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没收夫人一名
    纳火眼看帮手身死,根本无了再战之心,身形一个起落没入树林当中逃逸而去,风一雷毫不犹豫的紧跟而上。

    刚窜进树林,前方奔逃中的纳火突然一脚将一颗粗壮的树木踢断,向着风一雷飞来,意欲阻挡他的追击。

    风一雷手中火刀劈砍,飞来的树木还差了三五米便从中间分成两半。脚下再次发力,一跃追上纳火。

    纳火回身迎击,毫无花哨的一刀砍来。

    “信风游”

    风一雷施展身法,身形突然一花,往旁边躲闪开去。纳火一击落空,再寻到风一雷身影之时,风一雷已经在他身前。

    风一雷拦阻在敌人身前,便是一刀挑出,红色的刀芒划出一个光弧攻击而来。纳火仓促之间横刀挡下,庞大的力量却让他无以招架,直接摔落出去,砸断树木两棵。

    风一雷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是紧跟而上,从脑袋顶上一刀劈下去,将纳火分尸两处,死状跟那金阳一模一样。

    项北他们也早就不躲着了,已经跟进林子里,看他们打完,楚怜惜立刻上前收获战利品。从尸体腰间解下布袋,翻出钱票之后就开始哈哈大笑。

    “老项,回本了,一张就能回本,全是千币金票。有三万之多,干了这一票就达到我们小目标了。”

    项北叹口气:“一个落雪城的城主,竟然能搜刮这么庞大的身价,都说寒度穷,看来穷的永远只是老百姓啊。”

    楚怜惜说不对,这是两个人的身价,当年纳火也是三千指挥长,肯定也攒了不少钱。虽然不能都带着,但也该有几千吧。

    项北说不管那些,钱越多越好。

    楚怜惜则犯起瞅来了:“我写的文书中只列出了城主的罪状,这纳火不在计划当中,我没写。怎么弄,现在写吗?这黑咕隆咚的会不会影响发挥,我那优美的字迹能全部展现出来吗?”

    项北说没关系,这纳火的死还不能让人知道,只有城主的罪状就够了。说着蹲下身子继续翻找,楚怜惜问他找什么,为什么这纳火的死还不能让人知道?

    项北取下一个小布包打开,一块薄薄的玉片出现在手中:“他的讯引,听起来他跟复**有联系,这讯引我们能用到。”

    说着又取出几枚讯珠:“这些讯珠,应该有一枚是卫国楼的人留下的。郑丰收出去寻找复**,肯定会给他留下讯珠,让他在城内监视,复**如果进城好通知卫国楼的家伙们。其中应该还有联系复**的讯珠,有没有什么办法分辨出来呢?”

    楚怜惜取过讯珠跟讯引,告诉他只能排出掉纳火自己的讯珠,别的不能分辨。说着两者互相摩擦,亮起光芒的两枚扔掉,告诉项北,这两枚讯珠是纳火自己的。剩下三枚肯定有是有一枚用来跟复**联系的。

    “先收起来再说吧。”项北将剩下三枚讯珠收好,掀起纳火的袖子:“妈的,连个战兽都没有,我还指望他能有个利剑鹰什么的,我也好弄个鸟玩,死胖子答应给我弄到现在没给我。”

    说完,让风一雷把尸体拉到林子深处扔掉,别让人发现了。

    风一雷一只手抓住一半,往林子深处走去。项北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用战兽打架?

    风一雷回过头来:“用战兽战斗,对自己练功没好处。”

    “哦,知道上进就行。”项北很满意。

    跟楚怜惜走出树林,项北问楚怜惜,战兽挺难弄吗?为什么很多武者都没有?

    楚怜惜说是,战兽都是人类养大的才好用,可是战兽难养,没那么容易就养活。而强行捕来的成年战兽,除非力量比战兽强很多,否则控制不了。而本身比战兽强很多,又没有用战兽的必要。像风一雷的战兽就是养大的,风府有专门负责养战兽的,一般风家之人成年之后,只要参与了工作,都会有。

    项北了然了,他们走出树林,楚怜惜把凤鸣阁的标志,跟他写的文书都放在金阳的尸体上。项北问她写了啥玩意儿?

    楚怜惜不答,项北自己蹲下身子瞅起来——金阳落雪城主,国乱之际,私收重税,欺压民众,致民不聊生。灵玉阁替天行道,判以死亡。

    项北说不错,有那么点意思。而这时候郝胖也回来了,一回来就骂骂咧咧:“真没想到,那个管家竟然还是个武者,费我半天工夫。”

    项北一脸怀疑:“多厉害的武者啊?”

    郝胖说气甲三重,自己打了半天才把他杀死。

    项北这就不信了:“你拉倒吧,气甲三重用得着跟纳火合作,把钱都让给纳火。我看那三夫人长得不错,你去了这半天,不会是去行那奸杀之事吧?”

    “没有,怎么会,我不会那么品德不高尚的,那是恶徒之为。”

    “那你老实讲,干什么了?”

    “真没干啥,我就是把那三夫人放了。”

    “放了?”

    “嗯,挺好看一个美娘子,我下不了手。而且她小嘴很甜,威武英俊说了我半天,我怎么好再杀她?所以友好交流一番之后,就把她放了。”

    “友好交流,死胖子你就永远忘不了干那龌龊事儿。小心点别怀上了才好,你可是宣天的王子。”

    “没事儿,我做了措施的。先生夫人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郝胖不想再跟他们多说自己干的好事儿,楚怜惜踏上一个最干净的马车:“干完活了,回去吧,以后少带胖子出来,干些啥玩意儿啊。”

    楚怜惜不满,而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马车声,是那三夫人驾车回来了。

    郝胖可让她愁死了:“不是放你走了嘛,你回来找死啊。”

    三夫人哭出声来:“我害怕,夜路太吓人了。公子你带着我吧,我自己走肯定路上被土匪绑了去。你带着我,我做什么都行,我什么活都会干,以前我也是城主的丫鬟。”

    郝胖说:“我可杀了你男人。”

    “我是被他逼迫的,他用强硬的手段夺了我的身子,还拿我家人逼迫我跟着他走。我跟他没感情。”

    “你家都有些什么人啊?”

    “还有父母,但我很早就被他们卖给城主了。”

    郝胖看向项北:“先生,白捡的,不要钱。”

    项北好笑,告诉楚怜惜:“你那文书中还应该加一条,没收城主夫人一名。”

    楚怜惜有些生气:“什么乱七八糟,都赶紧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