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买鸟
    项北跟楚怜惜赶到风起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当中。可是让他们赶到惊奇的是,城里街上竟然还有好多人,一个个点着灯笼举着火把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楚怜惜从车里下来,蹲到项北身边:“难道本上公主身份泄露了,这些家伙在迎接我?”

    “你想多了,我们路边停下,看个热闹吧,该是有什么事情。”项北把车停在路边,告诉黑大跟妮子,先跟冷月一起去找酒楼客栈,他们在这里看个热闹。

    项北点上烟,从车上拿下马扎,给楚怜惜一个,俩人一起蹲到路边。这才是专业看热闹呢,自备马扎。

    郝胖从包里取出一个紫瓜扔给楚怜惜:“夫人,我们就是先生常说的吃瓜群众。”

    “夫君说的是吃西瓜,又不是这紫瓜。”

    “一样,紫瓜更好吃嘛,楚叔也来一个。”郝胖扔给楚惊天一个,这家伙在乱石滩被楚怜惜坑了一次,现在只要上路,就自己先去准备吃的。实在是楚怜惜不靠谱儿。

    几人很有耐性的慢慢等,突然城门之外传来一片火光,立刻有人大喊:“来了,他们来了。”

    楚怜惜让项北去打听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儿,这是弄啥嘞。

    项北不去,告诉她慢慢看,总能看明白。

    一辆大车从城外进来,如今风起城也是不关城门了。这是玄元大陆的一种礼仪,寒度易主,各城就要敞开城门等待新主。只不过这种礼仪可遵守可不遵守,只是礼仪而已。

    一辆马拉的平板车从城外进来,车上是一大堆黑色的东西,也看不清是什么。车边跟着一群人举着火把赶车。城内的一帮人看到大车到来,立刻围拢上去。项北跟楚怜惜也赶紧收起马扎跟上。

    离得近了,他们才看清车上是一只巨大的鸟。项北口中啧啧有声,推一推郝胖:“看看人家这鸟,再看看你那鸟,人家这一只赶你十只呢。”

    郝胖说不一样,自己那是传讯用的鸟,这个可是真正的战兽,而且品级很高,六品的紫金狂风雕。只是这么厉害的家伙,怎么被干掉的?

    郝胖疑问,而此时有人开口了:“你们刘村运气真好,天上给你们掉馅饼了,竟然捡到了这家伙。”

    赶车的一帮汉子当中,为首的一个开口:“这东西跟另一只大鸟在我们村子上空打架,我们整个村子被毁了七七八八,什么运气好啊。”

    “可以了,资金狂风雕可遇不可求,全身都是宝。肯定能挽回你们损失的。战兽晶囊我肯定要不起,给我来两根尾羽,我出俩银币。”

    这人说完,项北吓了一跳,问楚怜惜这鸟两根毛就能卖俩银币吗?

    楚怜惜说:“你没发现这鸟漂亮的不像话嘛,它的羽毛在阳光照耀下,能流动出紫色的光芒,非常好看,很多人喜欢用来做装饰。要换了别的六品战兽,可引不来这么多买家。”

    楚怜惜刚说完,那卖鸟的汉子开口了:“对不起这位老爷,我们希望能先把战兽晶囊卖掉,然后才开始卖其他的。毕竟天色已晚,我们还是想能先把最值钱的换成钱。”

    这汉子说完,问有没有风系的法师?

    一个年轻男子站了出来:“此处就我是二元风法师,你要卖就只能卖给我。我出十个金币,绝不再多。”

    汉子说不行,六品战兽的战兽晶囊,十个金币怎么行。

    俩人开始讨价还价,而就在这时候,项北突然看到那鸟眼睛睁开了。

    项北大叫:“这鸟还没死啊。”

    汉子取出把刀来,在鸟头上拍一拍,告诉项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本来就只是重伤,很快它就会死了。”

    项北问楚怜惜,这个不能弄回去当战兽吗?这太帅呆了。

    楚怜惜说不可能的,把它救治好了,只会遭到它的攻击。战兽都是饲养而来,想要野生的,除非力量差距特别大。

    “可它好像在求我救它啊。”项北越看越觉得可怜,空中的一方霸主,落到这种境地。

    楚怜惜告诉他少扯淡,那鸟不一定看谁呢。

    “不,动物很聪明的,动物也有眼神,只是你不注意它眼神的变化而已。它看到那把刀是恐惧跟仇恨,但看到我神经病一样的咋咋呼呼,却是求助,它能感应到我不想让他死的心情,而且非常清楚。”

    “你不会打算买下来吧?”楚怜惜感觉不太妙,这项北估计要干任性的事情了。

    她的确没想错,项北当即便说“有何不可?就算不能让它干活,如此稀罕的物种,也有救治的价值。别等它灭绝了再去追忆,我要买,胖子给我准备钱,找我夫人估计是要不出来的。”

    项北走到那个汉子面前:“开个价,我整只要了。”

    那汉子想了想,伸出三个手指头。

    项北不干:“你抢劫呢,三十金币。”

    汉子回答:“我们村子要重建,免不了得这些钱。”

    项北说:“拉倒吧,当我傻呢。一个村子用的了这么多钱,蒙谁呢。赶紧给个实在价,我痛快点你也痛快点。”

    汉子想了想:“二十七,不能再少了,再少了我宁愿多花点时间,在这里零卖。”

    项北点头:“行吧,把你这破马车也给我,那就二十七,否则你找别人慢慢卖吧。”

    “成交”汉子其实很乐意。

    项北对胖子伸出手,胖子还没掏钱,楚怜惜给他一包金币:“拿着,别丢人,老跟护卫要钱算什么鬼。”

    “嘿嘿,好奇怪夫人突然如此大方。”项北数一数,数够了钱交给卖家,然后问楚怜惜这鸟该怎么救。

    楚怜惜说:“跟人一样,先止血,然后一雷身上应该有兽丹,可以喂给它。这东西是风系的,最好有风系法师帮它理顺一下力量。只要力量恢复了正常运行,它自己应该能好起来,战兽比人的生命力强。”

    项北没说话,一脸期待的望着楚怜惜。

    楚怜惜好气:“行了,我帮你弄行了吧,真服了你了,净干亏钱的事儿。”

    项北嘿嘿笑着道谢,然后跳到车上,摸了摸紫金狂风雕的脑袋,跟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说:“不怕啊,很快你就会好的,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

    狂风雕跟听懂了一样,项北说完就真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