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藏鬼山异常
    吃饱喝足,项北站起身来说该干正事儿了,问冷高手肯定不去对不对?

    冷月擦擦嘴:“先生若是不需要我,我不想去。若不是上公主吩咐要一起吃饭,我可能都不会下来吃,这落雪楼的床还挺舒服。”

    跟想的没出入,项北摆摆手:“冷高手你随意。”

    冷月直接离去,楚怜惜说项北不对啊,应该是二夫人才对。

    “行了,别计较那个了。胖子跟小九,你们俩上城楼干活去吧。”

    “好”俩人答应着,离开落雪楼。

    项北喊过黑大:“老黑我问你一个问题。”

    “先生请讲”

    “藏鬼山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比如把人困在里面。”

    黑大说是,藏鬼山非常诡异,就算白日里阳光明媚,里面也是阴沉沉的,山间还有很浓的雾气,一旦进去,不是路特别熟悉的人,很难走出来,所以进去一定要沿路做好标记。当然,标记不能太明显,否则很可能会找不到了。

    项北问这是为何,标记不就应该做的明显一些嘛。

    黑大回答,藏鬼山里不干净,听名字就知道,有鬼魅作祟,太过明显的标记,会被发现清除掉。

    “你确定不是魂灵师?一般鬼魅之物,可无法显形。”

    “不知道。”

    “那雾气是什么雾气,这冷飕飕的地方,不应该是水汽吧?”

    “是水汽,藏鬼山有一条热水河,河面终年雾气升腾。这条河从地面涌出,最后流入地面之下,在热谷之内。当然,也不全是水汽,有时候会碰到魂烟,那可能就是要有鬼魅出没了。”

    “听起来很刺激,本来我都不想进去,现在看来不进去可惜了。”项北看起来很上瘾。

    楚怜惜让他想想清楚,这次他们两个可不是跟其他人在一起,进去不是很安全。

    项北告诉她放心,要说自己别的本事没有,对付这鬼魅之物还是会点的。不过得去准备些道具。

    “你老兄确定咱俩人能行?”楚怜惜对于项北上手打架提不起信心。

    “能的,放心。”项北却一点都不担心。

    此时楚惊天也开口:“怜惜啊,先生小子别的不行,貌似对付魂灵还真有一套,到现在夜灵还提起来就愤愤不平呢。先生小子一些简单的手段,就能让他对鬼物失去控制。魂灵师跟先生打,那就是有劲儿没处使。”

    楚怜惜问项北哪来这么大本事?

    项北一脸得意:“你们这世界上的魂灵不行,我老家人人皆知的皮毛道术就能对付他们。我老家的鬼比你们这些生猛多了。我这点道术,最多对付小鬼,碰上厉鬼啥的都不行,而你们这里恰好没有,哈哈。”

    “你最好别吹牛,我就陪你走一趟,不过我们不跟大家一起,万一迷路怎么办?”

    “迷路是傻蛋,我才不会迷路呢。走吧,上街。楚叔雷仔你们两个去跟郝胖一起走就行了,这次他是老大,打完我跟你们汇合。你们俩都带上面具,那样比较酷。酷不是开玩笑,一定要戴。”

    黑大问自己呢,自己怎么办?

    “你也想去吗?你打架不行啊。”项北有点看不上他那点战斗力。

    黑大说行的,对付普通强盗没问题,怎么说也是个武者。

    “那你去吧,跟他们一起去就行了,我是用不着你的。”

    项北说完,跟楚怜惜一起离开,上街去买东西。

    楚怜惜问他为什么这次要跟大家分开?跟着去应该也没什么,混战起来,让郝胖保护他们就行,不耽误多少。

    项北摇头:“不,不是这样,其实我不是担心混战起来咱俩添乱。我是担心你被认出来,我怀疑这复**背后的势力,是枯荣的人。是枯荣故意不让寒度安稳,时间久了,民不聊生,就会出现我说过的当地反抗组织,这样天龙会就得分出兵力来进行压制,陷入长期的骚扰战斗当中。要是一见面你就被敌人认出来了,那不就立刻打起来了吗,还怎么jin ru山中找到卫国楼的人以后,在进攻发起之时背后捅刀子?所以,我们只在打起来或者打完以后露面。”

    “这就是你让一雷也戴上面具的原因?”

    “对。”

    “那我也可以戴啊。”

    “不行,你在天龙出镜率太高了,而且性别的原因,就算戴了面具,也很容易被联想到。因为枯荣的人可能很清楚你在寒度。我们冒充的可是城卫军,军中突然出现一个女人,不怀疑才怪呢。再说了,我家夫人如此美艳,怎么能遮挡这美好的容颜呢。”

    “一不小心就被你拍到马屁,不过我喜欢听。你是怎么想到会是枯荣的人呢?”

    “因为我想不到别人了,能jin ru寒度地界的,就只有天龙跟吕昌。复**出现的这么快,那这敌人不是来自天龙,就是来自吕昌。从别的地方千里迢迢赶来不太可能。而吕昌只是个追随的角色,听从蓝海的安排,不负责具体的谋划。这种事情二王子不太可能授意吕昌来做,吕昌要做的只是正规战场上的配合。反倒是枯荣那边,有现成的力量可用,而且也是专业进行这些地下工作的。交给他专业对口,派人来威逼利诱,利用当地现成的土匪弄这么个玩意儿很容易。”

    “你说现成的力量,不会是那风琴吧?”

    “不知道,没法说。其实我还有另一个担心。”

    “什么担心?”

    “宋玉,这家伙表现的有点太过纨绔傻逼。他一直是跟在二王子身后拍马屁,一切都请示二王子。可现在二王子老实了,他却一点不收敛,依然我行我素,代替郑丰收做出指挥。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受到了他老爹的指示,要做内奸把卫国楼这帮人全送进敌人嘴里。除掉这些人,复**就没有危险了。”

    “那怎么验证呢?”

    “再说吧,打完问问他们是怎么jin ru藏鬼山的,是不是还是这宋玉自作主张。”

    “嗯。”楚怜惜点头同意,她看着项北:“你脑子什么做的,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

    项北回答:“夫人不是想不到,只是没有想而已。我家夫人玉体金贵,怎能费力去想这些小事。”

    “又被你拍到马屁了,这感觉爽。我们买什么啊?”

    “丹砂,我身上没带。玉剑,没有桃木降魔剑,只能用玉剑了,比铁剑效果好。蒸馏水,得去馒头铺找。此乃纯净之水,可破除魂雾。符文纸,这世界没有就用阴钱纸撒金粉代替。我估计是魂灵师作怪,无处可归的阴魂通常不会聚集,也看不到。幸亏我以前是写东方玄幻写灵异的,要一开始就写异界大陆还真没法嚣张了。不过写异界大陆真倒霉,竟然要自己跑来亲自参与。”

    楚怜惜听不懂,摇摇头不再多管,他爱买什么买什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