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国师府内
    这几天里,风琴跟那蓝七也已经赶回了天龙。他们直接来到了王城竖六号街,枯荣家所在的地方。但这边住的全是高官,街道是封闭的,街口有人把手。

    看到这样的情况,俩人在外面停了下来,蓝七开口:“老大,我们真的要找枯荣吗?要不要先联系家中。二王子交代过,让我们跟枯荣保持距离,只是合作,并不同路。”

    “我们现在就在合作当中,枯荣给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

    “我明白了,那我们怎么进去,要躲过士兵进去吗?”

    “不,这片区域或有高手在暗处保护,不要惹麻烦。”蓝七取出了笛子吹响。

    此时枯荣的府中,枯荣独自坐在堂内,手中是一把利剑,他抚摸着剑身,双眼通红:“儿子,这是你最喜欢的剑。当年你要习武,是我硬让你随我修习元法之术,是我错了,害你比为父早去。”

    枯荣已经收到了蜘蛛身死的消息,他跟蜘蛛师徒关系是假,父子关系才是真。因为他投靠天龙之时,说自己并无家室。他不得不这么说,否则作为国师,国王定要派人将其家人接来,那样太不方便了。所以他不说自己有儿子,只说是弟子。

    如今儿子被杀,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极是悲痛。而也就在这时候,房间之内传出悠悠的笛声。

    枯荣起身,走进房间当中,千里笛飘在空中,声音就是从其中传来。

    枯荣将笛子抓住:“看来是那两个笨蛋到了。”

    他唤过管家,把笛子交给他:“我们的人来了,应该就在街口,你去将他们带来。”

    管家应命而去,很快风琴跟蓝七便来到了府中。施礼过后,枯荣并未请坐,直接开口说道:“给我讲来,到底怎么回事儿?”

    风琴看一眼蓝七,示意他来说话。

    蓝七将藏鬼山事情讲来,整个过程当中,枯荣一直沉默。等他讲完,枯荣咬牙切齿:“楚怜惜,我定要你还我孩子命来。”

    他问风琴:“在你们三个被俘之后,项北为何只救你一人,而让另外两人受那拷问之刑?”

    风琴回答:“他只与我见过面,所以只能将我从人群中挑出。而且他是以贪图美色为由,其他人无法用这个理由,从那楚怜惜眼皮子底下把人拉出来。只能做戏给楚怜惜看,对我们的人施以刑罚。因为那楚怜惜太聪明了,他若不狠心演戏,恐怕楚怜惜也会怀疑与他,毕竟他将我选出,已经引起了怀疑。”

    “是他授意你将他劫持的吗?”

    “是的,还授意我别忘了带上蓝七。”

    “嗯,这项北总算是有用。不过你在回来之时传讯,说他请我尽快将楚怜惜干掉,这又当何讲,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想?”

    “他说他怕了,楚怜惜太过智慧,他觉得自己无力应对。他说法师您让他接近楚怜惜,只是为了获取信息,如今他是国王的义弟,同样可以获取信息。所以楚怜惜没必要留着,留着只会对我方造成更大的麻烦,所以请您派人将其尽快斩出,万万不可再留。”

    “他就跟那女人没一点情分吗?”

    “他说,腻了。项府如今不缺女人。”

    “还真是小瞧这家伙了,也算个心狠的角色。不过他有些太过自信,国王与他结交,是因为楚怜惜的原因。楚怜惜若是死了,他屁都不是”

    “此事项北也说了,让法师大人放心。楚怜惜因为太过喜爱与他,在国王面前替他吹嘘了很多大话。已将他描绘成大能之士,有他相助,才能平定天下那种。天龙国王惜才之人,他又是项南的弟子。不会因为楚怜惜死了,就不再理他。”

    “原来是这样,楚怜惜这算是自掘坟墓了。要不是她替项北吹嘘,项北恐怕还不敢生出杀她的念头。女人啊,再聪明也难逃一个情字。既然如此,就依项北所言。那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回来?”

    “我们蓝血各部都是各自行动,我们一部如今算是已经没了,彻底毁在了楚怜惜手里。”风琴说的伤感。

    枯荣叹口气:“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也怪不得天龙国王对这楚怜惜如此信赖,的确才能过人。竟让我蓝海出师不利,一路败退。罢了,你们两个就不用管寒度那边的事情了,留在我这里吧,到了如今时刻,就别用什么千里笛了,我会随时有事情交给你们。二王子那边我会去解释。”

    “是,请国师吩咐。”

    “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下吧,取了我国师府的门牌,也好方便出入。”

    “谢法师大人。”两人退出堂外,跟着丫鬟去找自己的房间。

    枯荣命管家取来纸笔,准备传讯。现在对于报仇,他也是迫切的很。用不着项北说,他也要杀掉楚怜惜。因为心疼儿子的性命。

    此时的项北怎么也想不到,误打误撞把人家儿子给宰了。这几天项北挺轻松的,寒度王城传来消息,风天旗已经到了寒城开始工作,寒度国王已经亲手交出国图迎接,宣布寒度正式开始并入天龙版图。剩下还有很多事情,一项一项处理。而在漫雪城中,新派来的城主在接到寒度国印交出的消息以后,也开始往寒度这边走来。

    楚怜惜有些着急,找到项北:“老项啊,好几天了。复**再不来,各城城主上任了,我们还怎么反贪?”

    项北剪着手指甲:“这事儿我也没经历过,他们来了寒度以后直接上任吗?”

    “那倒不是,还要先去寒城见过新册封的西北林王,毕竟以后他们算是这家伙的手下,不见过地主不行。外王也是王啊。另外应该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

    “那还有好多天呢,不着急。不过我想到了一桩买卖,你说复**,会不会进乱石滩搞这些家伙?”

    “不会吧,他们肯都是由重兵护卫的,复**不会去跟他们拼命。”

    “有道理,那我们就慢慢等吧,杀你的肯定会来。”

    “老项你讲实话,现在有人杀我,你是不是暗爽着呢,这局面可是你造成呢。”

    “嘿嘿,夫人你当初把我杀掉海东的事情宣扬出去,让那什么花什么盟来搞我,我现在我也赚回一招,咱俩扯平了。”

    “我是为你好,万花盟全是小姑娘,而且家里都有钱有势,我想让你骗几个回来,明明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你咋能以为我坑你呢你说我们就继续这么闲着吗?”

    “不闲着干啥,现在能有什么事情做。要不夫人你陪我逛青楼去,这落雪城的青楼又重新开始营业了。”

    “滚蛋,我想去牢中一趟。”

    “去干啥?宋玉?”

    楚怜惜点头:“嗯,我想问问,他对宋智事情知道多少。还有你以前不就说卫国楼或许已经有内奸嘛,正好问他知不知道。顺便想办法偷偷弄死算了,我实在想不出留着那白痴还有啥用。”

    “夫人你咋这么暴力?”

    “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让老楚叔蒙面去劫狱,劫出来就随便杀了,谁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你同意就好,我去找老叔。你剪你的破指甲吧,那么短了还剪。”

    “我乐意,指甲藏污纳垢,长了还容易不小心碰到磕到都怪疼的,我才不留呢,谁跟你似的瞎臭美。”

    “等着我回来用指甲扎死你”楚怜惜说完,往楚惊天房间去了,大老远就是一股酒味飘来,毫无疑问,那老头又喝上了,他的日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