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项大厨表演时间
    项北四下看看,搓搓手一脸窃喜:“没人管好,没人管我要开动了。什么叫不结农获,那是你们不会吃。叶子荷花莲子可都是好东西。好奇怪这荷塘为什么不上冻。”

    项北顺着荷塘边上开始快乐的采摘。

    等收获完毕,回到落雪楼的时候天色已晚,后院栓好马,一走进楼堂,他便吸引了所有食客的目光。此时的他怀中荷花荷叶,还有几个莲蓬,一大堆东西,没人知道他采这些干什么。

    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抱着自己的战利品上楼而去。来到楚怜惜的房间,他一脸兴奋:“看看我带回什么了?”

    楚怜惜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他:“雪荷,寒度的特产,冬日开花,有什么奇怪的吗?你摘这些干什么?你不是去跟敌人畅谈怎么杀我了嘛,这么久不回来,我还以为你被干掉了呢,搞半天弄了这些。”

    项北撸起袖子,整理着自己的战利品:“这些都是好吃的,我尝过了,味道很正,清香宜人。一会儿我给你做荷叶鸡,荷花脆,莲子烧肉。包你吃的过瘾。”

    “这些还能吃?这莲子我知道有人做粥来吃,这荷花荷叶也能吃吗?”

    “荷叶不能,荷叶是用来包裹鸡肉的,等会儿你可别一起吃了。”

    “那你这次去跟敌人商量了个什么结果?”

    “明天中午我带你去赏荷,然后我负责把老楚叔引开。他们会把你跟胖子一雷一起干掉。估计是蓝血这次来寒度的最强者亲自出手吧,就跟藏鬼山那化气高手一样,否则一雷可不是那么好干掉。”

    “你就没具体问问?”

    “问了,人家不说啊。但这次搞完,他们的最高领导估计也死光了。明天到地方以后,我找理由约老楚叔离开,这次就靠胖子那个白痴战兽了。”

    “我是真不想看到那家伙。”

    “我也不想啊。可也幸亏有那白痴战兽,否则还真没法弄。我跟老楚叔必须真的离开才行,否则他们不会动手的。因为他特别强调,让我把老楚叔引到往南五里之处,估计那里有人盯着我们,我们不到,他们不会动手。这帮家伙很小心,可惜千算万算,不知道胖子手里的白痴战兽才是最能打的。”

    “那你回去打算怎么跟枯荣说啊?”

    “还能怎么说,我也没想到胖子手里有个八级战兽呗。”

    “胖子在对付海东之时公开用过。”

    “枯荣不知道就行,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让我只引走楚叔了。放心吧,这次又不怨我,还是他们自己搞砸的。”

    项北说完,抱起自己弄好的一堆食材,告诉楚怜惜,一会儿吩咐妮子去厨房帮着做饭菜,大概得有一个时辰才行,鸡难做。

    “我跟你一起去做,真的好奇这些东西怎么做来吃。”楚怜惜是项北做饭时候的迷妹,看他做饭是一种享受。

    俩人来到房间当中,项北打开土炉看一眼,唤过厨房一个杂工:“你好像挺悠闲的啊,去帮我和一些泥巴来,要清泥。”

    杂工问活泥巴做什么?

    项北拿起一只鸡来:“我教你们这里的厨子做个新菜,包你们酒楼以后大火。”

    一帮厨子不信,告诉他想要亲自动手做饭,得先去问过老板,用掉的食材怎么算。

    楚怜惜举手:“我去,你接着弄。”

    楚怜惜不想耽误项北干活的时间,而这时候老板走了进来:“两位客官,需要什么随便用就好,不收费。”

    “今天怎么这么大方,老婆又生娃了?”楚怜惜坏坏的问道。

    老板说不是,说以后他们在这里的食宿都免费,不要问为什么。

    项北跟楚怜惜明白,这老板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城主被杀那晚,他们回来的很晚。城墙之上一战,他们也是恰好不在,老板已经想到了,这些跟他们有关系。能猜到灵玉阁八成就是他们。

    灵玉阁在落雪城如今可是名声大噪,将来证实他们的身份,他们在这里住过,那就是最好的广告,此时当然舍得给他们免费。而且要不是灵玉阁,也许现在他的酒楼还无法迎客呢。

    项北拍拍老板肩膀:“不白吃白住,我今天做的三道菜,学会了你就赚死了,等会儿做好了给你尝尝,保证你立刻派人去找我准备的这些食材。”

    老板看看一堆荷花荷叶,问他就这些吗?此时老板明显不抱希望。

    项北说就这些,但是提醒他,等吃上了瘾去找这些的时候,注意点时间。明天不准去。

    老板问:“为何,这雪荷一看就是十里塘采来的,那里怎么不能去?”

    “我只是说明天不能去,过了明天你随意。想来这雪荷作为观赏之物,城里也该有吧,你先弄点来用。”

    “先生你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啊,我却不觉得用得着。”

    “打赌啊。”

    “赌什么?”

    “你输了,不要乱说话就行。”

    “我明白,我赢了也不会乱说的。”老板不愧是生意人,一下子就想到了项北什么意思。同时也更肯定了,灵玉阁就是他们。

    老板告诉厨房里人,项北需要什么,全力提供。

    一帮人纷纷答应,那个杂工也赶紧去找泥巴。楚怜惜拿过项北手里的鸡:“我帮你洗,你先弄别的。”

    “夫人对于吃食真是勤快。”

    “胡说,我干啥都勤快。”楚怜惜不同意他的说法。

    两个人开心的忙活着,楚怜惜把鸡洗好,项北马上腌制。泥巴弄来以后,项北也在泥巴中加了烘烤调料。看的厨房里的人都是觉得奇怪。

    整鸡腌好,鸡肚子里塞满各种项北认为好吃的食材。然后用荷叶包裹扎紧,包上泥巴,小心的放入土炉之中,叮嘱楚怜惜,不要再加火,等会儿用灰埋起来。

    楚怜惜让他放心,这做法自己貌似在哪里看到过。

    项北说:“乙兵厨赏吧,那里面应该记载的是叫花鸡。跟我这个调制不一样,我这个改良过的,更有味道。”

    项北这一提醒,楚怜惜也确定了:“嗯,对,是乙兵厨赏当中的。但只记载了泥巴包裹整鸡闷烤而成,具体没写怎么做,没想到今天吃上了。妈妈呀,就这手艺,一百金币也不卖啊,老板发了。”

    楚怜惜说完,问旁边老板,听说过乙兵厨赏吗?

    老板赶紧说听说过,但没见过。传说都是兵神留下的美食记载。

    楚怜惜说是,这就是其中一种,好好学着吧,学会了可以在美食界嚣张了。但自己嚣张就好,不准外传。

    老板赶紧答应,听到乙兵厨赏四个字,就不敢再对项北质疑了。看看厨房当中的一帮人,告诉其中几个:“你们几个好好做菜,别往这边看,剩下的给我好好学着点。”

    明显,不准看的就是他信不过的。他也不想一道美食被泄露出去。虽然这荷花鸡泄露的差不多了,但项北还有俩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