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出城路上
    楚怜惜问项北,该怎么去戳破这谎言,回酒楼把那老板抓起来拷问?

    “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别这么暴力。”项北受不了这动不动就严刑拷问的风格,告诉他先去找风一雷,看看那丫在街上打听了些什么。

    几人在街上随意逛游,没多长时间就看到风一雷正在街边跟一妇女聊天。

    楚怜惜好笑:“雷仔净找小妇女打听事儿,会不会被人家老公揍啊?”

    项北问她满脑子想啥呢?

    “嘿嘿,没想啥,我很纯洁的。”楚怜惜说完,喊了一声“雷仔。”

    风一雷看到他们,便跟女子告辞,来到他们面前之后,风一雷就开始汇报:“三哥,夫人,我打听过了。这位城主的确是很得人心,在他的治理下,人人安居乐业,城中百姓生活都很好,连乞丐都是没有。”

    “真的连乞丐都没有吗?”项北问道。

    风一雷说是,至少自己没看到一个乞丐,想来这城主的确是很有能力,让大家都吃上饭了。

    项北好笑:“再健全的社会体制,也不可能完全消除乞丐流浪汉,这完全就是做给人看的形象工程。你老弟再去打听打听,这城外什么地方有那种废弃的破屋旧庙什么的。”

    “打听这个干什么?”风一雷不懂。

    项北告诉他:“出城旅游。”

    “好吧”风一雷知道项北敷衍玩笑,但也没再多问,当即继续去打听事儿。

    楚怜惜对项北挑个大拇指:“你老兄脑子果然好使,既然是形象工程,乞丐肯定都被赶出城了。出去他们就得找个挡风躲雨的地方,我们去找乞丐打听,比在这城里更能听到实话。”

    “是啊,要不说一雷这脑子还得补呢。”项北对风一雷不满意,自己说的多明显了,他都听不出来。就这水平怎么当官的。

    风一雷也没用多长时间,很快就打听回来了,告诉他们,城外不远处就有个废弃的村子。

    “那就走吧,回酒楼骑马。”项北不多废话,他感觉时间挺紧的,能往前赶就尽量往前赶。

    几人回酒楼取了马匹便出城而去,刚一出城,一只咕咕鸟落在风一雷马头之上。

    几人好奇,谁给他传讯呢,不会是云平公主表达思念之情吧?

    风一雷被说的不好意思,说不是,这讯筒上有风家的标志,肯定是风家人的传讯。

    风一雷打开讯条,看了一眼之后交给楚怜惜:“是父亲向上公主汇报事情。”

    “竟然是老将军。”楚怜惜接过来看一眼,告诉项北:“老项啊,事情有些复杂了。老将军信中说,寒度这王室目前好像在故意拖延。所谓的和亲,并不只是试探我天龙对其林家的态度。现在整天就跟老将军聊和亲的事儿,正事儿反倒是放下了。老将军觉得有异常,让我们天龙的派遣官员全部去了光明城。我们的部队也去了光明城,强行解除了光明城城卫军跟城府军的武装。还有更重要一点,老将军发现林家王室人员不够,这国王好几个崽子都在蓝海。”

    项北想了想:“看来他们变卦了,不打算顾及那一万多俘虏的死活了。肯定是蓝海又跟他们说了什么,他们估计是要对付老将军跟他的部队。不过不用担心,老将军很警惕,直接占下了光明城,这样就算打起来,也可以依托城池优势。也不用担心粮草物资。老将军其实不在乎这一战,给你传讯而不是给国王大哥传讯,说明只是为了考验一下你这个军中新人,看看你有几把刷子。毕竟你位高权重,要是个废物的话是会坏事情的。你想想怎么回讯吧,总得说出点自己的看法来。”

    楚怜惜哼哼一声:“少扯,我觉得应该是考验你才对。你说怎么回讯?”

    项北告诉她:“有一点老将军还不知道,那就是枯荣请来了超级高手宰你。我早说了,这个高手雇佣了一回,不会只是杀了你就算了。很可能还有别的活,会接管复**搞事情。林家的禁卫军素质都很高,比老将军带去的士兵普遍厉害。如果再联合复**这些强盗,那老将军可能真的危险。来人既然比楚叔还厉害很多很多,而且还要考虑上混乱兽,那功力可能跟老将军伯仲之间,甚至更厉害。这一点必须提前提醒老将军做好准备,不可不防。万一那些姓林的真的不要脸到跟土匪合作,那老将军情况很难。”

    楚怜惜问要不要赶紧趁现在,让白虎军团调兵前来。

    项北说不急,那高手来了,先找上的肯定是他们几个,也许就直接给除掉了呢。

    楚怜惜问如果真的跟老将军伯仲之间,谁去除?

    项北看向楚惊天,楚惊天转过头去。项北看向郝胖,郝胖仰起头吹口哨。项北问风一雷:“雷仔啊,要不你来?”

    风一雷让他别开玩笑,自己能做的就是请示父亲,从风家调来高手。

    “晚了,人家估计早就上路往这跑了,你这时候找高手没用。你们都不来我来吧,我感觉毛球越来越好商量事儿了,啥都能听懂。到时候我许诺它一桌满汉全席,它肯定愿意干。”

    项北说完,他胸前突然融出一个黑色的洞来,毛球的两只爪子伸出来晃了晃,然后又很快收回去。

    楚怜惜问这是几个意思?

    项北说很简单,它要两桌满汉全席。

    一帮人笑起来,楚怜惜说自己不管,反正自己有阿紫,到时候大不了飞掉嘛,留下他们爱怎么打怎么打。

    楚怜惜也挺光棍。

    风一雷请示:“那我就回讯这么说明了?”

    楚怜惜让他写吧,就这么写就行。

    风一雷忙活着写起来,而就在这时候,空中一道蓝光划过,一只契约鸟落在郝胖肩膀上。

    楚怜惜问又是什么情况,自己这个上公主一封讯息都接不到,他们俩小人物反倒忙了。

    郝胖把鸟抓起来,告诉他们:“这鸟讯筒扎了蝴蝶结,我妹妹的消息。”

    “难道是出意外了,她去不了蓝海?所以紧急通知我们另想办法?”楚怜惜问。

    郝胖反问:“为什么要往坏的方面想?”

    楚怜惜说因为鸟,要不是急事,谁舍得用这珍贵而一次性的契约鸟?

    郝胖笑起来:“珍贵那是对你们而言,对我那妹妹而言,这玩意儿不珍贵,可能只是告诉我她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丁点儿屁事她用契约鸟都不奇怪,这就叫任性。”

    郝胖说完,讯条也打开了。看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告诉风一雷,不用告诉老将军那什么超级高手了。让老将军放心就行,一旦林家敢乱动,这边随时能给他派去强力的援军搞死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