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云乐事宜
    项北回到酒楼,就给枯荣写信,语气当中满满的自责,自责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手下之人,还拥有如此厉害的战兽。自己一定会想办法摸清手下之人的身份的,让枯荣放心,同时请他赶紧再派人来搞事情。

    项北一边写,楚怜惜就在他身边吹着口哨跟着看。项北写完问怎么样?这字还算漂亮吧?

    “漂亮个鸟,好好的毛笔你不用,这用了个什么鬼玩意儿。”楚怜惜拿起项北的炭笔看了会儿,瞅不明白。

    项北叫来黑大,把讯珠跟信件交给他,让他去城讯处把信发出去。

    楚怜惜研究着项北肩上的伤,问他明日一早就去藏鬼山吗?

    项北说是,今天剩下的时间就休息一下,啥也不干了,太累了。自己受不了在马上颠来颠去。

    “自己菜还好意思说,起来,我也帮你按一按,谁让你是功臣呢。”楚怜惜把项北拉到床边让他脱了衣服趴下。

    项北问不合适吧?

    “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趴下就趴下,试试我的手艺。”楚怜惜直接把他推到。项北嘿嘿傻笑着,把衣服一件件的褪去,光保留了衬裤。

    “你用得着脱这么干净吗”楚怜惜有点脸红。

    项北说留的够多了,在自己老家,弄这个就穿一个大裤衩,哪还会留长裤啊。让她要弄赶紧的,少废话。不弄把妮子叫进来弄,自己不能大白天的白脱一回。

    “我给你弄,你是我的夫君老爷嘛。”楚怜惜说着就下手,项北一声惨叫:“能不能别专往有伤的地方搞啊,好疼的呢。”

    “不好意思,失误。乖,趴好,我会注意的。”楚怜惜哄孩子一样,捏捏项北的脸蛋,让他老实趴回去。

    楚怜惜双手按在他身上,倒是没有再恶作剧,很认真的给他**着。一边弄一边开口:“我收到了王兄也就是你大哥的一封信,想知道说什么了吗?”

    项北点头说想。

    楚怜惜告诉他:“王兄家里有不少闺女,其中长大的就有云平,云宁,云心,云乐四个,都还没有嫁人。云乐是老大,今年十九岁。挺活泼一个孩子,我本来想给你留着”

    “你等会儿,别啥都扯上我。”项北让她少乱说,赶紧说到底啥事儿。

    楚怜惜说:“老项你没意思,白送你漂亮妞都不要。是这么回事儿,这寒度原来的国王啊,叫林山,年龄不小了,是那林军的哥哥。封了西北王也干不了几年,按照我们应诺的世袭制,下一个就是他大儿子林正太来干。”

    “什么名啊,正太,太有想法了。这跟云乐公主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那小子提出和亲封王,让云乐公主嫁给他,以修主仆永好。”

    “还有这种事儿?”

    “是啊,倒霉的云乐被盯上了。可这条件一点都不过分,人家把一个王位拱手相让,送一个公主没什么。为了能一切顺利,国王答应了,但又有点不甘心。你说怎么弄?”

    “什么拱手相让,他们明明是战败吗,我们是凭本事打下来的。这种事情就不该答应,这种时候他们就蹬鼻子上脸,以后还不反了。应该直接摆出强硬姿态,再次增兵,一副要干掉他们的样子,如今天龙周边不安,他们也是在趁机试探。你信不信,这次答应了,他们下一步就会提出,保留一定的兵力。”

    “那怎么办,已经答应了啊,总不能收回命令吧?”

    “国王大哥挺会图省事儿,把事情直接扔给你了。我们需要一个西北王的替代者,需要一个更容易控制的人来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这种狼子野心的家伙。”

    “什么意思?”

    “想办法扶持林军上位,那家伙比较菜,只要自己能过的好,就不想别的。比他哥更适合做这西北天狼王。我们到了寒城以后试一下他,看看他有没有当这西北王的兴趣。”

    “你要让他造反他哥哥?”

    “对啊,最好的选择。不是为了云乐公主,是为了寒度的长治久安。”

    “好吧,你总是有一些很大的想法。可此事要不要告诉王兄?”

    “不用了,既然他把事情告诉你,就是默许你全权处理,不用通知。”

    “那万一我们还没行动,那边云乐就上路了怎么办?”

    “不会,国王大哥既然告诉了你,就根本没打算把云乐放出来。会找理由拖延的。比如生病什么的。”

    “也对,我怎么没想到。”

    楚怜惜说着站起身来,项北问她:“这就走啊,还没捏完呢。”

    楚怜惜在他屁股上拍一巴掌:“我就是想让你出主意,主意出完了,我还有给你干活的必要吗?”

    楚怜惜喊进妮子:“你来伺候你家先生。”

    “是”妮子听话,代替楚怜惜的工作。

    项北嘴里嘀咕:“就知道那妞没那么好心,还是小妮子乖啊。”

    说着,他爬起来,让妮子到床上来坐好,倚靠在墙上,然后自己躺在妮子大腿上,告诉妮子:“来给我做做眼保健操,以前码字留下的眼疾,写会儿字就不舒服。”

    项北舒服的躺在人家腿上,跟妮子面对面。妮子有些不好意思,项北背对着她的时候,她还能自然些。现在突然互相看着,而且还躺在自己那里,抬头就是看着自己胸前,能不害羞才怪呢,这项北绝对有目的的。虽然品德高尚,但也是普通男人,有些小想法非常难免。从他下身之处的反应,就能看出目的不纯。

    也是为难他了,以前见不到女人的时候没啥,现在身边女人众多,还要忍着的确已经算是毅力很强。要是换了别的穿越者,估计早都醉生梦死下不来床了。

    项北没事儿的时候挺惬意,也总算理解了胖子为什么要到处找女人伺候,这感觉的确不一样啊。无所事事的过去这一天,第二天被楚怜惜从被窝里拉起来,吃过饭就要去藏鬼山。

    项北问楚怜惜能不能别这么没羞没臊的,整天跑去掀自己被子干什么?

    楚怜惜说:“不掀你起的来吗?我不去掀谁还敢去掀,你以为我乐意呢,天天还得负责叫你起床,简直给你当丫鬟使了。”

    楚怜惜比项北怨气还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