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马首令
    楚怜惜问干什么?听到他要钱,楚怜惜就很敏感,谁管她要钱都会这样,这就是一个抠门儿上公主。

    项北说看那边有个卖肉饼的摊子,让温馨去买点饭吃,看她这样子,应该有两顿没吃了,再跟着溜达一会儿,弄不好会倒在地上,自己可不想背着她。

    听到这话,温馨当场眼睛就红了:“谢谢主爷。”说着就作势要跪下,项北把她拉住,告诉他项府不用下跪,浪费时间。把腿跪出毛病,还得花钱治。

    谢成说:“我去买吧,这市场里他们不能随便走动的,只能跟在买主身边。”

    楚怜惜给她一个金币:“这钱拿着,你就负责跑腿儿吧。”

    “是”谢成接过钱去买来肉饼,温馨一边吃一边忍不住流泪。她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肉饼呢,天天都是红薯土豆,连馒头都没吃过。

    看温馨成功成交,而且还有肉饼吃。立刻周围不少人就纷纷跑了过来,求楚怜惜买他们。可这时候一个市场的伙计拿着鞭子跑了过来,狠狠几鞭子抽在人群中:“滚回自己的位置,任何人不得打扰客爷。”

    一帮人灰溜溜的散去,项北说这里服务不错,还知道给客人一个安心挑选的环境。说温馨妈运气挺好,乱寻客没有被揍。

    就在人群都散去之后,项北感觉有人拉了一下自己衣服,然后就听到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老爷,你能收了我吗?”

    项北低下头,就看到一个浑身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跟小粒粒差不多大的小孩一脸害怕的看着自己。

    温馨介绍:“这个小孩子是个孤儿,长期在这市场里找人卖自己,也没人管她,带她走也不会收服务费的。”

    温馨明显是希望项北能带走她,说完把自己肉饼给了那孩子。楚怜惜不满的看她一眼呵斥:“不要多话。”

    “是”温馨害怕,自己是多说了。

    项北蹲下身子,弄开小孩乱糟糟的头发:“你是男孩女孩?”

    “我是女孩,老爷你带我走吧,我会干活的,洗衣服扫地我都能做。每天给我两个红薯就行。”小孩满脸乞求。

    看到这小女孩的样子,项北真受不了了,转过头去抹起眼泪。楚怜惜提醒他,这样的孩子可不少,要是看见就难受的话,以后有他难受的。

    “那我就建孤儿院,我还就不信了,凭什么他们就不该有人管。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就应该让他们活下去,即使不是他们父母,这也是我们的社会责任,小孩子没有行为能力,就该有人管。”项北一脸坚定,看了一眼谢成,谢成会意,赶紧再去买饼。

    楚怜惜叹口气:“你这人啊,同情心泛滥。你随意吧,不过你不适合继续在这里逛游,这种地方你看不得。”

    项北没回答,自顾自的取出水,给小女孩喂一口之后,倒些出来替她擦擦脸,擦完让她转头看向楚怜惜,告诉楚怜惜:“你看这小丫头多好看。”

    楚怜惜翻个白眼:“行了,你要带就带着吧,回去看你怎么安置。”

    听到这话,小女孩一下子趴到楚怜惜面前磕头:“谢谢夫人。”

    楚怜惜赶紧把她扶起来:“小丫头还知道磕头,以后不用磕。”说完把她抱起来仔细看看:“别说,是挺好看。”说完自己也笑了。

    她告诉项北,孤儿院的名字必须叫怜惜孤儿院,这种好事情必须以自己的名字来做。

    项北裂开嘴:“你明明也是同情心泛滥,还装什么装啊。继续走吧,小丫头给我抱着,别再走丢了。”

    小女孩害怕:“老爷夫人我身上脏,我自己走就行,我跟的上。”

    “那就把手给我”项北牵起她的手,楚怜惜也把孩子放下了。这丫鬟还没买到几个,先收留了一个孤儿。这人市逛得也是没谁了。

    项北问她叫啥名字啊?

    小女孩说没名字,大家看到她都是叫她小乞丐。

    项北想了一下:“以后就叫小雨吧,姓随我项府来姓,项小雨,喜不喜欢?”

    “嗯,喜欢,谢谢老爷赐给名字”小雨挺乖巧的。而项北再次强调,不能叫老爷,叫先生,先生听起来是很有文化的样子。

    牵着小雨的手一路逛荡,看她走不了了就抱了起来,选人的事情基本都是楚怜惜来做,他也不怎么管。楚怜惜就用她的加减法选人,楚怜惜说最基本要求就是识数,至于认不认字倒是无所谓。下人认字也不一定是好事儿。

    就这么整整挑了一上午,他们选出了十个。楚怜惜有些心疼,问项北他的项府用得着这么多人吗?不行退两个吧。

    项北说用的了,这还不够呢。苏苏跟夏花都很辛苦,应该给她们派个人伺候着,让他们可以专心的工作。还有冷高手,也是要给她配个侍女。这就三个人用起来了,剩下才七个,自己那么大的地方,七个人都忙不过来。

    楚怜惜听得要命,下人竟然还要再给配下人伺候,这项府关系乱的没救了。

    楚怜惜转身问谢成:“你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谢成说处理好了,房子已经卖给了邻居,自己随时可以带家人走。

    “那你下午准备些路上吃的,带着她们尽早出发。都是女人,让他们骑马也不靠谱儿,多弄几辆马车带她们回天龙。给小雨找地方洗一洗,给她换身新衣服。乱石滩有强盗,你跟小九能搞定吗?”

    谢成说该是没问题。

    “该是可不行,都是我花钱买来的,可不想她们被抓去给土匪当压寨夫人。”楚怜惜问项北怎么办?

    项北说:“找胖子,胖子有办法,他很小就独自闯荡,比我们经验多。而且那家伙身上好东西多的是。”

    楚怜惜眼睛一亮:“对,找胖子。连买东西的钱也从胖子那里要吧,我就不出了。”

    “要不要这么抠?”项北受不了她。

    “不抠怎么过日子。”楚怜惜觉得自己没错。

    郝胖的确有解决的办法,他们回到落雪楼,找郝胖说了这事儿,就看到郝胖从包里取出一个牌子来扔给谢成:“把这个带身上,碰到土匪给他们看看,没人会打劫你。”

    谢成搞不懂是什么,旁边黑大却突然叫出声来:“这不是天下第一匪苍原马王的马首令嘛,郝兄弟你怎么会有?”

    “我跟他熟着呢。”郝胖问楚怜惜:“这下可以放心了吧,连老黑这种垃圾土匪都认识,那就没有不认识的,放心用就好。”

    楚怜惜给他挑个大拇指:“你果然身上好东西多,老项还真是没说错。那你就再拿点钱吧,我的钱都存成钱票了,给他们用着也不方便。”

    郝胖笑起来:“夫人你还是那么节俭,没问题,我有钱。”

    郝胖直接取出一个小布袋扔给谢成:“二十金币,干什么都够了。”

    楚怜惜说是,这些钱路上干什么都够了,提醒谢成剩下了回去记得交给自己。

    “是”谢成挺无语,人家拿的钱,剩下的还要交给她。谢成开始怀疑自己以后能不能拿到工资,这人抠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