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乞丐的话
    楚怜惜问怎么回事儿,宣天派高手来了?

    “宣天派哪门子高手”郝胖把讯条给楚怜惜,让她自己看。

    楚怜惜看一眼:“你妹妹说,他在路上碰到老马了,老马要来寒度杀我,这老马是谁?”

    郝胖告诉她:“苍原马王,化气十重,这枯荣可真会雇人。按我对老马的了解,他脾气傲着呢,他项来都是把天下土匪当成自己的小弟。枯荣敢控制他的人,已经惹怒了他。还敢雇他来杀我们,真开玩笑了。真不知道枯荣怎么认识他的。”

    “这么说我危险解除了?”楚怜惜问。

    郝胖极其肯定:“解除了,老马跟我们兄妹两个,那绝对是忘年的生死之交,估计这趟来还会给我带好酒吧。到时候就让他接管那些土匪,直接跟老将军兵分两路,包抄干掉林家,就算他们还要真心投降天龙,也不跟他们磨叽了。毛病啊,还和亲,和个屁。”

    楚怜惜跟项北一起伸出大拇指给郝胖点赞,宣天的王子气势就是不一样,听着就痛快生猛。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项北问郝胖,这苍原马王要来,那就没法继续打土匪了。不能当着人家土匪头子的面打土匪,更甚至以后还有可能要跟土匪合作呢。

    郝胖说没关系啊,土匪为什么一定要打,土匪也是一个社会角色,缺了也不好。缺了土匪,兵士的作用就降低了。只有土匪存在,人民才能更依靠国家。否则国家在他们眼里就变成只会收税了。所以就对那些不是土匪却干着土匪勾当的家伙下手就行了。

    “胖子我发现你说话有时候特别有道理。”项北也同意这个说法。他让楚怜惜做决定,土匪到底还打不打?

    楚怜惜很干脆:“用得着就不打,用不着就接着打,打不打的光无所谓,至少证明我们是正义的力量。就算要跟土匪合作,也不能光明正大,必须划清界限,他们打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

    项北同意,完全同意,今天大家都很聪明。

    一路聊着,他们来到那个废弃的村子里。项北走进一间看起来烂的还不算太厉害的房子,立刻一股恶臭袭来。几个乞丐跑到他们面前,七嘴八舌的开始乞讨。

    楚怜惜捂着鼻子:“老项你跟他们聊,我出去精神上陪同你。”

    说完快速的退出了房间,它受不了这味道。

    项北倒是无所谓,虽然同样觉得恶心,但从小生活艰苦,再恶心的场面都见过,小时候家里厕所还是个大粪池子呢。

    项北取出一些买来的馒头分给他们:“你们慢慢吃,吃饱了我问几句话,说的好有钱拿。”

    一帮乞丐纷纷道谢,可劲儿的往嘴里塞着馒头。项北很有耐心,就那么慢慢等着,打量着他们。最后目光落在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吃着馒头回答,自己叫小虫,一条命贱的虫子。

    项北让他到自己面前来,小虫走过来,问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说自己是命贱的虫子?”项北好奇,这少年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不像乞丐,倒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吃东西很有教养,比自己跟楚怜惜都要有教养。

    少年回答:“乞丐有几个不是命贱的。”

    项北问他:“多大了,大名叫什么?怎么成乞丐的?”

    “不记得多大,没有大名,生来就是乞丐。”小虫回答简单。

    项北取出一块点心给他:“这个铺子的点心吃过吗?我刚买的。”

    小虫看一眼点心外面的包纸:“绝味斋,根本不是风起城的,风起城有什么店铺我都知道,你不是刚买的。还有,问一个乞丐吃没吃过点心很可笑。我们吃个热馒头都是奢望。”

    项北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也说谎了,说什么生来就是乞丐,可你竟然认识绝味斋三个字,你问问你这些乞丐同行认识吗?为什么要掩饰?”

    小虫意识到被骗了,告诉他自己不想说。问他来这里应该不是找自己吧?

    “我当然不找你,我是找大家的。不过你正是最有力气的年龄,身上也没有残疾,你要是愿意可以跟着我混口饭吃。不花钱的劳力我最喜欢。”

    小虫没说话,蹲回到角落里,自己吃自己的。

    项北笑笑,也没再跟他多说。看看那些乞丐三口五口一个馒头就吃完了,他开口:“好了,下面我要提问了,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一帮乞丐互相看看,其中一个年级最大的跪下来给他磕个头:“谢好心的爷赏饭,我们在这里并没有特别原因,只是图这里有个落脚之处。”

    项北问他们,难道不是被城主给赶到城外的,城外总不会比城里更方便乞讨吧。

    大家互相看看,突然又一个女人跪下来:“军爷,放过我们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谁来问我们都不会说的。”

    项北说:“你们放心,我不是什么军爷,不是城主派来的。我让你们告诉我城主做了什么,为什么把你们赶出来。说好了每人五个铜币,不说我也不强迫。”

    那妇女问他,为什么要来问这些?

    项北回答,因为自己是替天行道的好汉,是专门来杀坏人的。让他们尽管揭露城主的罪恶,不用担心被报复。

    那妇女犹豫一下,试探的问说了真的会给钱吗?

    项北取出换好的铜币,数出五个递给她:“我先把钱给你,这样可以放心了吧。”

    “诶,我说,谢谢好心的大爷。我们的确是被城主赶出来的,城主说城中有大人物要来,我们在城里太难看,就把我们赶出来了。”

    “好,谢谢,我再问一个问题。我在城内之时,人人都说城主是个好城主,这是真的吗?”

    妇女刚要回答,另一个人跑上来:“这个我来说,假的,都是假的。那城主是威逼利诱,让大家这么说的,不管谁问起都得这么说。这些日子,城主派了很多人假扮外地人,在城里到处问,谁说错了就会被直接杀掉。所以没人敢说他不好。”

    “是这样吗?”项北问其他的乞丐。

    一帮乞丐纷纷说是,就是这样,这个城主简直就是恶贯满盈,以前在城里就是整日欺男霸女,不是好东西。

    一帮乞丐开始七嘴八舌的描述城主的罪状。项北让风一雷一一记下。

    等大家都说完,项北把钱分了,回头看看院子里的楚怜惜,楚怜惜点头说可以了,回去吧。

    项北目光望向一直没说话,也没有来领钱的小虫,告诉他:“有时候心里有想法,光靠自己是实现不了的,尤其是连生计都难以维持的时候,就更甭提了。”

    说完,项北直接转身离开。小虫想了一下,追出院子里:“我跟你走。”

    项北跳到马上:“跟在后面跑,跟得上我就收留你,别说我欺负你,你只是个乞丐,就是被欺负的。不想被欺负,就先摆脱乞丐的身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