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再见风琴
    封玄针刺入宋玉体内,宋玉一脸菜色当中被五花大绑。

    郑丰收说:“我等无能,又落敌人圈套,若不是上公主带人来救,恐遭不测,请上公主责罚。”

    “回去再说。”楚怜惜目光望向那个城卫军的副队长:“你叫什么名字?”

    副队长跪在地上,心里直念妈妈,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天龙的上公主就在落雪城。

    他回答:“小人单名一个成字,姓氏还未决定。”

    “姓氏还未决定什么鬼?”楚怜惜听得好奇。

    项北告诉他:“姓楚,现在寒度变成了你楚家的,人家不敢姓了。”

    “哦,原来是在这样,我记得寒度姓楚的还不少,这下有不少人要改名呢。”他告诉那副队长:“本上公主赐你个姓吧,从今天开始你姓谢吧。”

    “谢上公主。”谢成道谢。

    楚怜惜说:“你这次做的很好,回去以后去落雪楼见我。城府兵是谁负责?”

    一个城府兵开口:“上公主,是我,我叫贾富,是城府兵兵长。”

    “嗯,你们就随卫国楼人员继续行动,卫国楼撤离之时,你们另行安置。卫国楼三楼主记住,你们离去的时候,把他们交给天龙军队,安置好。”

    “谢上公主。”贾富叩首。

    楚怜惜继续说:“我在寒度之事,任何人不得诉与他人,否则斩。把俘虏都带出去吧,我等会儿要问话。”

    “是”所有人起身,带着俘虏离开。项北跟楚怜惜走到那被榨汁的尸体旁边,项北摘下那已经扭曲的面具,看了一眼之后松了口气。

    楚怜惜问他怎么了?

    “这家伙被捏的都看不清啥样了,我也好跟枯荣汇报啊。要是他的面目还能认出来,枯荣不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嘛,现在看不出是啥玩意儿,枯荣也好放心。”

    楚怜惜说没事儿,枯荣这个弟子,谁也没见过真面目,所以才会派出来。否则的话,枯荣才不敢冒险呢。

    “原来是这样,我们收战利品,那帮傻蛋,打完架都不知道收东西。”

    项北乐呵呵的开始挨着搜寻尸体上的财物,楚怜惜看的好笑,靠在一块石头上吃着橘子:“他们倒是想,本上公主在这里,没我命令他们敢吗?”

    项北一番收拾,找了还不到三千金币的财物,有些不乐意。跟那城主比太少了。

    楚怜惜让他知足吧,一帮土匪而已,还想有什么啊,那城主可是攒了一辈子的钱,他们只是抢了几天而已。让他赶紧走,这山里阴沉沉的怪不舒服。

    二人从进来的谷口退出去,可是刚出去就懵逼了,此时这里的雾更大了,什么都看不清。而且有三条路,哪条都很像他们进来时候的那条。

    楚怜惜愁住了:“老项啊,咱应该跟大家一起走的。”

    “要不去另一边,走他们退出去的路,也许能找到标记。”

    “可那边远啊,咱随便走走吧。不行再退回来。”

    俩人随便选了一个路口就往里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别往那边走,那边越走越远,跟我走。”

    俩人转过身,就看到了明寻依。楚怜惜问他:“你就是在山里搞我们的魂灵师吗?没想到这么漂亮。”

    明寻依摇头:“不是我,是我哥哥,他长住此处修炼。觉得你们俩很大胆,两个人就敢往里跑,所以试了试你们的本事。事实证明有往里跑的资格。”

    “那姑娘怎么称呼?”

    “无名无姓,别问了,跟我走就是,保证比那帮人出去的要快多了。”

    明寻依并不多说,取出一个瓷瓶来,打开盖子之后,里面飘出一些蓝色的粉末。粉末飘出,立刻前方大片的雾气退去。

    楚怜惜看的稀罕,问这是什么东西?

    “去雾散,一些药粉而已,没什么的。”

    明寻依并不多解释,带着他们走到山外,还是他们俩进山的地方,告诉他们顺着山脚往西走一会儿,看到一块很圆很大的石头,在那里等着,就能跟那些人汇合。

    两人谢过,骑马而去。明寻依就一直目送他们离开,看着他们走远之后喃喃自语:“无暇法杖,这个上公主还真是厉害,竟然是五行元法师。”

    这明寻依挺识货。

    项北跟楚怜惜找到那块很圆很大的石头,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听到了一帮人的声音,此时是郑丰收在说话:“郝胖,我们不回去跟上公主一起走,他们出不来怎么办?”

    郝胖不耐烦:“郑楼主放心,他们俩本事大着呢,比我们来的晚,比我们到的还早。弄不好我们出去,他们已经在等着了,然后会嘲笑我们。”

    楚怜惜跟项北一起笑了,说这死胖子还是了解他们俩的。

    声音过后没多久,一帮人就出来了。看到楚怜惜一脸笑眯眯的样子,郝胖拍拍郑丰收:“三楼主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比我们出来早吧。以上公主跟先生的本事,什么能困住他们啊,他们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楚怜惜好笑。告诉项北:“不小心被这胖子把咱俩的马屁都拍了。”

    项北同意。

    俘虏被排成一排跪在地上,项北的目光望向其中一人。他走过去,掀开那人的面具,当场就乐了:“哈哈,竟然还有一个美丽的女子。这女的不错,我留下当小妾了。”

    此人正是风琴,风一雷跑过来:“三哥,这女人厉害,一直在跟我打,好几次我都差点被她伤到。”

    “是吗,你真菜。”

    项北好笑,要不是人家让着他,他估计早被打屁股了。风琴既然是他姐姐,那是肯定早就关注过他,所以能认出来。

    项北把风琴拉起来:“美女,等着回家给爷暖床,就不用受那皮肉之苦了。”

    风琴并不说话,只是转过头去。

    项北在撩妹,楚怜惜则挨个打量一下剩余之人说:“给你们开口的机会,想坦白从宽的站起来说话。没人出声就一个个的去死。”

    楚怜惜告诉郝胖:“你来数数,每数三声杀死一个。”

    “好,我最爱干这个,上公主就是疼我。”郝胖抽出刀来,走到第一个人面前直接数:“一,二,三。”

    咔嚓一刀,一个脑袋滚落到地上。

    郝胖擦擦脸上溅到的血,嘴里感叹:“不错,手感很好,我就喜欢你们什么都不说的样子。”

    说着来到第二个人面前,那人立刻站起来:“我说。”

    “讨厌”郝胖一副捞不着杀人不高兴的表情,呵斥他:“要说赶紧说,说不好斩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