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他姑父
    听楚怜惜问起,项北取出扑克摆弄一下,做出一副高深的样子:“此乃我利用至高无上的命道之术测算而来。”

    楚怜惜大笑:“哈哈,老项你吹吧,使劲儿吹。给你个显摆自己聪明的机会你不要,那就别怪我无情的揭穿了。肯定是你从纳火身上拿到的讯引发挥了作用对不对?”

    “知道你还问。”项北觉得无趣,这楚怜惜讨厌。

    楚怜惜说:“我都说了嘛,是为了给你机会,显摆你聪明。是你自己非得瞎扯,怨谁啊。赶紧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项北指了指桌子上的讯条,楚怜惜拿起来看一眼明白了:“原来是复**想要这纳火帮忙干活,那你怎么回复的?”

    “我说纳火有事儿,但部队会准时到达。到时候我们带人去。杀他个措手不及。不过不着急,中午才打,藏鬼山又不远,吃完饭再说。”

    “你怎么调动城卫军?”

    “让胖子跟小九来啊,昨日卫国楼的家伙们,应该已经向城卫军表明身份了。胖子跟小九不是也有卫国楼的身份牌嘛,装一下卫国楼的人不难。你别担心了,到时候咱俩不参与,咱俩都不跟他们一起走,山外等着就行了。”

    “不行,本上公主要亲自出手,不是在山里嘛,那就来个山崩地裂。”

    “听起来好牛逼的样子。”

    “嘿嘿,凭我本事,其实也就滚些石头下去。”楚怜惜倒是不装,装也不成啊,到时候弄不出山崩地裂的效果,过后不得被笑话,还不如说实话。

    此时楚怜惜心情大好,项北告诉他还是省点力气吧,别把人自己人砸死了。山外等着别捣乱,就是对大家最大的帮助。

    楚怜惜问项北自己昨夜的担心,是不是有些可笑?他这么轻易就搞定了。

    项北说是,非常可笑,不过情有可原,毕竟亲侄子嘛。

    “嗯,是啊,毕竟亲侄子。他姑姑我心疼啊,跟他姑夫还是不一样,他姑夫就一点没感觉。”

    “他姑夫?”

    “嘿嘿,夫君你又装傻了。快走吧,妾身亲自给你喂饭。”楚怜惜揽住项北的胳膊,一副夫妻恩爱的样子拉着他出门。不过怎么看他姑夫都是受不了这艳福的样子。

    刚出门,他们就碰到了黑大跟妮子。妮子跪在二人面前:“小奴晚起,未能服侍家主与夫人起床,请家主与夫人责罚。”

    项北跟楚怜惜对视一眼,这丫jin ru角色倒是挺快。楚怜惜让她起来,告诉她不打紧,她能下床用不着别人照顾了就行了。告诉她先下去吃饭吧,一大早让她吓一跳,怪不适应的。

    “谢家主夫人。”妮子很乖巧,项北从楚怜惜手中把手臂抽出来,告诉妮子:“来扶着你家夫人,你家夫人貌似不拉着个人难受。”

    把楚怜惜的手递到妮子手中,项北赶紧逃跑,从楼梯的扶手上直接划了下去。

    楚怜惜看的好玩,告诉妮子不用扶了,自己又不是老太太。跟着蹲到扶手上,兴奋的叫着滑下去。

    妮子看向黑大,黑大笑笑:“先生跟夫人有些活跃,习惯就好,下去吃饭吧。”

    妮子愣愣的点头:“他们不一样。”

    楚怜惜跟项北下来,进到饭间之内。郝胖他们都在,而且已经叫过了饭菜,郝胖身边是红桃二跟那城主夫人在伺候着喂橘子,一边吃他一边问项北:“先生今天我们做啥啊。”

    项北皱起眉头:“胖子你能不能别这么**,吃个橘子还得别人喂。”

    “要不我找丫鬟干啥啊,先生你看的眼馋,让妮子喂你嘛,干嘛说我。”

    郝胖说完,妮子过来等候指示。

    项北告诉黑大:“带你闺女外面桌子上等着吃饭,我可没那么多毛病。”

    “是”黑大带妮子出去,郝胖从红桃二手里拿过橘子吩咐:“红桃二红桃三你们也都出去吧。”

    “是”俩人退下。

    项北说:“胖子你起名挺有文化啊,又多了一个红桃三。”

    “我也觉得自己起的名字很是不错,谢先生夸赞,先生你还没说今天干啥呢。现在他们都出去了,能说了不?”

    项北问他跟小九:“你们俩卫国楼的身份牌还有没有,我记得当初你们直接被我带走,没收回去啊。”

    俩人说有,问做什么用?

    “是这样,等会儿你们上城楼一趟,找到城卫军百人队的副队长”项北跟他们交代着,一边交代二人一边点头。

    项北说完之后,郝胖表示明白了,让他放心就好。没想到今天还有硬仗要打。

    项北说早着呢,这落雪城可能会成为他们停留时间最长的一座城池。

    楚怜惜问此话怎讲?

    “我猜的”项北并不愿多说。而这时候老板也拿了饭菜进来了:“几位客官,今日饭菜半价,大家多吃。”

    项北问他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儿子娶媳妇儿了?

    “比儿子娶媳妇儿高兴,几位客官还没听说吧,城主在城外被人杀死了。是被什么灵玉阁的人杀死的,真是好啊,这下只要复**再被天龙派来的人杀死,那我们就再无灾祸了,能不高兴嘛。”

    楚怜惜说:“看吧,我说什么来着,肯定有侠义之士会去为民除害,这下应验了吧?”

    “夫人说的是,夫人金口玉言,说了就一定实现。不过敢问各位客官,昨夜你们回来的晚,是做什么去了?”

    “拜访城中友人,这还要告诉你?”

    “不需要,是我多嘴了。几位客官慢吃,我去招呼别人了。现在城主死了,生意也开始有了,今天来了好几个客人呢。”

    老板高兴的说着,退出房间去。项北满脸欣慰:“这样多好,老百姓安居乐业,不遭那**之罪。”

    楚怜惜撇嘴:“刚发现你老兄这么悲天悯人,赶紧吃吧。”

    一帮人吃吃喝喝,外面妮子却在犹豫,妮子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问黑大:“父亲,这是给我们吃的吗?”

    黑大拿起一个鸡蛋:“是啊,不是放在我们这里干啥?”

    “可是我看先生他们也是吃这个,仆人怎么能跟家主吃一样的?”妮子怀疑老板是不是弄错了。

    黑大让她们都赶紧吃,吃完还得听吩咐呢。不要大惊小怪,有好伙食不吃,难不成还非得去找泡菜啊。

    妮子看看俩红桃,她们俩都开始吃了,这才跟着吃起来。她都已经好久没吃过像样的饭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