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混乱之音
    楚怜惜问难道是落雪楼的饭菜有问题?

    项北说不是,天雪散唯一可以掺进去的东西就是白水,其他的都不行,酒水都不行,可来了这里以后就没喝过白水,都是茶水。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从鼻孔吸进体内的。

    说完,项北问郝胖:“你说的那明寻依长啥样?”

    郝胖略作形容之后,楚怜惜想起来了:“那不就是藏鬼山里那女人嘛。”

    项北点头:“对,那家伙不是来给我们带路的。就是来跟我比药的,我能知道母血草,让她以为我是不错的药师,这是要跟我一较高下的节奏。怪不得不肯把名字告诉我们。”

    “下次见面斩了她。”楚怜惜生气了,这次不是开玩笑。

    项北说:“斩个屁啊,他该是并无恶意,天雪散不致命,只是让人怕冷而已。但极难配置,是晋级高级药师考核的一种药物。”

    “那就不斩她了,把她抢来替你老兄暖床,顺便替我们干活。”楚怜惜改变策略。

    项北听得直翻白眼,问她怎么抢女人比男人还积极?

    楚怜惜回答:“因为有用的男人没发现啊,发现也一样抢回来。替我们干活,顺便如果很帅的话,可以替我暖床。”

    “不守妇道的妞。”

    “哈哈,小项项吃醋了,小项项乖啊,好好表现,也许会把暖床的大任务交给你呢。”

    楚怜惜这不忌讳的话语,让项北怀疑她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这个世界能有这样的女人吗?不都是三从四德的乖宝宝嘛。

    一路瞎聊,到达十里塘之后,楚怜惜兴奋的从马上一跃而下:“项北,你找这地方真是太漂亮了,冬天中的寒度,能看到这一片生机勃勃,实在太难得了。”

    项北回答:“上公主喜欢就好,上公主您看那边,荷塘当中有个亭子,可惜此处无船,否则能进亭子里一坐,那才真的是让人迷醉万花之中呢。”

    楚怜惜说是,说可惜了,这雪荷所在之处,水不结冰,没有船的确难以过去。不过这荷塘这么大,可以找找看看嘛,也不一定没有。

    项北说自己带人去找,楚怜惜让他去吧。

    项北告诉楚惊天:“我们去为上公主前面看看,有没有船只,可以到亭子里去。”

    “是”楚惊天恭敬答应一声,二人骑上马,沿着塘岸往前找去。

    而此时在他们身后的密林之中,四个带了面具的男子趴在半人高的干草之中。其中一个抽出剑来:“这项北倒是会找理由,该我们了。”

    另一男子说不急,等传来消息再说,万一那项北没有走太远呢?小心些为好,枯荣虽然说项北信的过,但还是要小心。

    此时项北跟楚惊天已经跑出大老远,项北问楚惊天有没有五里地了?

    楚惊天说大概有了,此处歇息一下吧。

    “好,休息一下,船估计是找不到了,休息一下我们回去。”

    俩人从马上下来,随便找块石头坐下,项北点上根烟。楚惊天拍他一下:“给我尝一口。”

    项北说不行,这东西别人不能尝,谁都不行。

    俩人就这么聊起来了,而在楚怜惜那边,树林中躲着的一帮家伙,突然听到空中传来一声鸟鸣,四人抬起头,就看到一只黑舌隼在空中盘旋。

    四人互相点点头:“这下该我们动手了。”

    四人从树林中窜出,奔跑之中,一头黑色的猩猩战兽吼叫着也窜了出来。

    正在赏荷的楚怜惜四人大惊,风一雷挡在了楚怜惜身前,黑猩猩一跃而起,直接扑了上来。

    风一雷抽刀砍出,带着火焰之气的刀芒落向大猩猩,大猩猩一拳挥动,黑色的兽力带起一阵呼啸,与风一雷攻击碰撞到一起。

    呼的一声闷响,风一雷直接摔倒在地,而黑猩猩也是倒退两步,止住了前进的身形。但此时那四个家伙也已经展开攻击。四人目标明确,同时对着楚怜惜攻击而去。在攻击眼看就要落到楚怜惜身上之时,一声狂暴的怒吼传来,白痴混乱兽出现了。

    混乱兽巨大的身体把楚怜惜整个人挡住,身躯之上快速凝结出一片血红的防护之力,四人的攻击落上去,混乱兽也只是晃了晃身子,毫发无损,毛都没掉一根。下一刻混乱兽双拳锤在地上,地面便如海浪一般涌起,四人一兽被直接掀飞。紧接着混乱兽进餐的时间到了。那黑猩猩还没落地,被它一把抓住,直接撕成两半,脸上还明显露出嫌弃之色。

    看这战兽被一把撕掉,四人都立刻明白过来,这战兽可怕,他们不是对手,有识货的一个家伙,还直接喊出了混乱兽的名字。

    听到这名字,他们更是无心恋战,当即四下退开准备跑路。可还没跑出多远,其中一个就被撕开了。

    眼看四个家伙这么逃跑,楚怜惜着急,问郝胖敌人会不会跑掉,那混乱兽好像没脑子,抓住一个就准备开饭了。

    郝胖一副淡定的样子:“不会,八级战兽哪能让他们跑了。”

    郝胖下达命令:“全歼敌人,否则一年没饭吃。”

    “吼。”混乱兽听到没饭吃,当即一声怒吼,应该是在骂郝胖王八蛋。但就算王八蛋,它也得听命令。当即一把将手里的家伙扔掉,抬起头来,舌头在嘴里快速摆动,发出一阵奇怪的叫声,就像青蛙跟跟狗的声音合到一起,然后频率加快了三五倍那种。

    吼叫声传出,音波扩散开来。原本已经跑出大老远的三人突然停下,然后眼睛通红的往回冲。

    楚怜惜捂着耳朵:“什么鬼,太难听了,不过他们怎么又回来了?”

    郝胖趴到她耳朵边上大喊:“混乱兽不光自己脑子不灵光,也能让敌人乱起八糟的,这就是它的绝招之一,混乱之音。让敌人陷入一种混乱弑杀的状态,根本不想着逃跑,看到有活物就要冲上去宰了,不管对方有多强。”

    三人跑回来,一个个冲向混乱兽,毫无疑问被一把一个撕碎,跟送死一样。

    而也就在这时候,突然冷月取下弓箭,转身就是对着荷塘一箭射出。

    而荷塘之中,一个手持弓箭之人,刚从水里跳出来,脑袋就被整个掀开了半拉,重新落回水中而去。

    冷月面无表情的看着水中尸体收起箭来,说这箭师不错。

    楚怜惜问她有没有搞错,就这还不错呢,亮相都没结束,就被干掉了。

    冷月说不是,他加箭的速度很快,刚一出水,箭支已经满在了弓上,等完全出水,箭可能就已经射完了。这是一般箭师做不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