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大工地
    项府是挺忙,挺缺人手的,家里生产的事情夏花暂时不管了,就每天出城,盯在建筑工地上。

    这天,土地的整理正在进行,一辆辆牛车将挖出来的土石运走,夏花蹲在棚子里喝着蜂蜜水,仔细的研究着画好的图纸,苏苏从外面走进来。

    夏花问她怎么来了?

    苏苏把一截烧好的陶管放到桌子上:“你要的排水管,我帮你做出来了。按照你的想法,管道与管道直接插起来,用灰把插口抹上就行,还有三通,弯头什么的都在做。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哪知道这些啊,先生说的。先生说我们我们的排水太过粗放,只有主排水,无法连接到茅房厨房,把废水残污及时清理出去,还得派人出去倒。所以跟我说,新的建设一定要把排水做好。没告诉你是怕你压力大,一样样的这么多东西交给你,会受不了。”

    “先生想多了,这东西简单,又不用我做,你说这个东西是放在茅房的?怎么用?方便进去不很快就堵了嘛。”

    “先生说到时候用水冲进去,就不会堵了。先生回来以后,会给我们做自来水冲水设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先生既然说了就肯定能做出来。”

    “好吧,你看看这个要是没问题,我就让工坊里大量生产了,这东西简单。”

    “没问题,这个你比我懂,你看着弄就行,不用问我,多麻烦。”

    “你是咱家里的老大嘛。”

    俩人调笑起来,而就在这时候,金通出现在棚子里:“夏花,天龙城的城主带人来了,貌似来者不善,已经叫停了我们的施工。”

    “城主是叫林业来着对吧?”

    “对。”

    “去瞅瞅。”夏花丝毫不惧,从棚子里端着自己的蜂蜜水出来,迎上一个肥胖的城主:“城主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城主大人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怎么把我的人都叫停了?”

    城主上下打量一眼夏花:“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

    “我是项府一个丫鬟而已,城主您要是不愿意跟我说话,那就请离开吧。此处我负责,我不能跟你说话,没人可以跟你说。”夏花不卑不亢,一副我也不愿意跟你聊的样子。

    城主冷笑一声:“这是上公主的土地,你项府为何来此占用?”

    夏花解下自己背包,取出楚怜惜给她的令牌:“自然是上公主命我前来,城主大人不会不认识这个吧?”

    “不敢,但即使是上公主派你来的。这片土地你们也需要说明是要用来做什么,这里属于王城的城备地,不管是属于谁,建设上也要上报国土处。如果使用目的不合适,是不允许建设的。我作为城主,这城备地我得看好了,否则国土处追问起来,我没法交代。”

    “这片地用来建设工坊,城主如此上报就好。”

    “我怎么能去替你们上报呢,你们自己去,我只管查验国土处的文书而已。”

    “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应该是城主所管理的城土处来上报的。我们已经在城土处交了文书,城主你难道连看都没看就跑来了?”

    “我看了,你们的呈报城土处无暇处理,你们直接报国土处吧。至于我。就只认国土处的文书,拿到你们就继续,拿不到就乖乖停下,否则这些人全部关入大牢当中。上公主的令牌,也不能妨碍我们正当执法。”

    “这算是故意刁难吧,我们没有城土处的文书,如何从国土处拿到文书。”

    “就是刁难又如何?”

    “能告诉我你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吗?上公主的事情也敢管。”

    “我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胆子,小小的丫鬟,敢跟我如此说话。”

    城主一副气怒之色,而就在这时候,突然砰的一声传来,城主捂住脑袋惨叫出声。把手拿下来看一眼,手上已经满是鲜血。

    城主转身大吼:“谁敢打我?”

    只见一辆马车从后面行来,马车中两个小小的脑袋露在外面大笑。正是小粒粒跟豆豆,豆豆手中拿着弹弓对他晃一晃,然后做个鬼脸。

    城主怒喝:“谁家的小丫头敢偷袭与我,来人给我拿下。”

    一帮士兵跑过去,而此时马车也停了下来。小粒粒跟豆豆从马车中跳出来,几个士兵刚想上前,云平公主也从车里出来:“住手,谁敢碰豆豆公主一下,全家抄斩。”

    夏花跟苏苏迎上前去,都是跪地拜见:“参见三公主,参见小公主。”

    云平让他们平身,而城主也赶紧跑过去:“参见两位公主,下官有眼不识公主,请两位公主恕罪。”

    豆豆撅起嘴,一副生气的样子:“我刚刚想打鸟,你挡住了我的石子,我看到的鸟跑了,你立刻带人给我抓来。否则以惊扰王室罪名论处,那是一只黄色的小鸟,你快去找找吧。”

    “这”城主为难:“小公主,此处树木都被砍了,何来的鸟?”

    “鸟就不能落在地上吗?休要强词夺理,我这就回宫中请调龙卫,把你抓起来。”

    豆豆说完拉住云平公主的手:“姐姐我们快走,此处有人对王室图谋不轨,我们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回宫请龙卫来抓住危险分子。”

    豆豆一副碰到坏人的样子,城主一听可吓坏了,惊扰王室也是大罪。虽然自己没惊扰,但小孩子一哭起来,谁能说得清。赶紧上前告诉豆豆:“小公主恕罪,是我不该,我这就带人去抓鸟。”

    说完,大声呵斥一帮士兵:“看什么看,抓鸟去。”

    一帮人跑掉,夏花笑的合不拢嘴:“谢谢小公主。”

    “不用啊,是姐姐教我的。”

    豆豆说完,拉着小粒粒跑向一辆牛车,她们还没坐过牛车呢,觉得很好玩。

    夏花转身对云平公主道谢。

    云平公主告诉她不必,是寒度传讯过来,让自己来帮忙看着的。从今天开始,只要此处施工,自己就跟她在这里守着。不会有事情,就怕他们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跑来,晚上自己可不能住在这里,公主日落前一个时辰必须回宫,否则会被责罚。自己可不是上公主那种强人。

    夏花点头:“城土处不给上报,国土处的文书我们肯定拿不到,只能麻烦公主了。日落前就早停工吧,等上公主回来。”

    “嗯,文书我也帮不上忙。我只是公主,并无官职,无法参与这种事情。我会跟父王请示,让父王命令城土处批下文书。”

    “这种事情,劳动国王不合适。”

    “那就再等等,一雷传讯回来说了,再过十几天,会有个很厉害的人来项府做客。到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是事情。”

    “什么人啊?”

    “不知道,一雷没说。对了,风筝前日已经请辞,明日会带风家武者前来。若是我不在此处的时候城主来了,让风筝尽管跟城府兵打就行。凭城府兵的本事,风家很轻松就能把他们打跑。不怕惹麻烦,等一雷说的那位厉害的人来了能解决。”

    “真想不出是什么高人如此厉害。我也算白白害怕了,看来先生那边早就算到我们此处会有麻烦。公主请棚子里坐会儿吧,我为你泡来茶水。”

    “你喝的是什么?”

    “蜂蜜柚子水,先生教我的,说是能补充什么好东西。”

    “那我也喝这个。”

    云平公主说完,喊豆豆跟小粒粒不要跑远了,等会儿派人送她们俩回去。

    俩人说知道,他们去找城府兵,看看那帮家伙能不能把鸟抓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