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江湖然某人
    一行人走到中午,到了一座山中停下休息。项北架上火取出肉,四下打量着山中的环境。问旁边黑大,这山里有没有强盗?

    黑大说以前是有的,但他们现在已经进山这么远,强盗没出现,说明现在没了,否则早该动手了。

    “这说明复**还是没有解散的,看来他们死了老大还有老二啊。”项北挺纠结,复**要是直接解散就好了。

    正在项北感慨着的时候,突然山中一名身体消瘦脸色苍白嘴脸哈喇子直流的男子从远处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走来。

    男子迈着奇怪的步伐,走到他们面前,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指着他们:“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项北愣了一下子:“原来这个世界的土匪也有这套词啊。”他推推黑大:“你不是说此处没土匪了嘛。”

    黑大一脸郁闷:“这可能是我分析错误了吧。不过这个”

    “这个不像土匪对不对?我觉得也不像。”项北说完,问那手持木棍打劫的土匪:“你就一个人来干这么大的活儿啊?”

    那家伙冷哼一声:“一个人又如何,我乃江湖然某人,你们见了我最好乖乖交出钱财,否则我一动手,你们想拿钱买命都没机会了。”

    说完,这位江湖然某人转过身去,撅起屁股对准他们。

    “我去,这什么造型”众人表示出般的震惊。而那位江湖然某人再次开口:“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再不交出钱财我裤子一破,你们就死定了。”

    “裤子破?死定了?”一帮人都是摸不着头脑。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山中冲出一帮拿着绳子的村民,跑来之后直接将这然某人绑住,然后就押着往回走。

    一个老大爷留了下来,跟项北他们道歉:“几位,实在对不起。此人以前是在城里卖屁股的,他的父母因为他的职业都被他气死了,听闻此消息,他也变得精神异常,平时被关在家里锁住,不知道怎么被他逃脱了。惊扰到几位,实在抱歉。”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卖屁股是怎么回事儿?”项北听不懂。

    大爷解释:“就是在城中青楼内,为有同性之好的男子提供发泄。”

    “懂了,原来异界也有这个啊。你们回去可要把他好好关住,这比土匪吓人啊。”

    大爷说是,一定不会让他再跑出来。说完便告辞离去。

    项北蹲下继续烤肉:“没想到这里的农民互相之间还挺关爱的,村里有这种病人,还会加以关心,我以为会放任他们饿死呢。”

    楚怜惜喝口水:“老项你想的太美好了,这人最后肯定是被送进黑楼卖钱。”

    “黑楼是什么地方。”

    “一种专门提供另类娱乐的地方。关在那里的人,怎么欺辱都行。在那里你甚至可以花钱体验杀人的感觉。”

    “还有这种事儿?”

    “你以为呢,这里可不是你那地球老家。没人会跟你一样,关心你所谓的弱势群体。有时间我带你去黑楼看看,帮你涨涨见识。”

    “好吧,我三十三章里没写过呢。看来我还是太善良了,这种东西想都想不到。”项北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差了些。

    把肉烤好,吃喝当中一只咕咕鸟落在了项北肩膀上。楚怜惜问那枯荣这么快就来信了吗?

    项北没回答,把讯条打开看一眼:“是风琴的消息,一个重大的消息。怜惜妞你有麻烦了,你知道你杀掉那个叫蜘蛛的阴阳法师,跟枯荣什么关系吗?”

    “难道不是师徒关系?”楚怜惜问。

    项北说:“不是,是父子,那是枯荣最小的儿子。这下他不干掉你说不过去了。”

    “哈哈,竟然把他儿子宰了,有意思。他想干掉我,也得干的掉我才行啊。”

    “别大意,按风琴的说法,这枯荣去请高手了,可能比楚叔还厉害很多很多的高手。”

    “不是吧,这么恨我?”

    “阴阳法师的儿子,不一定有成为阴阳法师的天赋。难得有这么个儿子能继承他的衣钵,肯定是珍惜的很,对你恨之入骨非常正常。小心些吧,我可能等不到枯荣的指示了。请来如此高手,根本没必要让我知道,还有泄露秘密的风险。”

    “那会是请什么人来?”

    “静观其变,不着急。如此高手请来,也不能只是杀你,肯定还要另做他用。而现在复**未解散,这高手说不定会成为他们新的首领。多加小心总是没错,没弄死敌人之前,你不准离开楚叔的视线。”

    “懂了,我咋这倒霉呢。”楚怜惜郁闷,长这么大头一次体会到随时都可能被刺杀的感觉。明明自己不是主谋啊,怎么倒霉的事情都落到自己头上了。他们应该去找项北才对。

    他们这边赶着路,还要防杀手。而在寒度的王城之内,老将军下榻城主府中,随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叫吴为的军谋。

    此时二人共同用餐,吴为开口:“将军,寒度这林山有些不对,他提出和亲之事,好像并非只是试探我天龙是否强硬,好像还有在拖时间的样子。”

    风天旗点头:“我也感觉到了,交出国图,搬离王宫,承认效忠天龙之后,他便不再谈正事儿,一直在纠结于云乐公主和亲的时间,却不及时解散原有护卫跟城卫军,让我方兵士接管寒城,这一定是有问题。我们那些新派来的官员到哪了?”

    “马上就到寒城。”

    “传讯他们停止前进,去光明城等待,我方兵士退守光明城,强行除掉光明城武装。”

    “要这样做吗?退了一步会放任寒城无我方力量。”

    “这寒城武装力量太重,无法强行解除。在没确定要翻脸之前,不可大动干戈强行上城。但我们需要一座城池,万一事情有变,也好据城而战。”

    “我明白了。”

    “另外给上公主传讯,禀明情况。我发现蓝海原王室人员不齐,据我探查得知,有几名原来的寒度王子,早就被送去了蓝海。”

    “此事应该禀报国主吧?”

    “不,国主太远,上公主定夺就好。”

    风天旗其实就是想看看,项北能从中想出什么。经过两次跟寒度的战斗,他现在对项北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