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消息来了
    负责营救左蓝的家伙算是正式开始行动了,而项北那边也很顺利,第二日一大早,风琴劫持了项北,跟楚怜惜他们在酒楼中上演对峙大戏。

    风琴提出要求,让他们去牢里把蓝七带来,然后又要了马,劫持着项北跑出城外。风一雷跟楚惊天追出城外,风琴扔下他跟蓝七逃之夭夭。都是按剧本来的,演的非常好。

    虽然让这俩土匪跑了,落雪城内还是一片庆贺,城主被杀,复**被除掉,今日又传出消息,城卫军队长纳火因为与复**勾结,也被神秘的灵玉阁斩首。如此一来,落雪城太平了,能不庆祝吗。

    而项北他们演完戏回到落雪楼,卫国楼的家伙们也都在。郑丰收跟楚怜惜请示:“上公主,落雪城祸乱已除,我们准备去风起城。那宋玉怎么办?”

    楚怜惜告诉他:“宋玉留在牢中,等天龙接收到落雪城的人来了,押送回天龙。你们就不要管了。”

    “是,那我们事不宜迟,这就先走了。”

    “去吧。”

    楚怜惜没有什么交待的,郑丰收带人离去。

    楚怜惜问项北:“我们呢?我们还要留在这里吗?”

    项北告诉他:“卫国楼走了,我们暂时并未暴露给敌人。知道我们身份的,都关在大牢里。风琴跟蓝七也走了,敌人不会知道我们还留在这里。我估计他们一部跟二部,还会派人来城里杀人。他们任务就是不让寒度安宁,绝对不能让老百姓就这么觉得可以安心过日子。否则他们在别的城池工作也会难做,他们要让寒度所有人都知道,卫国楼这帮家伙保护不了他们。所以我们还不能走,就在这里接着搞。我早就说过,我们在落雪城的时间可能会很长。”

    “老项你说的有道理,郑丰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这是一场破坏人心与守护人心的较量。那我们就不走,在这里等他们。要不要准备些什么?”

    “不用,他们以为能搞他们的都走了,目前不会有太强的武者前来,我们可以轻松搞定。当他们意识到我们灵玉阁比卫国楼更可怕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决战开始的时候。”

    “听你的,咱挣多少了?”

    “三万三,希望快点搞定复**,我们去抓贪官污吏,那些家伙才是真有油水呢。”项北相当不乐意跟一帮土匪消耗时间。

    他问楚怜惜,风老将军现在到哪了?

    楚怜惜说不知道,自己又没问过,现在估计快到寒度的王城了吧。

    项北问风一雷知不知道?

    风一雷也是摇头,说自己并没有跟父亲联系。想来差不多该是到了,不过就算到了,要完成接收也得好几天,首先得听候事务上报。然后先封禁寒度王宫,将宫内之人遣散,官员协商后另行安置。寒度国王封王之后另立王府宣誓效忠。然后还要解除寒度所有武装,最后派驻城主。这才算是完成了接收,麻烦着呢。

    项北点头,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吕昌那边怎么样了,开始动手没有,咋没人给咱发个消息呢。”

    楚怜惜说没有消息正好,这说明用不着他们,乐得清闲。问项北就这么着急跑回去上战场吗?

    “我不着急,我着什么急。吕昌那边咱就算想去,人家也不会用咱的。国王大哥得给二哥一个证明他的机会。我们就安心在这里打强盗就好。我就是好奇,他们那边怎么打。”

    项北正说着,一只咕咕鸟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到桌子上。项北往讯筒看一眼,讯筒描金,告诉楚怜惜:“金讯筒,王宫发出来的,找你的。”

    楚怜惜解下讯筒:“你老兄啥时候那么讲究了,找我的你不看?”

    “你给我看我才能看啊,谁让你官大。”

    项北开着玩笑,楚怜惜打开讯条:“是宫中传来的,王兄亲笔。消息挺乱,我跟你们说说。首先我师傅的事情,她不在万元阁高就了,去了咱项府,说是小粒粒想家,就到项府跟着哄孩子去了。以后不打算走了,这消息不好,以后我在家里不想练功也不好偷懒了。第二个消息,就是告诉我们,老项你挂心的吕昌边境。目前已经发起攻击,进展顺利。蓝海那边边境有所异动,可能是要增兵,但不打算理他们。第三个消息有意思,老项你猜是什么?”

    项北摇头,说不知道。

    “王兄将城外的三百亩土地送给项府了,夏花也挺不客气,直接雇人开始平整。而且花了大钱,从南方去拉木材,雇了一堆工匠待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开始建设工厂。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这么会花钱,都不问问弄来做什么,就直接开搞了。把王兄看的都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有魄力。”

    项北说夏花做得对,不管弄来做什么,肯定用得上。自己临走告诉过他,土地工厂永远不怕多,能买的地尽管买就好。这下有人送,她不立马开工才怪呢。

    项北问这土地国家是以什么理由给的,这么多的地,随便就给了项府,其他人不服吧?

    楚怜惜说理由简单,此次大胜寒度有功,这是赏赐之一,提前兑现而已。

    “那就是给你的啊,不是给我项府。”

    “给我不跟给项府一样嘛,你别较真儿。这事儿你还真得回去亲自设计,工厂可是大事儿。要不你先走,我们在这里搞着?”

    项北说不回去,自己回去干什么,建房子的基本原则已经交代过夏花了。她该是能做好,目前就怕有人捣乱。毕竟府内就几个丫鬟跟侍卫,突然得了这么大的土地,如果有人成心发难,他们撑不住。

    楚怜惜问不会吧,谁敢跟上公主过不去?

    项北告诉他:“总会有人看我们不爽,之前不是还有人举报我们私藏军获嘛。”

    楚怜惜问怎么办?除非他们两个回去一个,否则其他人回去也没用,照样撑不住场子。

    项北看向风一雷。

    风一雷问难道自己回去?

    “你回去干什么,你传讯回去,让云平公主去项府坐镇。不管有谁去,拿着什么理由,都不准耽误施工。”

    风一雷说不行,云平公主不擅长与人争辩。

    项北说没事儿,她有公主的地位就行,只要她在那里,便是谁也不敢强行阻拦施工。让她辛苦辛苦,没事儿就去工地坐坐。撑到自己一帮人回去,给她带寒度的特产。

    楚怜惜笑起来:“你还真是谁都利用,恐怕你要用的不只是云平,还有风家吧。只要云平去了,风家就得派人保护她的安危,毕竟是风家没过门的儿媳妇。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敌人早晚会想出办法把她挤兑走,我们回去恐怕得很晚。”

    楚怜惜说完,旁边郝胖开口,让他们不用担心。云平公主只要能撑住二十日左右就好。

    楚怜惜问怎么讲?

    郝胖一脸坏笑:“因为我妹妹会去项府啊。有她在,谁敢去捣乱她都敢直接杀人,王公贵族也一样。你们天龙国王都不能把她如何,否则就等着宣天的百万部队来踏平天龙吧。”

    “倒是把这个神人给忘了。”楚怜惜服,项北服。对于郝胖这个妹妹,恐怕没人不服,这是个到来既占领的神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