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吕昌战事
    他们回去的时候,复**首领被杀一事就已经在城内传开了。

    此时人人奔走相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落雪楼的生意也好了很多,很多人都去专门吃一顿好的庆贺。而这消息,也是落雪楼伙计传出来的。

    项北跟楚怜惜蹲在外面晒着太阳,听着人们议论纷纷,项北推一推楚怜惜:“听到没有,灵玉阁,大英雄,咱替天行道了。”

    “嘿嘿,这种感觉是很好,所有人都在夸我,都在猜测我是谁。”楚怜惜也是一脸得意。

    项北纠正她的话:“不是夸你,是夸灵玉阁,我们是一个团体。”

    “可这个团体是在我的英明领导下啊。”楚怜惜坚决认为就是自己的功劳,其他人可以忽略不计。

    一只传讯的咕咕鸟空中飞来,落到项北的脑袋上。项北把鸟抓下来:“谁养的鸟啊,咋这么不会找地方呢。”

    “老项你别动。”楚怜惜取出块手帕,从他脑袋上弄下一坨鸟屎。连手帕带鸟屎扔掉,楚怜惜告诉他:“人丑果然连鸟都看不过去啊。”

    项北一脸郁闷,把讯筒扔给楚怜惜:“看看谁的信,要不要回,不用回的话,我把这鸟拿去煲汤。”

    “你省省吧,不管咕咕鸟还是利剑鹰,肉都是有毒的,就是为了防止你们这些吃货乱打主意。”

    楚怜惜说着把信打开,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项北问她怎么了?好像不是什么好消息。

    “你自己看吧,看看你二哥干的好事儿,这知云怎么这样啊?”楚怜惜把信放到项北手中。

    项北看一眼:“大哥发来的,知云二哥跟风天华将军提议,强行通过千绝谷,攻击千绝山敌军,这有什么不对吗?”

    项北不懂,楚怜惜为何生气?

    楚怜惜说:“目前敌军在千绝山上据险防守,我方兵力只多了几千而已,强攻如何可破?千绝谷没过就都死光了。”

    “这信里不是写了嘛,攻击的同时,正在大规模调集兵力支援。这很好啊。”

    “很好?你老兄难道没看明白?这样打谁不会,用得着他这个军谋吗?现在把人拼光了,将来怎么对付蓝海跟云霄?”

    项北笑起来,让她稍安勿躁,给她解释:“国王在逗我们玩呢,如果我们真的传讯回去,建议别这么打,那就上了国王的当了。有句话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老家的话,你也许没听过。但意思你应该能听明白,知云再傻,也不会去拿人命拼的,他只是想让敌人坚信,他要跟人家拼命而已。

    我怀疑这家伙要烧山,千绝山可不好烧,我们这边全是悬崖峭壁,连棵树都没有,想要烧山,得跑人家那边去放火,可是人家也防着呢。不把敌人注意力引开,怕是很难把人员跟火油运过去。千绝山上水汽大,雨还多,不把火弄大点,根本着不开。只有让敌人坚信他们要正面进攻,其他小路才会松开防守,可以轻易突破。”

    楚怜惜问是这样吗?万一知云没那么聪明怎么办?

    项北说不会错的,一定就是这样,所以千万不能传讯回去乱加意见。那样到时候就会被嘲笑了。

    项北告诉她:“二哥比我有魄力,让我的话,绝对不舍得用一大堆人命,去做这样的戏。毫无疑问,虽然是假装强攻,也会死很多人。而且我也不敢烧山,山上有住户。”

    “活该你心软。”

    “是啊,我心软。二哥这一战,恐怕比我们这边毙敌还要多。他把敌人的兵力尽量调动上山,然后放火。敌人不可能往火里冲,那就只能向东西沿着山上躲避,但千绝山上行军可没那么容易,甭说还有大火追着,所以这次会死很多很多人。”

    “赢了就行,是他们先来找麻烦的。”

    楚怜惜不在乎人命,从小到大看的太多了。这就是玄元大陆跟地球的差别,玄元大陆更习惯死亡。

    就这么一日无所事事,楚怜惜也不回房间了,就在街上在客栈中听着人们对灵玉阁的赞美,想象着当有一天灵玉阁跟上公主身份重合揭秘的一刻,会不会传来山呼万岁的声音,想想该是很棒的。

    又住了一晚,城中安宁。项北决定启程,再不走真抢不到钱了。

    楚怜惜问他不用等枯荣那边传来消息吗?

    项北说没必要,在哪等不是等,先开路再说。一帮人来到落雪楼的后院牵上马,驾上马车。落雪楼老板追过来。跑到马车之前:“小人参见上公主。”

    楚怜惜露出脑袋:“你知道的挺多啊,别乱说出去,有什么事情。”

    落雪楼老板回答:“上公主住在我客栈当中,实在是小店的荣幸,我知道上公主您就是为我们除暴安良的灵玉阁,真的非常感谢上公主。我此来就是想请示上公主,将来您的身份在寒度揭晓以后,我能不能挂出告示,说上公主您在我这里住过?”

    “你倒是挺会打广告”楚怜惜好笑,告诉他没问题。同时把一枚灵玉阁的标记递给他:“这个留给你做个纪念吧,我家谋士说将来能升值。”

    “谢上公主,我一定视为圣物珍惜。”说着话,老板取出一张钱票:“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请上公主收下。”

    楚怜惜板起脸来:“谁要你的钱,你只要能把生意做到童叟无欺,我就满意了。”

    “是,小人一定本分经营。不耽误上公主行程,上公主请吧。”

    老板恭敬的退开一边,风一雷跟楚惊天骑马在前开路,郝胖跟黑大护卫在马车后面,项北挥动马鞭,继续当他的车夫,妮子坐在她的身边,一行人往风起城开路。

    离开落雪楼,楚怜惜从小窗户里露出个脑袋:“夫君,你刚刚看到那老板手里是多少钱了吗?”

    项北说没有,看那个干啥?

    楚怜惜说:“你都说我财迷,我是真财迷啊。我就希望那张钱票是最小的二十金票,那我就不用太遗憾。”

    “你可行了吧你,这次来寒度,好人的钱我们一分不拿。”

    “可那是老板给我的广告代言费啊,我要是再稍稍考虑一下,也许就拿了。”

    “你就免费代言吧。这次我们是来挣口碑的,人家不白用你做广告。城中最大的酒楼,人员最为聚集之处。人家也会为你做广告的,现在夸灵玉阁最猛的就是落雪楼,都挂出横幅来喊口号了。”

    “那倒也是,那我就忍痛吧。那老板干嘛要拿出钱来呢,这不是故意让我不自在嘛。”楚怜惜有些抱怨,那钱别让自己看到还好,看到拿不着一天难受啊。

    项北推一推身边妮子:“看到没有,这就是咱家领导,以后你想有个零花钱是不可能了。”

    妮子说没关系,自己有地方吃住就行,不求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