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怜惜出手
    又走了没多久,水汽渐渐的小了,突然二人听到说话的声音。

    转过一个山口,他们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往外看去,就看到卫国楼一帮人正带着城府兵在山谷中吃饭呢。

    俩人藏在石头后面,楚怜惜有些好笑:“怎么让我们先给找到了,那些人呢?”

    项北说:“复**也不认识路,找他们全靠山中标记。他们在山里转来转去,估计标记也是转来转去留的。而咱俩是真的运气好,瞎走都能找到他们。吃点东西吧,估计那帮人会从对面进来。”

    项北取出两只烤鸡,撕下鸡腿给楚怜惜。俩人一边吃一边等。

    宋玉的声音传来:“没想到这座破山这么难走,这次又被他们骗进来了。”

    二王子不高兴的声音:“还不是你,非得要追进来。三楼主早说了这山中雾气升腾极其诡异,不宜入内。”

    “我也没想到有点雾就走不出去啊。”宋玉嘀嘀咕咕的反驳。

    楚怜惜拍拍项北:“你说对了,又是这家伙把人带坑里的。也别管他是不是奸细了,让楚叔找机会弄死他算了,反正他爹是奸细,将来早晚要满门抄斩。”

    “那多不合适,我们得讲证据。”项北不同意。

    而楚怜惜再次拍了拍项北:“来了,山谷另一边,人都来了。”

    只见远处一大堆面具人在前,郝胖他们带着城卫军跟在后面。看到这情况,宋玉愣了一下子,突然大喊出声:“是郝哥,上公主来救我们了。”

    听到他这么喊,一帮面具人反应过来,领头的大喝一声:“上当了,把城卫军给我杀光。”

    郝胖也不客气,就一个字:“杀。”

    那边先打上了,二王子一脚将宋玉踹到旁边:“所有人听着,给我杀。”

    二王子也带人冲了上去。

    楚怜惜好气:“这下可以确定了,这宋玉是故意报信儿。”

    项北点头:“没关系,胖子他们在后面,直接跟复**后面的普通土匪接火,损失不会太大。他们武者都在前面呢,也不敢跑后面去,得给卫国楼打。还是赢定了,看热闹就好。”

    前方的确冲杀的热闹,郝胖跟卫国楼前后夹击之下,复**难以招架。敌方化气五重的家伙,也跟楚惊天打到了一起。而宋玉在犹豫一下之后,也冲了上去帮忙砍人。

    楚怜惜咬口鸡腿:“这宋玉还挺能装。”

    他刚说完,突然在战场上方,一阵光明破开了雾气。中间一帮复**的人身上突然光明大盛,如同穿上一层铠甲,刀砍到身上竟然难有损伤。

    项北问这什么妖术?

    楚怜惜把鸡腿塞到他手里:“圣阳加持,有阴阳法师躲在山上,必须打断。该我出场了,看我砸死他。”

    楚怜惜从石头后走出来,所过之处土石之气升腾,聚集到她身体周围。站定之后,随着口中的念诵,一个控土符慢慢凝聚而起。

    “土行技,山崩”控土符被一掌推出,飞入空中之时突然破碎开来。下一刻轰隆隆响动之声传出,对面山头之上,数块巨石滚落。

    战场之上,圣阳加持之力消失。而巨石还未落下,山下突然三个人影跳了出来,是两个战士护着一个法师出来了。

    楚怜惜气不过:“竟然还有战士保护,太耍赖了。”

    项北问怎么弄,法师虽然防护力堪忧,但边上带了战士,那弄不死啊。

    “谁说的,一起弄死就是了。武者近战很可怕,但离得这么远,我想怎么揍就怎么揍。为什么法师值钱啊,就是因为远距离之下,法师一个顶十个。看我的,仨一块弄死,这是逼我出大招呢。”

    楚怜惜说完,突然取出了无暇法杖。

    无暇法杖彩色的光芒涌出,突然全部变成了绿色。楚怜惜再次施展而起。

    “木灵加身,古树成兵,弄不死你们算我输。”楚怜惜发狠,有了法杖也的确不一样,一个巨大的控元符出现,破符之际,楚怜惜手中法杖点出,强劲的木行元力射到那三人身边的两颗大树上。

    两棵大树突然变化出五官,树根也从地面之下拔地而出,枝干也化作了粗壮的手臂。

    两棵大树走动之间,地面都是一阵轰隆作响。三人都是大惊,其中的法师推一推两名战士:“去把两棵树砍掉。”

    两名武者同时一跃而起,手中武器砍出大片的刀芒。却不想落到大树之上,只是多了一道豁口,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轰然倒地。相反俩人一击还未落下,突然大树粗壮的手臂就一把把他们攥在了手中。

    接着是红色的血液从大手中流淌出来,俩人被直接榨汁了。

    那个法师大惊,踉踉跄跄的后退当中,两棵大树之上飞来一片片锋利的树叶。

    法师双手一动:“瞬发技,阴阳盾。”

    嗡的一声轻响,半黑半白的一面光盾形成在身前。树叶之刃落到上面之后弹开,可也就在此时,一大片树根顺着地面如长蛇般涌来,将他缠绕而起,包成一个大粽子,最后榨汁。

    完成榨汁工作的树人,重新插进地里,变回大树。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仿佛没动过一样。

    项北看的发愣:“一对三,这么简单吗?”

    楚怜惜咽口唾沫:“我也没想到无暇法杖能增持这么多的力量,这俩树人我看着都害怕。我本来以为就弄俩小的出来,只有树叶刀一种技能那种小的,可没想到弄了这俩大家伙。果然装备好就是嚣张。”

    楚怜惜在无暇法杖亲一口之后收起来。

    项北说:“那家伙估计就是枯荣那个弟子,同样三块钱的法师,你比他厉害多了。”

    “废话,我是五行法师,他只是掌握阴阳元力。再加上这么远的距离,那俩武者战斗力对我来说可以忽略,赢他很正常。不过枯荣痛失爱徒,这下要哭了。”

    “活该,我们过去吧,要打完了。”

    只见此时楚惊天已经砍掉了对方领头之人,对方战兽眼见主人身死,也是转身逃掉。而楚惊天加入卫国楼的战团,武者这边很快就杀了个差不多。另一边普通土匪更惨,城卫军加城府军人数是他们两倍还多,二打一都还有闲着的,所以也是很快的就能杀的杀了,没杀的都是投降的。

    楚怜惜走过来,卫国楼一帮人赶紧跪地拜见:“参见上公主。”

    楚怜惜直接走向宋玉,一巴掌烀到脸上:“你可知罪?”

    宋玉捂着脸:“我知罪,我将郝哥他们提前暴露了。”

    楚怜惜告诉郑丰收:“把他抓起来,封了玄气,关进落雪城大牢之内,等待发落。”

    “是”郑丰收早就想收拾这家伙了,可是碍于他的身份不敢而已。现在上公主亲自下令,那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