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雪荷
    谢成跟小九第二天就离开了,妮子跟红桃二都没跟着,让妮子走,妮子却要留下照顾项北,而且她的父亲也在这里,没必要跟着早走。

    至于红桃二当然是郝胖留下的,郝胖买了她来,就是为了排解寂寞,怎么可能让她走。红桃三倒是跟着回去了,郝胖也不好意思留下俩伺候自己的。

    等他们都走了,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待敌人送上门来。而也没有让他们在落雪城再无聊多少天,敌人就有所行动了。这天项北正吃着饭呢,一个伙计敲门进来:“客官,有人给您留了字条。”

    项北接过来,打开以后里面就五个字:“城外十里塘。”

    项北起身,来到楚怜惜房间门口,没有跟往常一样直接推门进去,而是恭敬的请示:“小姐,我有些事情外出一趟,不知可不可以?”

    楚怜惜此时正在屋里看小人书,听到项北突然如此称呼,而且还这么有礼貌,当场眉头皱了一下:“搞什么鬼。”但很快想明白其中缘由,咧嘴笑了一声。

    她从房间内出来,一脸严肃的问道:“你是有何事外出?”

    项北恭敬的回答:“一些私事,拜访寒度一位好友。”

    “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你在寒度还有朋友?”楚怜惜做出一副怀疑的样子。

    项北回答:“未曾提起而已,不代表没有。”

    “嗯,去吧,早些回来。”

    “是。”项北下了楼,去后院骑上马出城而去。而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客栈中一直有人在看着他。见他离开,也是跟了出去。

    他们刚走,楚惊天就跑到了楚怜惜的房间里:“你刚刚跟项北又是玩的哪一出啊?还小姐,先生小子吃错药了?”

    楚怜惜回答:“估计是有人给他传讯,要他出城相见。他来跟我请假,一是提醒我好戏开场了。二是判定传讯之人未走,故意做给敌人看。要是进了我房间,会让敌人怀疑商量什么呢,说不定不敢去跟他见面。而要是太过随意,又显得我俩太亲近,敌人会怀疑他会不会好好坑我。这家伙心细,做事滴水不漏,小细节也要做全。”

    “他就不怕你露馅吗?你万一以为他又在故意恶作剧,出去就问一句老项你搞什么,那不就砸了吗,让人一看就只是演戏,平时根本不这样。”

    “老叔你不会认为我就这么没脑子吧?”

    “不好说,跟别人挺聪明,跟项北不好说。要我跟上去看看吗?”

    “不用,老项能搞定。我现在想的是,到时候这帮人又被我干掉了,老项怎么跟枯荣解释,肯定会被枯荣怀疑。”

    “那是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楚惊天不担心这些。

    项北此时出了城,手里拿着个地图,一个劲儿的嘀咕十里塘在哪,来的路上没看见什么水塘啊,这地图上也没有,这上哪找去。

    跑到一个十字路口,项北停下来,嘴里骂骂咧咧:“混蛋啊,到底往哪边走十里?也不给个路线图”说着取出一个金币:“直行正面,左拐反面,右拐接不住掉地上。”

    说完将金币抛起,本想让他落到手背上,结果一下子真没接住,掉到地上去了。

    项北下马捡起金币:“我这么高的水平都没接住,说明老天在指引我呢,右拐。”

    跳回马上,项北右拐而去。客栈里盯着他的家伙此时也已经到了这里,看着右拐跑掉的项北,他一脸懵逼:“此人这么不靠谱儿吗?怎么混到上公主身边当谋士的?”

    他对着远去的项北大喊:“错了,跑错方向了。”

    项北听到了也当没听到,还在继续往前跑。那家伙一脸受不了,赶紧追上去。

    项北一脸得意:“小子,你还能跑过我的金斑马?”

    “驾”项北开始全力赶路,很快后面那人就连他马尾巴都看不到了。而项北在发现那人看不见之后,直接转进一条小路当中往回走。

    重新回到岔路口,项北往相反的方向而去。他是真不知道十里塘在哪,但往西那条路来的时候走过,没见到有什么塘之类的,那就肯定是往这边了。

    跑了没多久,大片大片的荷塘出现。项北从马上跳下来:“我去,什么品种,这么冷的天荷花还能开?真是个好地方。”

    项北正说着,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此处风景优美,女孩子最是喜欢。”

    项北转过身,就看到一个斗篷男子,斗篷跟之前楚惊天带过的那个是同款。

    项北问他:“蓝血之人吗?”

    那人说:“此事先生无需关心,先生来的好像有些晚,并不是接到消息就立刻出发吧?跟我预计的时间差了许多,不知道先生是不是去跟上公主说了什么?”

    项北随手采下一朵荷花,闻了闻之后告诉他:“我甩掉了一个家伙,不知道是什么人,但一路跟着我,我把他甩了,才来的晚了些。我们要小心,那人肯定不是楚怜惜的人,那就说明另有其他势力盯上我了。”

    “哦,原来如此。”斗篷男笑出声来:“你甩掉的可能是我们的人,他跟着保护你的。”

    “我去,搞得这么神秘干嘛。既然是自己人,出城直接跟我汇合不就完了嘛。不知道我不认识路啊,地图上都没有。你赶紧说让我怎么做?我烦透了那个女人,跟在她身边太累了。我现在只想回天龙。不过要说清楚,你们的安排可别连累我。我在天龙还放了不少钱,我还得回去才行,不想回去就被砍了,所以我不能暴露。”

    “先生放心,你要做的只是将他约到此处,然后借故将他身边的化气高手引开到往南五里处。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做,若是回去被治罪,国师会替你说情。放心就好。”

    “为何要往南五里?”

    “这你不用管。”

    项北看看大片的荷花,点点头:“好吧,此处的确适合邀约女子前来,你们很会找地方。让她死在此美景之中,也算是我对的起她,不枉我二人相好一场,放心吧,明日上午,就在此地。你们有多少人?”

    “此事你不需要管,做好你该做的就行。先告辞了。”斗篷男说完就要走。

    “等会儿”项北将他拦下:“你先跟我说,这里的荷花为什么冬天开,我回去也好跟她描绘。”

    “这是雪荷,就是冬天开的。”

    “那这荷花用油炸来好吃吗?”

    “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没什么,就是馋了。”

    “我不知晓,无人用荷花做菜。”斗篷男觉得项北无聊,说完不再理他,径自离去。

    项北再喊:“这是谁家种的,我要采了没人罚款吧?”

    “此处荷塘乃三朝之前所建,雪荷纯粹观赏之物,不结农获,莲藕细小。现在更早已是野荷,谁管。”斗篷男未曾停下,说完人也跑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