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温馨
    落雪城的人市就在城边上,这里也是劳务市场。没有什么像样的场地,就是一块大空地。进场选人只要一个铜币就好,但要是买人就得付一个银币的介绍费用。而且是成交一个就一个银币。

    谢成带他们来到这里,立刻市场的一个男子跑了过来:“楚大哥,您这次来是要找人干活吗?”

    看来这个男子跟谢成认识,谢成告诉他:“我现在不姓楚了,姓谢。”

    那男子表示了解,现在还敢姓楚的不多,都在忙着改换姓氏呢。问谢成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帮朋友挑几个人回府中。”

    谢成说完,男子眼睛一亮:“我是这市场的主管,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亲自为几位介绍一下?”

    楚怜惜让他找个伙计来吧,他这么大的领导,亲自来介绍,服务费得多少啊。

    “这位夫人说笑了,我跟谢大哥多年好友,收什么服务费。”

    “那更不行了,我要挑选的人不少呢,免费你能给我介绍什么好的。这样吧,也不用你的人了,我们自己逛一逛,选好了人,服务费该多少就多少,你去忙你的。”

    “夫人您这是信不过我啊。”

    “不是,主要是我们要挑的人真的不少,你不能一直陪着我们吧。反正人都在这里,我们自己挑选就好。你不用管了。”

    “好吧,既然如此,等你们挑好了人再找我。要是有什么问题,随便找个伙计问问就行,我会交待他们的。”

    “麻烦了。”

    楚怜惜客气一句,那家伙也就退了下去。谢成说:“上公主智慧,如果让他带着,他只会带我们去看那些给过他好处的。还是自己挑放心。”

    “叫夫人。”

    “是。”“夫人请,这里男女老少,都是混在一起的,并不分开。有些娶不上媳妇儿的男子,也会跑来装成要卖自己,暗地里勾搭那些少女,想骗回去当老婆。”

    “挺会玩嘛。”

    “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打个半死,也是风险极大。”

    谢成正介绍着,一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妇女跑了过来,跑到项北面前:“公子爷是来挑选家奴的吗?”

    项北点点头,问难道她也是来卖的?自己可不要老妈子,只想挑些年轻的。

    妇女听得尴尬:“不是,公子爷误会了,我是想把我最小的女儿,送进大府当中。”

    项北指指楚怜惜:“跟我夫人说,我家夫人说了算。”

    项北身上又没有钱,买不买全看楚怜惜决定。也不知道是挑项府丫鬟,还是挑上公主侍女。

    楚怜惜问那妇女,她闺女在哪?

    “夫人跟我来一下吧,此处被卖人员不能乱走。”妇女说着引路。

    他们跟着那女人往人群中走了一会儿,很快一个怯生生的姑娘出现在他们面前。楚怜惜抬起小姑娘的头来,长得还算标致,鹅蛋脸大眼睛。

    楚怜惜问她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姑娘回答叫温馨,十五岁。

    项北问楚怜惜是不是小了点?

    楚怜惜说不小,已经算大的了,再大的姑娘都嫁人了,谁跑市场来。告诉她想买就得买这么大的,再大了没有。以为跟他老家似得呢,奔三十了还当成少女,明明是中年人好不好。再说了,妮子不是也这么大嘛。

    “妮子年龄我没问。”

    “那你就别管了,我说了算,你就闭嘴打酱油。”

    楚怜惜问那温馨:“十八加上十二等于几。”

    温馨回答是三十。

    楚怜惜说不错,算数还挺快。

    项北听得直翻白眼:“你这个太没难度了,你来个乘法。”

    “乘法什么鬼?乘以数吗?”

    “对啊,你可以问十八乘以十二。”

    “拉倒吧,普通人家算个加减都费事。而且这十八乘以十二,我都得算半天,你让她怎么算。”

    “我去,这很难吗,我小学毕业都会。用最笨的方法都很快,十乘以十二是一百二,八乘以十二是九十六,一百二加九十六等于二百一十六,口算很容易啊。”

    “那你得回你的世界找丫鬟了,在这里,能这么快算出十以上加法,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好吧,回去我得给小粒粒写个乘法表来背,还得教她用阿拉伯数字。要不长大了跟你一样的文化水平,那我这师傅可就丢人了。那乙兵不行啊,我老家古代很早就有小九九,他怎么没普及开来?”

    楚怜惜让他以后少说些兵神的坏话,自己多厉害一样。说着转过身来:“我们去看看别家的吧,这个太瘦了,都瘦成什么样了。”

    楚怜惜一副没看中的样子,让姑娘一阵失落。她很想找个大户人家去能吃口饱饭。

    项北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刚刚还夸姑娘算数好,怎么转身就走。闲瘦不应该啊,这里也没胖的。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后面温馨突然喊出声来:“夫人,您的钱币掉了。”

    他们转过身,就看到温馨手里拿着一枚银币。旁边她妈满脸怨气,明显是不想她还给楚怜惜。可惜自己没看到这地上的银币。

    而项北此时明白了,这楚怜惜还挺鬼,这是在考验人家呢。

    楚怜惜走回来,拿回银币:“你不饿吗?拿这钱买些东西吃多好。”

    温馨回答:“这不是我的钱。”

    “嗯,不贪就好。”楚怜惜问旁边妇女多少钱可以带走她女儿?

    妇女欣喜:“夫人,我女儿还算漂亮,您看能不能给六个金币?”

    “伺候本夫人要那么漂亮的干啥,不过这钱我给了。”楚怜惜没有划价,这个价格不算贵,当场付了钱。

    妇女喜悦的拿到钱,拍拍温馨:“闺女,以后在夫人手下好好听话,以后就不能见了。”

    温馨点点头:“我知道。”

    妇女直接离开,楚怜惜问那温馨:“你好像没有很多不舍啊?”

    温馨回答:“夫人您的钱到了她手里,也只不过是输出去的赌资而已。今天您要是不把我买下,她就在赌场里把我押上了。我父母好赌,我两个姐姐都已经被她们卖掉了。我很小就知道自己也会是这命运,所以我欣然接受,这是最好的结果。比被输给一帮赌鬼好,那样我被糟蹋完了,还是要被再输给别人,或者卖掉。”

    “你还真可怜。”

    “跟我一样的多着呢,我能想的开。他们养育我这么多年,我也应该为他们换取钱财。”

    楚怜惜叹口气,推一推项北:“你老兄是不是又要感慨了?”

    项北点头说是,是挺感慨,但不想感慨出来,因为任务才完成了一个开头而已,还得继续找啊。说着让楚怜惜拿些钱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