我在雪暴中杀死你哥哥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跟你一样,你哥哥也带了两名气甲一重的手下。”

    风一雷一副很能打的样子,三人也不再多说,同时一个箭步上前,身上气甲亮起,各自施展武技劈砍而来。

    刀芒剑芒激射而至,风一雷则是不慌不忙。根本未使出气甲,身形原地旋转之下,体内玄气冲击而出。一个扇形的护罩从身前一划而过,而三人的攻击也恰好落到这闪现的护罩之上,所有力量被带偏而去。

    防下一击,风一雷立刻反击,迎着三人冲了上去。

    躲在树林中的楚惊天喝口酒,很是满意的品评:“雷小子不错,刚刚以力卸力之术恰到好处。纯凭护体防御,三人攻击他会很累,如此一招卸力,等于将三人攻击带偏,所以看似护罩,其实不是。”

    项北撇嘴:“看不懂,我就服这小子打架不用气甲,太彪了。”

    “风家武技本就讲究以功为防,破敌之防,火刀破甲之技就是这么来的。你看他这不用了。”

    只见风一雷手中大刀舞动,原本只是有些发红的火刀突然呼的一声燃起火焰,火焰升腾之中,强劲的火气飞了出去。

    这样的情况把楚惊天吓了一跳:“什么鬼,火刀破甲能这么猛,那些火气不全是他的力量而来。”

    “是那把重刀,那刀搞鬼,否则他也不能喜欢的跟自己老婆一样。”

    项北说完,就见锋利沉重的火气一下子轰击到了三人身上。两个侍卫身上的气甲当场破去,纳火的气甲也是破掉一重。

    一次攻击三个,能有如此战果已是非常稀罕,这些力量可是非常分散的。

    三人齐齐后退之中,风一雷手中大刀突然砍到地面之上。

    “地火斩。”

    一条裂纹从砍落之处出现,延伸到三人脚下。三人都是立刻左右拔高而起,却不想一片灼热的气浪从地面之下冲出,两名侍卫被直接掀翻。纳火也是身形不稳,堪堪躲避开来以后,连连后退。

    风一雷绝不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趁着两名侍卫被掀翻之际,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两名护卫同时甩出手中刀兵,风一雷身上突然亮起三重气甲,任凭刀劲砍到身上,却是不闪不避,直接冲到敌人身边,一刀斩落便是两个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