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寻一寻二
    带着郝胖,一行三人来到了藏鬼山中。楚怜惜问这里为什么叫藏鬼山?就因为有鬼吗?

    没人能告诉她,郝胖跟项北又不是寒度人,哪能知道这名字哪来的。

    三人从马上下来,将马在路边拴好,楚怜惜问项北:“上次我们是从这个路口进山来着对吧?”

    项北说:“我喊两嗓子,看看能不能把人喊出来,能不进去还是不进去,这里面太容易迷路了。”

    项北从马背上取下一个简易的喇叭,楚怜惜问什么鬼?

    项北不答,将喇叭放到嘴上开始大喊:“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妈的,说错词了。”

    项北重新酝酿一下:“美丽的明寻依药师,无敌的魂灵师大人,你们好,我是来自天龙的项北,今日携夫人特来拜访,还望出山一见。”

    楚怜惜蹲在石头上捂着耳朵,一脸不看好他的样子:“项项啊,咱还是进去吧。”

    项北不服:“他们肯定能听到,这故意跟我装高人呢,放心,我一定能喊他们出来。这世界上魂灵师不多,仅有的几个应该互相间有认识,我用夜灵试试,夜灵那么大一个高手,说不定这家伙会给面子。”

    项北接着喊:“尊敬的魂灵师大人,在我项府之中,也有一位魂灵师,名字叫夜灵大师。在我出门之时,大师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如果遇到同样的魂灵师,一定请回去做客,夜灵大师希望能与之交流。尊敬的魂灵师大人,可愿意接受这诚意的邀请?”

    项北说完,喝口水之后继续喊:“尊敬的明寻依姑娘,你年纪轻轻,却已是药师之名传遍大陆,在下也早有耳闻。在下不才,也是略通药理,还望能与姑娘交流,我新发现一位好药,正在探寻药性当中,还望姑娘能现身加以指点。”

    项北放下喇叭,问楚怜惜自己说的咋样?

    楚怜惜扔给他个橘子:“等吧,一炷香时间不出来,我们就进去。”

    而此时山中一间草屋之内,明寻依跟他哥哥的确都在。刚刚项北的话他们也听到了。

    明寻依说:“这项北果然不简单,肯定是已经发现了我在他身上施下的天雪散,然后跟他那手下一对比,就想到是我了。他察觉到的比我想象中的早,我原本以为要至少半个月。哥我们出去不出去,听到他有新药研究当中,我怎么有点忍不住?”

    “他就是会抓重点,我也忍不住。夜灵大师十几年前便已消失,如今又听到消息,恐怕每个跟我一样的魂灵师都想去拜见。魂灵师能修到夜灵大师那种程度的太少了。”

    “那就是不得不被他骗出去呗?”

    “好像是,谁让他说的是我们最关心的。走吧。”

    项北在山外等待,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他告诉楚怜惜,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能把那俩家伙喊出来。

    楚怜惜塞一个橘子在嘴里:“百分之百,你真敢说。你就喊了那么两句话,人家就能屁颠屁颠的来见你?好像你多大个人物似的。”

    楚怜惜问郝胖觉得有多大的可能把人喊出来。

    郝胖无趣在地上逗着蚂蚁:“我不想知道多大的可能,我只想知道你们带着我干什么。混乱兽三天用一次,现在又不能用。打架我又搞不过人家,我来干啥。”

    “你来显得我俩地位高啊,大人物出门,哪有不带个手下的。”楚怜惜有理有据,而也就在这时候,山中传来了脚步之声。

    楚怜惜从石头上跳下来,往一片迷雾中看去:“还真让你老兄给喊出来了不行?”

    项北没说话,迷雾分开两边,明寻依跟他哥哥走了出来:“项先生,上公主,又见面了。”

    楚怜惜问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自己上次在山中有跟他说吗?应该没有吧,自己从来很低调。

    明寻依回答:“我全程观看了上次你们在山中的战斗,所以我是自己听到的,上公主并没有说。”

    “哦,这样啊,旁边这位是你的夫君吗?”

    楚怜惜问完,那男的开口:“上公主不要误会,我二人是兄妹关系,在下明寻尔。”

    “寻一寻二,你们父母挺会起名啊。”楚怜惜大乐。

    二人郁闷,明寻尔纠正自己名字的读音,不是二,是尔。

    “哎呀,知道了,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长得挺帅的小伙儿,咋一点都不幽默。”楚怜惜说完重新跳回石头上蹲着:“你们是要跟项北聊天吧,聊吧,我在旁边听着不说话,我就是跟来打酱油的。”

    明寻尔点点头,转身对项北道:“先生,您所说的夜灵大人,可否为我引荐,我希望能前去拜访一番。”

    项北说这没问题,项府随时欢迎。同时强调那老头挺不会聊天的,到时候要是没说两句话就被赶走了,那可别怨自己。

    明寻尔说不怨,怎么会,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去府上?

    “都说了随时欢迎嘛,你想去现在去都行,我给你写个手信,你拿着没人不让你进家门。”

    “真的吗?那麻烦先生了,我想立刻出发。”

    “要不要这么着急,夜灵很值得一见吗?”项北嘀咕着,取出炭笔,随手在一张纸上画了个圈交给他。

    明寻尔一脸懵逼:“先生,就这一个圈就行吗?不需要加盖府印?”

    “不用,放心吧,我项府几个管事儿的都认识,没问题的。我今天主要来找你妹妹的,你没事了麻烦旁边歇会儿”项北对明寻依开口:“姑娘,把天雪散的解药给我呗?”

    明寻依说:“既然你认识此药,就该能解,你也是药师,管我找解药不好吧。”

    “你才是药师呢,我是命道师,你别老把我当成药师来考量。”

    “你不是药师,如何认识蛇根草,这东西药师当中认识的都不多。”

    “我业余喜欢研究药物而已。你赶紧的,把解药给我。这天雪散我能解,蛇根草就可以,但我不舍得用啊,那个很珍惜的。反正你在这里,直接把解药给了多好。”

    “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业余药师。”明寻依把解药递给他:“既然你不是药师,为何说要与我研究一种新药?只是想骗我出来吗?”

    “那当然不是,我问你,雪荷你有没有研究过?”

    “没有。”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生长雪荷的水里不结冰?”

    项北说完,明寻依陷入了沉思,很快点点头:“先生所言极是,我这就去找一些雪荷来钻研一番。”

    明寻依说完,自顾自走掉。项北在后面喊:“喂,留个联系方式呗,研究明白了告诉我,我用得着。”

    明寻依回答,自己能联系上他们。说完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去。

    项北赞叹:“专业就是专业,这专业劲头不是我们能比的啊。只要有课题,立马就行动。”

    楚怜惜说是,这年头就缺少这样的人才。

    他们一起看向明寻尔,明寻尔拱手施礼:“我也先走了,现在就去天龙项府,拜访夜灵大师。”

    明寻尔也是一副着急的样子走掉。

    项北跟楚怜惜对视一眼:“这对兄妹性格还真是像啊,好不容易喊出来,这才聊了多大会儿。”

    楚怜惜同意。问项北那个圆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不是耍这家伙玩?

    项北说不是,这圆圈夏花跟苏苏都能看明白,一年十二个月,自己画的圆圈是不一样的。不管何种书信,只有带这圆圈才是自己亲手所写,而且不能有府印,有府印就是假的。自己的府印根本没带身上。

    “你老兄要不要这么阴险啊,连我都不知道。”

    “这是我给夏花他们两个传讯用的,告诉你没有任何意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