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弱鸡之战
    一路扯淡,一只咕咕鸟咕咕叫着从空中落下。项北伸出手来,咕咕鸟落到他手上。

    楚怜惜问什么鬼,怎么这时候了敌人还联系他?

    “你等我看一眼。”项北把鸟放到马头之上,打开讯条,告诉楚怜惜:“幸亏纳火的尸体藏起来了,这复**消息还挺快,也知道了城主被杀的事情。我昨夜冒充纳火跟他们请假,说的就是发现城主异动,去盯着城主。他们问我,是不是我杀死的?挣了多少钱,能不能亲自带队去跟他们共同战斗了?”

    “那你怎么回复?”

    “我就告诉他们,不是我杀的,凶手是自称灵玉阁的组织,我正在密切监视,没空去跟他们玩。”说完,项北写下讯条送回去。

    楚怜惜好笑:“你这整天跟人撒谎,不感觉累啊?”

    项北说感觉很好玩。

    “那你有没有跟我撒谎玩?”

    “没有,怎敢欺骗夫人。夫人我们快些赶路吧,我估计小九他们也快到了。”

    “嗯,加速。”楚怜惜打马而去,项北喊她慢点,她是金斑马,自己是银斑马,跟不上啊。没听说保时捷有能撵上大五菱宏光的。

    “你让我加速的好不好。”楚怜惜反驳。

    “也用不着全速啊。”项北跟在后面喊着,楚怜惜在前面大笑。这俩家伙只要在一起就会很欢乐。

    郝胖带领一众人马赶到藏鬼山外。恰好也是中午时分。一到这里,郝胖就骂骂咧咧:“他娘的,约这个时间来打架,不让人吃饭啊。复**的人呢,不会在家里吃完饭才来吧?”

    郝胖刚说完,山上树林中走出一个带面具的人来。郝胖大笑:“哈哈,最近流行带面具吗?”

    戴面具的人走到他面前问:“可是城卫军的朋友?”

    郝胖说他废话,看兵甲还看不出来啊,问他们什么意思,躲在树林子里干什么,这是防着自己这帮人吗?

    那人说:“城卫军兄弟见谅,谨慎些总是好的。”

    “那你们有多少人,让他们都出来,卫国楼可全是武者,我这边重金请来两位武者,你们呢。不会光让我们打吧?”

    那戴面具的家伙一挥手,林子里几十人跑了出来。面具给郝胖介绍:“敌方有一名化气武者,我亲自来对付。另外我方还有武者十八名,均为气甲之境,对付他们没有问题。你们就负责汇合我其他人员,杀死那些城府兵就好。”

    “了解了,听起来很轻松,碾压对手。你们前面带路吧,藏鬼山我们可不知道怎么走。”

    “放心,我们的人有在里面与他们周旋,沿途都已做好标记,你们跟来就行。”

    那家伙说完,转身带着一帮面具人jin ru山中。郝胖带人跟后面,偷偷问楚惊天:“楚叔你知道我一个人流浪,能活下来靠什么吗?”

    楚惊天摇头。

    “我靠的是能看透敌人实力,打不过的就不招惹。刚刚那家伙,玄气五重,高手。”

    郝胖小声说完,楚惊天点点头。

    一帮人jin ru山中,而项北跟楚怜惜也很快赶到。看着眼前的藏鬼山,楚怜惜皱起眉头:“老项,藏鬼山这么大呢,你确定还要进去,进去也许我们都找不到他们。”

    “进,我准备了那么多东西,不进去怎么行。”

    “那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

    “你是元法师,当然你保护我,快走吧。”

    俩人随便找了条路jin ru山中,走了没多远,浓郁的水汽迎面扑来,能见度不到三米。

    楚怜惜赶紧抓住项北的手:“咱俩手拉手,可别走散了,怎么这么大浓雾?”

    “可能咱俩选的路选巧了,选了个雾最大的地方。”

    “咱俩运气有那么好?”

    “这不就有嘛。”

    “你老兄留下标记,别找不到他们也出不来了。”

    “没事儿,出不来喊人帮忙啊。”

    “这鬼地方,能听到声音他们也找不到我们啊。”

    “谁说找他们帮忙了,找这山中的土著魂灵师。”

    “人家不来弄死咱就不错了,还帮忙,开什么玩笑。”

    俩人一边扯淡一边走,突然楚怜惜停下来:“老项,背后有东西跟着我们。”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别乱说好不好,我怎么没听到动静。”

    “这里没风,我听到树枝动了。”

    楚怜惜说完,二人豁然转身,就见一堆黑烟迎面滚滚而来。项北毫不犹豫,转身就撒出了一瓶蒸馏水来:“净水除秽,给我去开。”

    蒸馏水泼到黑烟当中,一阵阵的呜呜的哀叫传来,黑烟滚动着飘了回去。接着俩人就看到了四个完全看不清面目的鬼魂,黑烟全部飘入了鬼魂口中。

    楚怜惜紧紧抓住项北:“妈妈呦,咱俩运气的确好,他们还有什么招式?”

    楚怜惜刚说完,突然四个鬼魂飘了起来,围绕他们旋转散开,然后从四个方向扑了过来。

    项北不敢大意,提前画好的灵符在玉剑之上穿成一串糖葫芦。口含一口烈酒吐出,然后推了一把楚怜惜:“火。”

    楚怜惜会意,双手翻转之下,施展元法之技。

    “瞬发,火种技。”

    一个火苗出现在手心,项北玉剑划过手心,所有灵符着了起来。用力一甩之下,所有灵符散开——

    “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急急如律令。”

    道咒念出,空中灵符瞬间一下子全部燃起巨大的火焰,四个冲过来的家伙刚一触碰,全部弹飞出去。落地之后怪叫着消失掉。

    而此时在山上,一个黑袍男子突然一声惨叫,再看掌心已是一片乌黑。

    在他的身边,是那个叫明寻依的女子。看这男子惨叫出声,明寻依问他:“哥哥,你怎么了?”

    男子回答:“这项北厉害啊,竟然能破我魂技,还以灵魂传递之术将我伤到。”

    明寻依皱起眉头:“他不是药师嘛。”

    “谁告诉你他是药师的?”

    “他对药物颇有研究,我就以为他是药师了,专门跟了他些时间,搞半天原来是魂灵师。”

    “也不是魂灵师,他所做的攻击纯粹是外力而来,他本身没有一点魂灵之力,这家伙古怪的很。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没有关心,我就是想验证一下他用药的本事。魂烟有毒,我想知道这种毒他能不能解,没想到他没中毒,哥哥你竟然还败给他了,哈哈。”

    “我没败,我还没出真本事呢,接着来。”

    “算了,你看人家多轻松,你不行的。今天这藏鬼山真热闹啊,我去看另一帮人打架去了。你安心修炼吧,别再找他们俩麻烦。”

    “去吧。”

    明寻依跑掉,项北还在警惕呢,过了好长时间,没有鬼魂再冒出来,这才将剑收起:“夫人,我水平怎么样?”

    “还行吧,要是揍人的时候也这么猛就好了。接着走接着走。”

    看项北真的不怕鬼,楚怜惜也轻松了很多。项北则一路骂骂咧咧,说那魂灵师有本事去欺负大部队啊,欺负他们俩弱鸡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