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杀吐了
    楚怜惜又学到新知识了,而郝胖往进餐的混乱兽走去。看他走来,混乱兽又是一声低吼。郝胖让他别每次都这样,谁跟它抢肉吃一样。

    混乱兽想了想,把尸体上的所有衣物都撕下来扔给他。

    郝胖好笑:“你还越来越聪明了。”

    楚怜惜也是乐了:“以后不能再说白痴战兽了,还能读懂你的意思,知道你要收战利品。”

    风一雷说战兽本来就是越高级越聪明,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郝胖收拾着战利品,告诉楚怜惜:“这四人有两个是化气一重,应该就是蓝血另外派来的头头了。而另外两个,一个是气甲五重,一个是气甲四重,该是跟风琴差不多那种的角色。总之现在蓝血在寒度境内的势力基本废了,他们剩下的不回去也翻不起什么波浪,我估计他们会被弄回去。”

    说完也取下了四人身上的钱袋,打开看看,其中两个当中没啥意思,就是点金币而已。另外两个就值钱了,郝胖取出一摞金票数了数:“一万六,这些家伙真能干,就这几天抢这么多钱。”

    楚怜惜笑眯眯的把金票拿过来,手上吐口唾沫星子,又数了一遍之后确认郝胖数的没错,这都是自己的了,这趟真没来错啊。说完取出灵玉阁的标记跟列罪文书留下。

    郝胖问这鬼地方这么冷清,留下这个会有人看到吗?

    楚怜惜说:“会的,老项把做荷花的手艺交教了落雪楼,他们明天就会来采荷花,事情马上就会传开。你以为老项那么好心要传授技艺啊,这家伙都是有目的的,要不可能就得留下活口了,比如老项跟老叔那边盯着的家伙。”

    郝胖服,他是真服,连人家酒楼的伙计都要用上。说完看向远处:“他们好像回来了。”

    楚惊天跟项北回来,一停下马来,四人就满脸好奇的打量项北。

    项北问他们又怎么了?自己有什么好看的?虽然自己的确很好看。

    楚怜惜问:“你这身上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多血?杀人还能弄得这么脏,你看人家小混,杀了四个加一猩猩,身上干干净净。”

    楚怜惜说完,楚惊天大笑起来:“我跟你说啊怜惜,你这谋士简直太残忍了,一刀不把人杀死,愣是搂着人家杀了四次,一边杀一边还吐了两次。对了,还是个女人呢,挺漂亮的。”

    项北郁闷:“我生手,而且我用的是匕首。要是我那一米多长的大刀还在,一刀就搞定了。说的好像你们第一次杀人就很顺利一样,我就不信你们没吐。”

    楚惊天说自己没有吐,风一雷说自己没有吐,郝胖说自己没有吐,连楚怜惜都说自己第一次没吐过。

    项北看向冷月:“你一定吐了对不对?”

    冷月想了想说好像没有。

    项北愁死了,咋就自己这么丢人呢,应该还是成长环境不一样吧。自己生活的世界定了,他们则是从小看多了死人。

    项北脱下衣服:“没事儿了走吧,那混乱兽吃东西真快,胖子你平时一点都不喂吗?”

    郝胖说得让他自食其力,喂饱了他就变成毛球那货了,光看热闹不出来打架。问他脱衣服干啥,不冷啊。

    项北说冷,但也不能带着一身血往回跑啊,让人看到吓坏小朋友。

    风一雷把自己的皮衣脱下来,让项北穿上,自己是武者没事儿,他这么跑就冻坏了。

    “还是小雷雷好”项北觉得风一雷靠谱儿,很靠谱儿。

    楚怜惜问项北接下来怎么弄,还要留在落雪城吗?剩下的复**会不会来?

    项北说等两天看看,自己会给枯荣传讯,禀报情况,让他再派人来,看看他怎么回讯。

    楚怜惜说只能如此,貌似又要开始闲着了。时间如此宝贵,闲着感觉好浪费,让项北找点事情干。

    项北仔细想了一下,问她要不要去藏鬼山?

    楚怜惜问他去藏鬼山干什么鬼?

    项北说自己是打算干女鬼,她有没有兴趣?

    “少扯淡,正经说你想干什么?”楚怜惜板起脸来装作生气。

    项北告诉她:“那个明寻依能够轻易带我们俩走出藏鬼山,说明那里她很熟悉,经常去,我们去找找她,这个人太有用了。”

    楚怜惜同意:“对,不管是暖床还是什么,都太有用了。不过那明寻依不是生活在黑大那村子里嘛,我们去藏鬼山碰不上怎么办,直接去村里找?”

    “不去村里,那明寻依应该也不常在村里。我们碰不上她,就给她留话。”

    “留在哪儿?那么大的山呢。”

    “那里面有魂灵师长住,那明寻依若是常去,肯定与他相熟,说不定是姘头。我们找那魂灵师留话。”

    “有那么点道理,那就去,不过我总觉得你老兄找她还有重要事情。”

    项北说是,想找她一起研究一下,雪荷的池塘为什么不结冰,温度感觉也不高啊,手放进水里都特别冷,已经到了结冰的温度。那就应该不是这荷花对水温有影响,而是有别的什么物质,影响到了冰的形成。

    楚怜惜问研究这个有什么用?

    项北提醒她就四个字“金色大河。”

    楚怜惜笑起来:“你老兄果然有想法,那就去找,谁让人家专业呢。要是真让她研究明白了,封她当项府的六夫人。当然得先把她那魂灵师姘头干掉。”

    项北好笑,问为什么是老六?

    楚怜惜给他数起来:“老大的位子肯定不能给她,你老兄项府也算是大户,主夫人,怎么也得对的起你这身份,也别给本上公主丢人,所以暂时先空着。老二得给左蓝留着,那妞太有用了,一到项府要立刻拿下,老三风筝,那小妞也算痴情,而且身份不低。老四冷高手,冷高手高冷的很,但总得嫁人啊,能听你老项使唤,那就**不离十了。老五苏苏,这妞出身平平,但很有想法啊,你老兄要研究什么新东西,她总不会让你失望。所以最后来的只能是老六了。”

    项北笑起来:“让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人生巅峰了呢。可现实是,到现在就跟亲爱的上公主亲近过。”

    “谁跟你亲近过,别造谣,我是清纯玉女。”

    “没有吗?反正我记得手感不错。”项北一脸贱笑。说完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告诉冷月别担心,刚刚楚怜惜开玩笑的,要是住在项府就变成自己的人,那还了得,以后谁还敢来给自己干活啊。

    冷月看他一眼,回答:“没关系,先生很好。”

    楚怜惜笑起来:“听到没有,说你很好呢,你有戏,这就算订下一个了,本上公主果然金口玉言啊。”

    楚怜惜很得意,项北则是感叹世界变化快,在老家的时候对泡妞从不抱希望,到了这里咋就成渣男级别的大神了呢,神奇啊,太神奇了。

    项北正感慨着,突然郝胖举手:“夫人,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怜惜让他说来。

    郝胖瞅一眼项北,脸上挂起贼笑:“来之前先生给我们开会,让我跟一雷时刻护在上公主身边,我问起撒尿咋办,先生说”

    “驾”听到这话,项北打马而去,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楚怜惜着急问郝胖:“他说什么了?”

    郝胖回答:“先生说让我当着夫人的面解决。”

    “项北你给我站住。”楚怜惜气呼呼的驾马追上去,后面几人都是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