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取我战袍
    项北想了想,告诉她明日她就劫持自己,去牢中救出那蓝三。然后逃回天龙。

    风琴问逃回天龙以后呢?

    项北说:“你跟枯荣好好聊一聊本先生是如何帮你们虎口脱险的。告诉他我一定在这边配合蓝血的行动,但能不能配合好就不一定了,毕竟我势单力薄,就我一个混在这帮敌人当中,干活太难了。告诉他千万别给我传讯,上公主粘的紧,会被发现的。”

    项北说完,楚怜惜在他头上拍一巴掌:“谁粘你了?”

    “这不是跟枯荣这么说嘛,夫人莫要生气。”项北陪着笑,周围则是偷笑。

    风琴却说:“按照规定,我们只接受千里笛的召唤,不能去主动见他。”

    “没事儿,你们就剩下俩人了,不用守什么规定了,他可以理解。我估计那枯荣会直接把你们留在身边干活,蓝血的总部也会同意的。总不能这时候让你们回去。”

    “是,那我在他身边该做什么?”

    “他如果派给你去北方城的任务,就立刻告诉我们,就这些。”

    “先生放心。”

    项北点头,让他们没事儿了都去洗洗准备吃饭吧。今天干这一票很过瘾。

    大家纷纷散去,楚怜惜没走,正一脸不乐意呢。项北问他怎么了?

    楚怜惜说:“这次是跟卫国楼一起干活,被他们直接喊出了上公主,没法留我们灵玉阁的标记,感觉很不爽。”

    “以后机会多着呢,明天让一雷,去把纳火的尸体拖回路边,留下灵玉阁的标记,这不就又算一票嘛。”

    “也对,那我回去罗列纳火的罪状。不过一会儿那谢成过来,我该怎么安排他。”

    “写个立功的证明,将来谁接管这落雪城谁来安排,这也是胖子跟那谢成说好的。至于具体安排,你操那心干什么。看到你的印章,他们能够被妥善安置的。”

    “那好吧,我去写。”

    楚怜惜离开,作为领导,她的任务就是写各种文书然后盖章。

    楚怜惜出去,妮子走进来:“先生,一日劳累,我给你打些水来擦擦身子吧。”

    项北说不用,自己要洗澡自己去弄就行。拍拍身边凳子:“妮子你来坐下。”

    妮子说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赶紧过来。”项北就不乐意这个世界如此严明的尊卑之分。

    妮子走到他身边坐下,脸色有些红,明显是想歪了。

    项北的举动也挺让人想歪的,他把妮子的手抓起来,来回翻看一下,最后点点头:“不错,出身农家,但没有多少茧子。”

    妮子回答,自己生病,已经好久没有劳作过了。

    项北说:“这样最好,小手滑滑的,你帮我个忙吧?”

    妮子红着脸点头:“先生请吩咐。”

    “我给你画个背部的穴位图,然后我脱了上衣,你帮我按一按捏一捏。骑马骑的快散架了,还不如我老家的电驴舒服。我可不是武者,受不了啊。”

    妮子听不懂,但知道自己想差了。原来说自己手滑,不是要做那些,只是给他在背上按压**而已。

    项北取来纸笔,认真的画了起来。作为一个作者,而且是写过很多东方仙侠的,穴位找的还是很准的。

    画完以后,项北贴到床边上,火盆生的热些,脱了上衣告诉妮子,就按图上的来。弄完了再给自己拔俩火罐,那才叫舒服呢。

    妮子看着图,开始给他按,项北就负责指挥,如何用力如何按压**。妮子则问何为火罐?

    项北解释:“火罐可以是多种东西,比如茶杯。在里面点火,火焰会让其中空气排出,然后快速扣到人的身上。火焰因为没有空气而熄灭,而人的肌肉也会因为没有空气,被吸入火罐之内。具体如何治疗疾病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样弄完很舒服,等会儿我在肚皮上给你演示一个你就知道了。”

    项北挺会享受,还想起拔火罐了。而妮子也是认真,项北怎么说就怎么弄。偶尔弄得不对,项北会让她趴下给她按压示范。这让妮子觉得项北很好相处,至少自己做错了他不会骂人,而是很有耐心的教自己。

    在这玄元大陆,这样的家主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他们在这里忙着,而在宣天王宫之内,一个粉红色的房间当中。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女孩趴在床边上,床上是一只小花猫。女孩正在跟这猫对视。

    旁边一个侍女看的着急:“公主,这果林猫是不会眨眼的,你跟他比赛瞪眼,肯定要输啊。”

    公主不服:“谁说的,它不眨眼还能不睡觉吗?今天我一定要赢,看到它睡觉也要赢。”

    这就是宣天的十九公主,郝胖一个妈的亲妹妹,玉妙妙。这丫很有想法,跟一只不会眨眼的动物比瞪眼,这是明显找虐啊。任凭旁边侍女看的着急,也是劝不了她。

    而她此时心中也是嘀嘀咕咕:“坏了,大话说过了,我好像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个侍女从外面进来:“公主,宫讯处有您的传讯。”

    “传讯,是我哥吗?”玉妙妙一下子跳起来,心中庆幸这传讯来的太是时候了。

    侍女走上前来:“是十六王子的火羽鹰,请公主过目。”

    玉妙妙接果讯条,看一眼之后咧嘴笑起来:“哈哈哈,终于有事情干了。小翠给我取战袍来。”

    旁边叫小翠的侍女蒙了一下子:“战袍?”

    “就是我的夜行衣,今晚我要干件大事,去偷王印。”

    “公主您又要假传王谕啊,我们不是还有很多盖了王印的谕锦嘛。”

    “你知道什么啊,能偷就偷,存货能不用就不用。偷不来再说。”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丫鬟应命之后,从床底下去找她的夜行衣。其实这家伙每次作案都会被宫内高手监视,只是在国王授意之下,没人去抓她而已。让她还以为自己挺无敌的,放置王印的印室说去就去,说走就走,很有一种高手的感觉。

    在小翠给她找战袍的工夫里,她也写好了给郝胖的回信,一共就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哥,放心。”

    写完交给另一个侍女,拿去宫讯处。这些信息都是要经过宫讯处检查的,公主也不例外。往内传讯只会检查讯筒内有无毒物暗器,不会打开讯条。往外传讯则要检查文字内容,除非有国王的手谕才不用查。所以为了不留下跟郝胖串通作案的证据,玉妙妙并不能写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