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如此劫狱
    楚惊天接到楚怜惜的话,就一个人拎着酒壶晃晃悠悠的往城内大牢而去。连夜里都不等,就那么大白天跑去了。

    路上买了个斗篷,摸进大牢以后弄个纸板挂身上,纸板写明:“化气十重,前来劫狱。”

    然后也不躲着了,大摇大摆的往牢房跑。看到这情况,城卫军的同志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劫狱有这么劫的吗?不按套路啊。

    楚惊天随手拉过一个问:“那宋玉关在什么地方?”

    “这我告诉你合适吗?”士兵小心的问道。

    “合适,因为不说我就杀了你,所以对你来说很合适。”

    “在七号牢房。”士兵说完,楚惊天将他松开。他转身就跑,口中大喊:“有人劫狱。”

    谢成带人跑来,迎上楚惊天,上下打量楚惊天一眼:“前辈,劫狱你好歹偷偷来啊。”

    “我这么大个高手,光明正大来又如何。现在城内就你们这一帮兵,我怕鸟啊。你过来让我一掌拍死你,也省的麻烦。”

    谢成纠结,他已经认出了楚惊天就是楚怜惜的人,现在城内还有谁能有这本事。他走上前来:“前辈对不起,职责所在,只要我还站着,就不会允许你将犯人带走。”

    楚惊天冷哼一声:“那你就趴下吧。”

    说完就是轻轻一掌推出,谢成愣了一下子,这没感觉啊,你好歹稍微用点玄气啊。反应过来之后一声惨叫“啊”,然后就摔到了墙上,吐出一口血来。一帮士兵刚想冲上来,谢成将他们阻止:“敌人太强,莫要送死。”

    楚惊天好笑,小声嘀咕一句:“演的真像,还弄口血。”说完大摇大摆的往牢房而去。

    牢房当中,宋玉面前摆了小桌,正在自斟自饮。楚惊天走进来:“公子待遇不错嘛。”

    宋玉得意:“我爷爷乃是当朝谋相,谁能将我如何。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楚惊天拿下脖子上的挂的牌牌,给他看一眼。

    宋玉笑出声来:“原来你要带我走,是我爷爷请你来的吧?等我喝完这一杯。”

    “好,不急,外面的人都让我吓住了。”楚惊天说完撕下一根鸡腿,自己也啃起来。让外面的谢成受不了,暗骂劫狱咋也这么费事呢。

    宋玉又是两杯酒下肚,这才起身整理一下衣服:“我们走吧。”

    “公子请,外面我已备了马匹,我们可直接回天龙。”

    俩人走出大牢,骑马往城外跑去。而项北跟楚怜惜此时已经在等着,没有别人。

    楚怜惜抓着项北的手:“你看你这指甲剪的,狗啃过一样,这点自理能力都没有吗?”

    “我只会用剪刀剪左手,左手剪右手我不会。我更习惯用指甲刀。”

    “指甲刀?”

    “专门用来修理指甲的,回去让苏苏研究着弄一下,那个很简单的小玩意儿。”

    “我们楚北集团又多一项产业。”

    “嗯,是的,我随便弄点都是挣钱的玩意儿。等左蓝到了,生意上的事情就交给她。”

    “那你干什么?”

    “你是甩手掌柜,我是甩手副掌柜。而且左蓝做生意上瘾,我们不要跟人家抢嘛。”

    “随你吧,楚叔到了。”只见此时远处两匹高头大马跑来,宋玉蹲在马上:“这位高手,可以摘下头上遮挡了吧?”

    楚惊天摘下斗篷,让他看前面。

    宋玉往前看一眼,项北跟楚怜惜从路边坐着的石头上,走到路中间来。宋玉拉马减下速度,来到二人面前便是跪地叩拜:“卫国楼宋玉见过上公主。”

    “嗯,起来说话。”

    宋玉爬起来:“上公主为何还在城中?”

    “我本就是来寒度游玩,在何处不行。你叫宋玉,谋相大人的亲孙子对吧?”

    “是,上公主英明。”

    “不用拍马屁,我问你一句,你可知道你爷爷通敌之事?”

    宋玉大惊:“上公主何来此说,爷爷项来忠心为国,何来通敌一说,通的是何方敌人?”

    “装吧,接着装。宋智与枯荣,同为蓝海效力,国家清清楚楚。你们还觉得自己干的挺隐蔽吗?”

    宋玉脸色难看,再次跪下地去:“上公主明察,此事我不曾知晓,是不是何处有所误会。”

    “没误会,实话跟你讲吧,你爷爷跟枯荣都已经被抓起来。此次你来寒度,被授意将卫国楼的平乱队伍带进沟中,我们也已知晓。你别装没事儿人了。”

    宋玉面如死灰:“爷爷竟然被抓了。”

    “对,被抓了。但是不肯说出其他同党,给你个立功的机会,你来说。”

    “说了可以不死吗?”

    “不,只是死的痛快一些。对于通敌卖国之人,决不可能留下。”

    宋玉面色苍白,知道今日就是自己死期了:“我说,但我说的可能不会让上公主满意,因为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你知道多少说多少。”说完楚怜惜看一眼项北,项北从包里取出纳视水晶递给楚怜惜,然后取出纸笔另外记录。

    宋玉开口:“至于爷爷与枯荣其他的同党我不知晓,爷爷给我的任务,是在卫国楼中配合我的父亲,拉拢愿为蓝海效命之人。我的父亲名叫宋李然,是卫国楼中八组组长。我们如今一共拉拢十二人,他们分别是”

    宋玉说出一大堆名单,然后告诉楚怜惜:“我就知道这些了,其他的真不知道。爷爷也是听命枯荣的安排,有些事情我爷爷都不知道,只能问枯荣。”

    项北点头:“你在这认罪书上签字画押吧。”

    宋玉接过笔来,在认罪书上乖乖写下。楚怜惜问宋玉,这次来的人中,还有没有跟他一伙儿的?

    宋玉说有一个,但他家中只是四书官职,说不上什么话,一路只是配合自己而已。自己离开,他应该不能做什么。

    楚怜惜了然了,问项北还有什么问的吗?

    项北说没了。

    宋玉开口:“能不能让我死的舒服些,先将我打晕可好?”

    楚惊天说:“满足你的愿望。”说完在其后脑勺轻轻一拍,宋玉晕倒在地。楚惊天取根树枝,自身后插入其心脏之中,送他上路。

    取了战利品,楚惊天叹口气:“这家伙牢里的时候**自信,还跟我喝酒呢,却不知道是断头酒。”

    “还是太年轻啊,今天算有收获。早就觉得卫国楼里不干净,现在算是知道哪里不干净了。”项北把罪书叠起来,递给楚怜惜。

    楚怜惜说还是自己聪明,想到要来问宋玉。

    “是,夫人智慧”项北顺着她的话说,让她高兴,她高兴了就能到处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