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留下做枕头
    说是不睡觉,下半夜确定这鸟气息平稳,没什么大碍以后,他们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项北看看风一雷,问他干嘛站帐篷门口一动不动啊,跟被人点穴一样。

    风一雷一脸担心的提醒:“先生你轻声说话。”

    “怎么了?”项北问着,一转头吓了一跳,一只大眼睛正看着自己呢。

    项北一下子蹲起来:“我去,这货醒了,咋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揉揉毛球肚子:“别睡了,你的小伙伴醒了。”

    毛球睁开看一眼,一巴掌拍到狂风雕头上,狂风雕赶紧老实的将脑袋伏着地面趴好,一动都不敢动,熊猫则继续睡。

    项北来到风一雷身边,风一雷说:“大哥你起开了就好,刚刚我不敢说话,就是怕把狂风雕惊到伤到你。”

    “你想多了,我看现在那鸟不敢乱动才对,被毛球吓住了。看来毛球九品兽王不是吹的啊,你看那鸟,明明想起来,却不敢打扰毛球睡觉。不过这可不行,毛球怎么这么懒呢。”

    项北跑过去,晃晃毛球的大脑袋,然后跟玩偶一样的把它抱起来:“胖胖别睡了。”

    毛球口中哼哼两声,趴在他肩膀上接着睡,根本不打算起床。而也就在毛球刚离开狂风雕的身子,狂风雕一下子站起来,对着项北叫了一声之后,突然腾空而起,帐篷直接被顶飞,一对大翅膀忽闪,带起一阵狂风,把项北都差点吹倒。

    狂风雕飞到天上,羽毛在阳光之下闪动光芒,的确帅的没法再帅了。可是项北心中失落,看这样子就知道,它是要离开了。自己救了它,只是说了声谢谢而已。

    狂风雕直直的往高处飞去,还在睡觉的毛球突然睁开眼睛,怒吼一声之后,化作那一黑一白两个光点,直接追了上去。快速的飞到狂风雕之上,然后化作战斗之体,一下子踩到了狂风雕背上。狂暴的怒吼传来,一道强劲的力量从熊猫体内冲出。狂风雕以更快的速度往地面砸了下来。

    “轰——”尘土飞扬当中,狂风雕的身躯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而熊猫的爪子之上,所有指甲突然化作锋利的铁刃,直接就对着狂风雕脑袋扎下来。

    项北赶紧喊停,毛球总算还听明白了,铁刃停在了狂风雕的脑袋上。

    项北跑过去:“胖胖啊,我好不容易救活的,你可别再给我弄死。平时不见你发威,欺负病号厉害了。人家要走就走呗,干嘛拦着啊。”

    毛球变回原来的样子,躺倒在地面狂风雕的背上,闭上眼睛。

    这时候楚怜惜他们也听到动静出来了,楚怜惜问怎么回事儿,这毛球在搞什么行为艺术呢?

    项北想了想:“昨晚毛球是倒在狂风雕身上睡得,它好像很满意这个枕头,这意思就是不让狂风雕走,让狂风雕给它当枕头。”

    项北说完,毛球高兴的跳起来。项北服:“看来我说对了,这家伙能听懂我的话。”

    狂风雕也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毛球满脸害怕,一步步往后退。项北安抚它:“你甭怕,你要走就走吧,我帮你抱住这胖子,不让它再拦你了。”

    项北说完,就真抱住了熊猫。狂风雕歪着头想了想,突然对着楚怜惜鸣叫一声。

    楚怜惜有点蒙:“这货什么意思,找我求助?”

    项北说:“你身上不是有兽笼嘛,你试试它肯不肯进去。”

    “不可能运气这么好吧,这可是成年的战兽,而且我的力量驾驭不了他。”楚怜惜说着伸出手来,挽起袖子,在手腕轻轻搓了搓,嘴里念叨:“我开启兽笼,你要是愿意跟我的话,就不要拒绝啊。”

    一个紫色的兽笼符出现,狂风雕轻叫一声,化作一道光芒飞入其中。

    楚怜惜大喜:“哈哈,它竟然真的进来了,这什么原理,没听说过啊。现在我是能飞天的元法师了,谁能是我对手,禁空武士来了我都不怕。狂风雕可不是雪雕那种角色,这货连续飞行横跨大陆都不累的。我现在往天龙走,能赶上吃午饭。看来做好人好事真的有好报啊。”

    楚怜惜兴奋死了,项北则是在地上画圈圈。

    楚怜惜问他怎么了,看起来好郁闷的样子。

    “我早说了,动物有感情的,你对它好,它能感受到。它这是感恩你昨晚对它的救治呢,可明明是我从屠刀下救它出来的,她怎么不投靠我呢?”

    楚怜惜坏笑:“这你得问你的毛球,这家伙太暴力了,动不动就揍人家,还把人当枕头,谁跟你啊。人家想走不敢走,只能找个人投靠,就只好找我了。阿紫很聪明,能看明白跟了我就不怕你们俩熊货了。”这货连名字都起好了。

    项北看向毛球,毛球捂上脸,一副不是自己干的的样子。

    而此时在他们身后,饭店老板唯唯诺诺:“几位客官,你们的战兽太厉害了,能不能别再放出来。”

    项北回过头,告诉他别害怕,这里损失自己赔。

    老板说不用,就地面砸了个坑,没什么损失。问他们要不要现在吃早饭,自己去准备。

    楚怜惜说不着急,问他:“你是落雪楼老板的哥哥还是弟弟?你们俩长的一样是双胞胎对吧?”

    老板说是哥哥,自己是哥哥,他们兄弟两个在风起城跟落雪城分别经营最大的酒楼。自己早就收到了弟弟发来的消息,知道他们身份。让他们安心住着就好,不收费,想吃什么随便吩咐。

    楚怜惜笑了:“不错,那落雪楼老板挺会做人。你安排吧,做好吃的以后我有些话问你。记得多做点肉,这不要脸的黑白战兽就爱吃肉。”

    楚怜惜叮嘱着,她很清楚,要不是熊猫,狂风雕肯定飞走了。这熊猫的确聪明,看明白了他们想把狂风雕留下干活的意思。如果没有这九级战兽吓唬着,狂风雕才不会打工呢。所以楚怜惜算是犒赏他。

    几人这就算在风起城正式住下来,准备开始工作了。而此时在郝胖的老家,那个玉妙妙早已上路,走的不急,一路游山玩水,碰到好地方就住两天,此时才刚离开宣天不远。

    在他的身边,是十几名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玉妙妙怀里抱着一只小猫,从车里伸出脑袋来,问车边的一个年长护卫:“尹叔叔,你为什么明知道我假传王谕还要跟我来啊?”

    那护卫笑了:“因为你的假王谕,最后都会变成真的,所以没关系的。反正拦也拦不住你,还不如跟着你呢。”

    “尹叔叔你最疼我了。”

    “可别叫叔叔,你是王室。”

    “没关系了,现在又不是宫中。”

    这护卫是天卫统领,名字叫尹火。人家这天卫统领可不是风一雷龙卫统领那种水平,这货是化气八重的高手,比楚惊天都厉害好多。

    他们俩正说着,突然身后道路上一阵震动,一串呼呼之声传来。尹火抬起手来,所有人停下。

    玉妙妙问是什么声音?

    尹火一脸警惕:“大家小心,是大型的战兽在奔跑,所有人护在公主身边。”

    所有人从立刻聚集到马车旁边,一个个抽出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