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城上等待
    夜里到来,项北一帮人趴到了城墙之上。楚怜惜问搞什么鬼,为什么要跑这里来?

    项北说这里清净,不会扰到城中居民。又没让她来,她干嘛跟来啊。

    “你明知道我爱看热闹,我有可能不来吗?不过你老兄要在这城墙之上,恐怕是为了冒充城卫军吧。城卫军参与了在藏鬼山对他们的剿灭,肯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所以白日里你让城卫军上楼了,就是给他们进城的探子看的。”

    “正解,夫人聪慧。”说完告诉郝胖:“点起火把,我们城楼内休息。”

    楚怜惜问只有火没有人可以吗?至少留个人站岗才像那回事儿吧。

    “拉倒吧,寒度易主了,卫国楼也撤了。这城里没有管事儿的,这时候正规城卫军也不站岗啊。我们要是站岗,反倒不对头。”

    项北跟楚怜惜说着的工夫里,楚惊天吹着口哨带着两个家伙来到城墙上:“先生小子,这俩家伙鬼鬼祟祟躲在墙角乱瞅,身上还有咕咕鸟,估计就是在城里摸情况的。”

    楚惊天说完,俩人直接跪下来:“大人饶命,我们只是普通城民。”

    项北懒得看他们,告诉小九把他们带城楼里去。

    jin ru城楼之中,俩人重新再哀求一遍。项北让他们闭嘴。

    俩人闭上嘴巴,项北摸着咕咕鸟:“我一直想弄个传讯的鸟,但这咕咕鸟我相当看不上,我还是想要胖子的火羽鹰。胖子你什么时候给我弄一个,你打赌输给我的。”

    郝胖说不急,自己已经告诉妹妹,来就给她带上一只,等回天龙就有了,目前还是先说怎么惩治这俩探子吧。

    项北看向二人:“想来你们只是寒度的土匪吧。说话一股寒度味儿。老实讲出复**来了多少人?目前在哪里等消息?说好了我就把你们关入大牢,等候另做处置。否则你们俩今天就得死了。不要再说冤枉的话,那是嘲笑我智商。”

    二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这次倒是没再否认:“不管在哪里,土匪抓住都是要杀掉的。另行处置我们也一样死,白白在大牢中受些罪,你还是杀了我们吧。”

    “你们就这么想死?我告诉你们,寒度纳入天龙的领地,境内会施行大赦。轻罪释放,重罪从劳。你们确定不要这机会吗?”

    “要,我们要。”俩人都看到了新希望,告诉他们,复**如今就在城外十里之处,一个气甲两重的武者,一个气甲一重的武者,跟三个玄力武士,剩下的还有三十名普通土匪。只要这边发出确认城内没有了卫国楼的人,城墙之上城卫军防守松懈,他们就会到来。

    项北满意:“这才对嘛,确认的暗语是什么?”

    一个土匪回答:“今晚吃鸡。”

    项北把纸笔给他:“写吧,如果他们不来,你们两个就完了。”

    “是,绝对会来的。”其中一个土匪说着,写下确认的暗语,把鸟放出去。

    项北告诉小九,俩人绑起来,扔到不碍事的地方去。

    处置了俩人,楚怜惜问项北,有没有找城卫军来帮忙。如果他们来了,自己又没法留下灵玉阁的标志了。自己做了那么多标记,不留难道砸在手里吗?留下的话就让城卫军知道灵玉阁是谁了,不好玩。

    项北好笑:“反正灵玉阁的身份,最后也是要揭秘乃上公主所为。不管用你哪个身份,都是你的功劳,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大号小号一起刷呗。”

    “不要,我就觉得用灵玉阁好。”

    项北笑起来:“放心,跟你开玩笑的,没找帮手。城卫军都在大牢里看押那帮家伙呢,我不想让他们再死人,没有意义,白浪费钱。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三十多人而已,没多大会儿就杀光了。楚叔你跟一雷负责一个也别让他们跑掉,其他人不动手,胖子直接扔出你那个混乱兽去撕巴他们,我们要速战速决。”

    楚惊天让他拉倒,自己不出去,那傻逼战兽谁都不认识,弄不好连自己撕了。

    “你们下城墙啊,在下面堵着不就行了,让那傻逼战兽在城墙上搞。一旦有人往下跑,楚叔你就放个大招,化气之境,一下子就把他们吓回来了,他们可不认识混乱兽。在他们眼里,化气之境比一般的战兽吓人。等他们搞明白混乱兽的可怕的时候,人也死的差不多了。”

    楚惊天说这样还差不多,自己可不想跟那傻逼战兽离得近了。

    又是小半个时辰的等待,终于趴在窗户上的郝胖告诉他们:“来了,偷偷摸摸的,也没骑马,正往城墙上爬呢,跟一群小鸭子似的,好可爱。”

    所有人被郝胖这个比喻雷到了,项北瞅一眼:“这叫小鸭子吗?”

    “先生你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他们上来了”从窗户缝瞅去,一帮家伙摸索上了城墙,就贴着城墙两边,小心翼翼的往城楼走来。

    郝胖弄出混乱兽放在门口,一帮人赶紧后退。楚惊天问他有病啊,这么早弄出来干啥?

    郝胖晃了晃自己拍在混乱兽身上的血兽令:“别担心,有这玩意儿压制他呢,他现在很愤怒,但无计可施。楚叔你用不着下去,看我一招灭了他们。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八级战兽。这家伙脑子混,冲出去就光会用爪子撕。但只要让它积攒起足够的愤怒,它就会直接干大活了。给那帮家伙一个惊喜,先生惊喜怎么说来着?”

    “。”

    “对,就这个。你们看着吧。不过还有个问题,混乱兽是我靠外力控制的,三天只能用一次,这次用了不耽误吧?”

    “不耽误,下次用得四天以后了,我有数,你弄就行。”

    项北也不知道如何会这么确定,而混乱兽此时眼睛越来越红,已经开始喘起了粗气,明显的确是愤怒了。

    而此时在城楼外面,一帮人也觉察到了不对。一个武者抽出剑来,走到领头的身边:“队长,这城墙上没人可以理解,可这城楼门为什么关着啊?他们都在城楼下面的房间睡觉,顶楼没必要关着门暖和吧?而且我们的人怎么没来接应我们?”

    队长告诉他:“已经到了这里了,说这些还有用吗?”

    “我听到里面有呼呼声,这什么声音?”

    “不知道,你去打开看看。”

    队长说完,那家伙一阵脑袋大,自己这不是找麻烦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