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整队出发
    另一边郝胖跟小九上了城楼,立刻被官兵拦下,问他们什么人?

    郝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此处谁是指挥长?”

    一个中年男子走来:“我是百人队副队长,两位是有什么事情?”

    郝胖跟小九一起取出卫国楼的牌子,郝胖问他认识这个吗?

    看到他们手里的牌子,副队长立刻施礼:“见过两位大人,昨日卫国楼的大人们来此,未见两位啊。”

    “昨日我们有别的事情,所以未与同伴一起过来。既然知道我们是天龙所派就行,你立刻召集所有城卫军驻守人员前来,准备随我出发攻击匪徒。”

    郝胖说完,副队长为难:“我们队长离去未归,临走之时命我们守在城墙之上,任何人不得擅离,还是等队长回来再说吧。”

    “他回来个屁,他有别的任务去执行,今天不会回来了。你是觉得我说话不管用吗?是一定要耽误我卫国楼办事,等我天龙接管寒度以后被斩首吗?”

    郝胖语气冷厉,副队长吓了一跳:“不敢,绝对不敢。”

    “不敢就好,立刻召集队伍。我告诉你,这次如果你们表现好了,会有论功。将来天龙会对你们进行安置,不至于就地解散回家种地,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人我明白,但您说话管用吗,卫国楼我也知道,虽然地位颇高,但卫国楼内之人并无官职。”

    “管用,我们带了天龙上公主的印文,但凡为寒度安定做出贡献的,都会以文书证明其功劳。等天龙接收城池的队伍到来的时候,递上文书,论功行赏。”

    副队长欣喜:“是,谢大人给这机会,我这就命令所有人员集合,大人城楼内一坐。”

    副队长最怕的就是,等寒度被接收以后,寒度没有了自己的军队,那他的饭碗也没了。现在听起来,只要表现好了,还能有所安置。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当然要赶紧的。

    郝胖跟小九进了城楼,小九问郝胖:“郝哥,你这算不算自作主张?上公主没说过会发文书记功。”

    “我就是自作主张,上公主也会同意的。我是按照先生的思维来的,如果换了先生也会这么做。这些人如果全部丢了饭碗,心中积攒怨气,早晚还是不安定的因素。不如把他们另做安置。”

    “可能安置他们做什么?”

    “这就不需要我们担心了,先生会做出安排。”

    俩人说着,很快副队长也跑了进来:“两位大人,人员已经召集。”

    郝胖点点头:“你过来我跟你布置一下。”

    “是,大人请说。”副队长凑上前来。

    郝胖问他:“纳火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跟复**的关系?”

    副队长摇头:“没有,但纳队长说过,复**进城作乱,就当看不见。”

    “嗯,很好,那是因为纳火要打入敌人内部,查清他们的行踪。所以表面上跟复**有所勾结。而现在行踪已经查清,敌人正试图对付我卫国楼。纳火已经跟复**联系,要让这城卫军共同对我卫国楼发起进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副队长点头:“明白,我们先跟复**接头,然后在他们对卫国楼的大人们发起攻击之时,从背后对复**发动攻击。如此打他们措手不及,与卫国楼的大人们里应外合,将他们全部杀死。”

    “你很聪明,一点都不用我多说。到时候听我命令进攻,可别打错了人。”

    “大人放心,我会跟兄弟们交待一下,让他们跟着我打。”

    “很好,越来越觉得你堪当大用。”郝胖很满意,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说着起身,来到城楼之外的城墙之上,一百多人的城卫军排成两排。

    郝胖一个个看过去:“不错,无所事事的日子没有消磨掉你们作为战士的精神头。今天你们将第一次作为天龙国的士兵出击,我知道你们心中都有所不应。但我告诉你们,天龙国不会把寒度人民区别对待,只要以天龙为国,寒度人民跟天龙人民是享有同样的身份的。甚至说天龙相对富庶,还会对寒度地区加以帮助。所以我希望大家心中不要有隔阂,你们的战斗,同样是为了你们的亲人安宁而战。此次战斗,我希望你们都能倾尽全力,获胜之后,论功行赏,每人至少三枚银币,重伤者一枚金币,死亡者家属可获得五枚金币的补偿。与天龙军队同等待遇,你们可是愿意?”

    “愿意”所有人齐声大喊,他们太愿意了,以前在寒度当兵都没有这待遇。

    郝胖很满意:“你们可别为了金币故意弄伤自己,那是不算数的。战斗勇猛者,就算不受伤也有额外奖励,都清楚不?”

    一帮士兵笑起来,纷纷表示清楚。

    郝胖说很好,告诉副队长,可以带他们出城了。

    此时城楼之下,楚惊天跟风一雷还有黑大都已经在等待。看着城墙上郝胖训话,楚惊天说:“这小子有意思,没带过兵但还有模有样。”

    风一雷道:“这就是三哥器重他的原因吧。我们出城等他。”

    三人先郝胖离城而去,从城墙上下来的郝胖也看到他们了,捅捅小九:“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戴面具?”

    小九摇头,表示不知道。

    郝胖说:“我估计啊,先生是想出敌人的身份了。所以遮挡他们面目,才不好认出来。看来咱俩不行啊,认识咱的太少了,回去得想办法混出点名堂来,争取下次也得戴面具才行。”

    小九皱起眉头:“没必要刻意让人记住吧。”

    “跟你开玩笑呢,老弟你没意思。”郝胖觉得小九不懂幽默。

    正规军出发了,项北跟楚怜惜则是逛了大半天才把东西买齐。主要是那蒸馏水不好收集,三个馒头铺子弄了一巴掌长的六小瓶水。

    楚怜惜问他:“这蒸馏水跟烧开的水有什么两样?”

    “蒸馏水纯净啊,热气冒出来以后遇冷凝结,是纯水来的。白开水虽然经过加热,但加热不会消除水中的很多物质,所以还是混合水。”

    “你有文化,我们是不是该走了。貌似城墙上的兵都没了。”

    “走吧,回去骑马。”

    项北跟楚怜惜回到酒楼,妮子迎出来:“先生夫人你们回来了。”

    项北好笑,这小丫头还真勤快,专门在酒楼门口等着他们。项北告诉她没事儿回去睡觉,别瞎忙活了,不嫌累啊。可别再累病了。

    “先生我没事,先生夫人是还要出去吗?”

    “当然,我们要去打架。”

    “那我去给你们牵马。”

    “你拉倒吧,小丫头牵过马没有。赶紧回去歇着,身子刚好要多多休息,我很抠的,再生病不给你治。”项北说着,跟楚怜惜来到后院。亲自把马解开,牵着从后院出了酒楼。

    妮子送他们离开,这才回了房间。

    路上楚怜惜调笑项北:“我看那妮子不错,勤快听话,要不你老兄收个小房?”

    项北一本正经的同意:“夫人所言有理,我会考虑的。”

    “死种马”楚怜惜没好气的骂一句。

    “是你给我提议的好不好?”项北一脸你这人咋这样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