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城主好人
    很快传出响动的东西就出现了,一头两米多高身上有七彩花纹的大老虎出现在他们面前,大老虎身上还有一名背刀大汉坐在上面。

    尹火质问:“来者何人?”

    大汉狂笑:“就凭你也配问我来处,你算什么东西?”

    一个化气八重的大大高手,被如此嗤之以鼻,尹火第一次体验到。他抬起刀来指着对方:“你最好绕路而过,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

    “我才不跟你小子打呢,你一个化气八重而已,还是不配。”大汉竟然能看透尹火的境界,这让尹火大为吃惊。而大汉说完,对着马车里喊:“妙妙小瘦子,别躲了,赶紧出来给我打劫一番。”

    玉妙妙抱着小猫笑嘻嘻的从马车里下来:“马老大啊,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这一看就是王室的马车,而王室之中,只有你的马车会如此花里胡哨不着边际,不是你是谁。”

    大汉从老虎上跳下来,玉妙妙告诉尹火:“叔叔收了刀吧,这位是苍原马王,大土匪头子。你打不过他的,除了它也没人把五品战兽当坐骑了。”

    原来这个就是苍原马王,尹火赶紧施礼见过,这样的高手他的确不是对手。

    马王则是在老虎屁股上踢一脚:“这算什么鬼战兽,我可看不上,七彩斑斓虎,就只配是我的坐骑而已。妙妙你这次肯定又是偷跑出来的吧,这是要去哪?”

    玉妙妙想了想:“你先说你要去哪,你不在草原打劫,跑这里来劫我。”

    “恰巧碰到而已,我要去寒度,有人出了万金杀人。”

    “万金杀人?谁值这么多钱,我都没有这么多钱呢。你不会是去杀我哥吧?我哥也在寒度。”

    “胖子也在啊,他跑那去干什么,他不在天龙嘛不对”苍原马王突然想起什么:“雇我的人说了,敌人当中有一名化气六重的高手,还有一头极其厉害的战兽,难道是胖子的混乱兽?”

    “你还是要去杀我哥呗?”

    “告诉你也无妨,我杀的是天龙上公主。”

    “那就是了,我哥现在就跟着天龙的上公主混呢。”

    “还有这种事儿,那我这钱还挣不挣?”

    “你自己看着办吧?”玉妙妙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马王赶紧哄她:“瘦子不要生气,老马我心里有数。其实本来我也没打算去杀人,我是土匪又不是杀手,一万金币就想让我没原则,开什么玩笑。我都想不明白那老王八蛋干嘛雇佣我,我去寒度,是因为寒度的土匪都被那老家伙控制了,我很不爽,我要让他们知道,天下的土匪都是谁罩的。以为九元法师就牛逼啊,敢跟我抢人,早晚连这老家伙宰了。”

    玉妙妙乐了:“你说的老家伙挺不会雇人啊,竟然抢了你的人还来雇佣你,真是找死。马老大你就自己去吗?”

    “还有一帮笨蛋,在后面跟不上,我懒得跟他们同行。小瘦子你是准备去哪?”

    “先去蓝海,再去天龙,我哥给了我一个大任务。”

    “胖子项来挺能整,我就不问你啥任务了。你玩去吧,我得先走一步。”

    “马老大再见,见了我哥替我跟他说一声,让他早点回天龙。”

    “知道了。”马老大跳到斑斓虎上,继续动静不小的离去。

    尹火长出口气:“竟然是苍原马王,小公主你怎么认识这种人?”

    “我哥跟他熟识,我哥又带我跟他熟了,我们三个关系好着呢。马老大人可好了,什么好东西都给我。尹叔你回去可不要告诉父王啊。”

    “我明白,小公主上车吧,我们今天得快些,要不然到不了有人的地方,吃住都不方便。”

    “嗯”玉妙妙抱着小猫咪回到车里,他们也继续上路。

    如果让郝胖知道,来杀楚怜惜的是苍原马王,一定会乐坏了。但这些暂时他是无法知晓的,玉妙妙要传讯过来,还得费些工夫。

    此时一帮人正吃饭呢,酒楼的老板旁边作陪。楚怜惜问他这城中有无匪盗前来作乱?

    老板说前两天有,但城主组织了人员,在城上严防死守,敌人被打退了。

    “这里的城主还带人打土匪?”这一点倒是让楚怜惜没想到,按她想来,到了这时候,城主早就都不干活了,忙着攒钱等待卸任才对。她问老板:“是城主自愿的,还是有人来逼他这么做的,那些天龙卫国楼的人有没有来?”

    老板说来过,但看到城主亲自在城墙之上防范匪盗,也就离开了。城主是自愿主动去打土匪的,城主是本城人,对风起城感情深,不会看着土匪作乱不管。而且城主当年还是军中之人,是个气甲三重的武者。为人比较刚正,不会允许土匪作乱。所以风起城一直很安宁,并没有像落雪城那样。

    老板说完,突然叹了口气。

    楚怜惜问她怎么了?

    老板回答:“城主是个好城主,算得上爱民如子,城中百姓在他治理下,也算安居乐业。可惜他做不了几天了,等天龙派来的官员接收本城,他也该卸任了。战争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打完了要把官员全换掉。”

    楚怜惜点点头,问项北:“你们老家也这样吗?一个国家打下了另一个国家,就把所有管理者换掉。”

    项北说不会,只要没威胁的,能留用还是留用,不会换的这么彻底。这对安抚民心没好处。

    楚怜惜说:“是啊,这城中之人如果喜欢这个城主,那换了的确不是什么什么好事情。可这种事儿我说了不算,城主都是国家指定的,我没权利啊。”

    项北说不如去见见那位城主,先看看再说。

    楚怜惜说行,吃饱饭就去,看来这风起城是用不着他们干啥了。

    老板提醒他们:“城主自知当不了几日城主,而且因为如今夜间不关城门,为了防范土匪进城,已经搬出城主府,住到了城楼当中。”

    “还真是个战场上下来的,住在城楼里,一般城主可受不了。”楚怜惜佩服,告诉他们快吃,吃完去城墙上走走。如果这人真的不错,那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把他留下继续干。

    楚怜惜清楚如何做才是对国家最有利的,一味的换成自己人,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