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证据碎了
    楚怜惜说不是,这家伙能jin ru军中,是因为国王外出游玩,结识了他的女儿,才与他相识。

    相识之后一番畅谈,发现其颇有战争才能,这才在召他闺女入宫为妃的时候,顺便把他也弄进了军中。他是三年之前才当上天武将军的。不过也不对啊,就算他是奸细,寒度亡了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又没人揭穿他,老老实实当自己的将军呗。跟国家感情就那么深啊。

    项北问楚怜惜:“你记不记得,当初林军被抓回来,你跟他开玩笑,说天龙有位天武将军也姓林,还问他是不是亲戚。”

    听项北说完这话,楚怜惜一脸不敢相信:“难道被我说中了,这林军还真是寒度王室?那倒的确有理由在国家亡了之后气急败坏,白打入我方内部这么多年,哈哈。”

    “猜测,猜测而已。”项北强调。

    “你的猜测我从来都当事实。刺激,太刺激了,一个天武将军竟然是奸细。”

    “能不能别这么信赖我啊,我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得到验证的可能不到三成。”

    “别这么没自信,准是十成,等我们回去就搞他,现在先不告诉王兄。”

    楚怜惜发现,自从跟项北混到一起,日程就安排的很紧了,这连回去以后事情都订好了。果然是个为国为民辛苦操劳的上公主啊。楚怜惜觉得自己很伟大。

    当天夜里,楚惊天跟风一雷出城,果然等到了连夜逃跑的孟飞。回来看到项北跟楚怜惜还在等着,楚惊天说都交待了,纳视水晶里存着呢。说完取出水晶扔给项北。

    “啪”清脆的声音传来,刚准备抓起茶杯喝一口的楚惊天愣在当场,屋子里陷入沉寂,项北张开着手,而纳视水晶已经摔倒地上碎了满地。

    郝胖小心的开口:“先生,是不是有些尴尬?”

    项北说没有,一点都没有,错不在自己,而在于老楚叔太虎了,干嘛扔来扔去?

    楚惊天不服:“我没扔出偏差啊,正对着你扔的,你竟然接不住?”

    说完,楚惊天抓起茶杯,扔向风一雷,风一雷一把抓到手里稳稳当当,一滴水都没洒。楚惊天让他看看,人家怎么就能抓住。

    项北委屈:“老楚叔你不能把我跟一个气甲三重的武者比啊。”

    风一雷强调,是四重。

    “你啥时候四重了?”项北问。

    风一雷说就在刚才,自己跟那城主打了一架,突然有所提高,就突破了早该突破却一直憋着的四重。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纳视水晶怎么办,这东西摔碎了就无法修复。

    项北满脸心疼:“全是钱啊,老楚叔你以后别这么彪。抓个科学家让你给颠死了,弄个元法师也只留了一口气。这么脆的纳视水晶你扔来扔去。”

    楚惊天说自己习惯了这样,不习惯跟他这么菜的人在一起,扔个东西都接不住。

    楚怜惜让他们拉倒吧,碎了就碎了,问郝胖那上林国的王子被蓝海八王子干掉的证据,是不是也存着这个里面啊。

    郝胖说不是,那个在家中。这是项北叮嘱的,项北发现这玩意儿的功用以后,特地让他又去买了几块回来。随身带了两块,给了夏花两块。这个里面就只存了这孟飞交待的事情,别的没有。

    “那还好,水晶碎了,雷仔你来讲讲吧,他都说了什么?”

    “是”风一雷告诉他们:“那孟飞出城之后,便往那住满乞丐的村子里跑去。他要去报复那群乞丐,我们一直跟在后面,在到村子之前将他拦下,然后楚叔让我自己上,我就自己撸起膀子来跟他打,他一招重刀之技斩来,我以风行步伐躲避,然后他”

    风一雷正说着,楚怜惜喊停说道:“谁问你怎么打的了,讲重点。”

    风一雷尴尬:“我就是气甲四重了有点兴奋,想说说我升级的过程。既然你们不愿意听就算了,他最后被我打倒在地以后,楚叔喝着酒开始问供。楚叔告诉他,问什么答什么,否则就把他烤熟了当猪肉送给乞丐们食用。”

    这话让楚怜惜差点没吐出来:“楚叔真恶心,楚叔怎么问的啊?”

    楚惊天喝口茶:“我第一个问题是,他跟林风光是不是早就认识。”

    项北挑起大拇指:“楚叔你这个问题很好,若林正也是寒度之人,他们还真可能认识,否则没这么容易达成合作,他怎么说的?”

    “他当然是否定,说不认识。然后我就告诉他,林风光跟他父亲林正,是打入天龙内部奸细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告诉他掩饰也没用。他信以为真,就老实交待了,那林风光他的确认识。那林正真的就是寒度王室之人,是原寒度国王的堂兄。”

    项北叹口气:“这水晶碎的可惜了,多有价值的信息啊。楚叔你继续,他一个偏远的城主,怎么会认识这林正父子的,按理说这林正父子的身份应该很保密才对。”

    楚惊天回答:“因为他家也是大户,死在天狼原的孟国良,是他亲兄弟。而孟国良跟那林正也有很深的关系,林正是他的妹夫。而那林风光就是孟国良他妹妹的儿子生的,也就是说林风光是孟国良的跟孟飞的我有点算不过来了,反正都是一家的就是。”

    “楚叔甭算了,懂了,这么讲就没有不认识的道理了。这么复杂的关系我也算不过来。这次收获很大,又找出一个重量级的内奸。这天龙的管理有问题啊,咋一个个的这么多内奸呢。”

    楚怜惜说这是因为天龙缺人,天龙没有厚重的底蕴,是起义而来,又不是老牌的王室,哪有那么多人用。要是有的话,自己堂堂上公主,也不会轻易用他这个外人了。

    “那你开除我吧,我觉得自立门户能有口饭吃。”项北开玩笑道。

    楚怜惜说不可能,他这个人自己已经用顺手了,不会让他跑掉的,想跑就斩掉斩掉,没有商量的余地。

    楚怜惜问楚惊天,罗列孟飞罪状的文书,跟灵玉阁的标记留下了吗?

    楚惊天问旁边风一雷:“你留下了吗?”

    风一雷取出早写好的文书,满脸尴尬:“好像忘了留了,当时刚刚突破境界有些高兴,可能给高兴忘了。”

    楚怜惜告诉他:“你不是好像忘了,更不是可能忘了,而是就是忘了。麻烦雷仔你再跑一趟吧。”

    “哦,我这就去。”风一雷虽然办事儿不靠谱儿,但好歹还是任劳任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